前面的两个人影,二人都是一身黑色的衣服,一个比较高大,另外一个中等身材,此二人都是带着一个面具,面具上只露出一双眼睛而已,其余之处,没有一丝肌肤暴露在外。忽然,二人方向一变,往下面飞去。

    只见,二人身前不远处,有一处高约五十丈左右的沙堆,沙堆的山腰处,隐约可以看见一个洞口,二人迅速的向洞口之中飞去。身后的刘启一怔,三天内,二人都没有改变过飞行高度,此时居然改变了方向,刘启有些疑惑。

    刘启加快速度,当看见一个沙堆之时,刘启想也没想的就立即进入其中。一条笔直的通道,偶尔还有黄沙掉落,刘启一直小心的飞行着。忽然,刘启停顿下来,刘启感觉到俩人也已经停顿下来,刘启小心的往里面走去,当刘启能听见二人的声音时,才停顿下来。

    高大的男子沙哑着声音,道:“又有何事?居然约我在此相见?”

    中年男子同样沙哑着声音,道:“你们准备的如何了?广寿城的三千魂魄我已经收齐,为何我一直没有看见你们有所行动?”

    高大男子不耐烦的说道:“此事如何能大意,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你也不想失败吧?”

    中年男子哼了一声道:“九幽谷已经开始抓捕十大妖兽,你们准备的到底如何了?”

    高大男子道:“九幽谷抓捕妖兽与我们又有何关系?我们在偶然的情况下遇见,谁都没有看见过谁,但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我们必定可以成功。”

    中年男子一怔,手中突然多出一个瓷瓶,顺势就扔了过去,道:“三千魂魄皆在此,我们何时可以动手?”

    高大的男子,道:“我都已经说过了,无事不要总见面,倘若被人发现,你我都没有好处。”

    中年男子说道:“你们要有所行动,我岂会如此?”

    高大的男子说道:“倘若你都知道了?岂不是天下人都知道了么?凡事小心为上,此次你如此屠杀广寿城百姓,若不是有清心宗的傻小子为你遮掩,恐怕早晚会被人发现。”

    中年男子摇头说道:“我本准备留下他们的**,让他们被我控制,哪知那傻小子突然出现在广寿城了?平时一年也无人前去,哪知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楞小子。”

    高大男子冷笑一声,道:“你也不要如此心急,百年之内我们必定出手,你认为我们先对哪下手好?”

    中年男子一怔,突然笑了出来,道:“哈哈!我等的就是这一天,对哪出手?自然就是合欢谷了,合欢谷最弱,离清心宗与梵音又远,他们赶到之时,我们早已完事了。”

    高大男子同样哈哈笑道:“他们前去救援,清心宗与梵音宗必定会前去相救,到时梵音宗无人,借机摧毁梵音宗,到时只剩清心宗一门,哈哈!”

    中年男子同样也笑了出来,二人在此哈哈大笑着。此时,刘启震惊无比,刘启此时也愤怒异常,不管是二人的计划,还是为了“广寿城”的居民,刘启都愤怒无比。突然,刘启小心的往外退去,不管如何,刘启此时不是二人的对手,恐怕还没报仇,刘启就会被二人杀死。

    刘启此时小心翼翼的退出山洞,刘启往上飞行了不到十丈,身体就用黄沙掩盖住,体内的“三极玄清诀”早已停止运转,刘启不敢乱动,深怕被二人发现。忽然,两道光芒飞了出来,二人一左一右,快速的飞了出去,几个呼吸之间,两道光芒就已经消失。

    刘启看着二人消失,刘启没敢立即出来,等了约半个时辰以后,刘启才再次出现。刘启此时的眼神冷如寒潭,看着残害“广寿城”的人就在面前,刘启却不能报仇,刘启此时十分的无助。二人的计划,刘启听的心惊胆颤,二人的计划是要摧毁三大派,控制天下,如此大的野心,刘启都吃惊起来。

    刘启此时也疑惑着,刘启感觉二人有几丝熟悉感,但刘启认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谁会有如此野心,刘启想不出是谁。忽然,刘启的身体动了一下,此时才想到,如此大事,需要回去告诉“清心宗”一声,倘若毫无准备,恐怕二人的计划当真要成功了。

    此时,“红羽峰”上,枫树林之中,茅屋依旧静静的竖立在此。房间内,道沁冷着脸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清韵一身粉红色的衣服,跪在道沁的面前。

    清韵低头轻声说道:“师傅,弟子知错了,你若不高兴,打罚弟子好了。”

    道沁哼了一声,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师傅?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清韵道:“师傅,师妹最近身体不好,她一边需要压制寒气,一边又需要保护胎儿,弟子倘若不在她身边,她哪会照顾好自己?”

    道沁一怔,依旧冷着声音,道:“她…怎么样了?”

    清韵老实的说道:“丝毫法力不能运转,不然不是寒气发作,就是寒气把胎儿冻死。”

    道沁全身一震,道:“那你为何回来?”

    清韵抬起头,道:“师傅,你很关心师妹,对么?不如弟子带您过去吧,师妹每天睡觉都会喊您呢,师妹很想你的。”

    道沁冷哼一声,道:“我为何去看她?你就在此好好修炼吧,有什么事情让你师妹通知我。”说完以后,道沁自己就转身离开。

    清韵看着道沁离开,吐了吐舌头,道:“真顽固…”清韵说完以后就自己站了起来,屋子长时间无人居住,居然还是一尘不染,显然是有人一直在打扫。清韵自己双手环膝坐在床上,不知不觉间,又思念起刘启来。

    此时的“龙首峰”,上官汐柔等人都已经回来,上官汐柔看着上官鸿元,道:“爹,刘启进入蛮荒了,你带我进去找刘启好不好?”

    上官鸿元一怔,道:“怎么找?他都不是我龙首峰之人了,我为何要去找他?他做出如此事情,活该被众人追杀,倘若在我面前,我也会出手打杀他。”

    彭飞羽四人一怔,上官泓元最疼爱刘启,此时连上官泓元都如此说了,莫非上官泓元真下定决心了?四人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上官泓元,倘若是真的,四人说话可就要小心了。

    上官汐柔一怔,道:“爹,你疯了?刘启是你弟子阿,你怎么也要杀他?别人误会他就算了,怎么连你也如此误会他?”

    上官泓元哼了一声,道:“三千无辜性命,岂容他狡辩?”

    上官汐柔急得直跺脚,道:“爹,那你跟我去找刘启阿,到时候我们问清不就好了?我在外面看见刘启了,他还对我笑呢,他还对我说话呢。”

    上官泓元一怔,道:“说什么?你们既然已经看见了,为何还要去寻找?”

    上官汐柔说道:“他让我保重阿,爹,我求求你了,你带我进入蛮荒找刘启吧,师兄们不带我去,求求你带我去找刘启吧。”说着说着,上官汐柔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但依旧一脸乞求之色的看着上官泓元。

    上官泓元立即拒绝道:“不行,此时你娘不在,龙首峰不能离开我,不然宗门有危险,我如何能面对清心宗的历代先辈?”

    上官汐柔好像受到了启发一样,焦急的问道:“爹,我娘呢,你不带我去,我叫我娘带我去。”

    上官泓元看了一眼彭飞羽,道:“你娘出去寻找刘启了,我让你娘寻找到刘启以后,带回来再处置他。”

    上官汐柔一怔,立即擦着自己的眼泪,道:“真的么?爹,你说的是真的么?”

    上官泓元点点头道:“嗯,是真的。”上官泓元停顿一下,道:“你们都先回去修炼吧,汐柔,你也去修炼吧,你娘回来,我告诉你,如何?”

    上官汐柔脸上还有泪痕,但却露出了笑容,道:“我知道了,爹,娘回来一定要告诉我阿,我去修炼了。”

    上官泓元平静的点点头,道:“去吧,晚饭出来吃。”

    上官汐柔答应一声自己就跑了出去。

    萧穹看见上官汐柔离开,疑惑的问道:“师傅,您说的是真还是假?”

    上官泓元平静的说道:“什么真假?赶快出去修理厨房,修好以后再做饭,饭好以后就去修炼去。”

    萧穹一怔,应付一声就自己走了出去。

    子问道:“师傅,您真要杀老六么?”

    上官泓元一拍桌子,道:“哪那么多废话?你们没事做了么?用不用我给你们找些事情做?”

    子一惊,道:“师傅,我这就去修炼。”说完以后,自己就跑了出去。

    上官泓元看着彭飞羽二人,二人说了一声就跑了出去。客厅之中,众人全部离开,上官泓元皱起了眉头,忽然叹息一声,自己也向房间之中走去,只不过,上官泓元的背影却显得有些落寂。

    此时,“堕落丛林”之中,弘辰四女,早已把山洞之内归置好,百丈深的山洞,只有一个不到十丈的空间,山洞之中明亮无比,但中间依旧点着柴火。此时的山洞,中间有一个一丈多大的石床,床上还有一张雪白色的毛皮,四女坐在毛皮上,笑吟吟的看着山洞内的一切。

    上山洞虽然还算大,但却被许多东西堆积满了,山洞内的东西也齐全的很,柜子、桌子、凳子、家中有的物品,此山洞之中都有,其余两边堆积满粮食,都是四女几天之内购买的。山洞之内却散发着花香,辛涵菡采集了许多花,都放入在山洞之中了。

    弘辰伸了一下懒腰,舒服的呻吟一声,道:“好了,现在可以修炼了,短时间内不用再出去了。”

    辛涵菡拿着一朵花在鼻子前面嗅了嗅,道:“师姐,休息几天嘛,人家做了许多事情,很累的。”

    裴依依同样撅着嘴,道:“是阿,做了这么多事情,身上都脏了,至少你也让我们洗个澡,睡个觉,再修炼阿。”

    弘辰白了三女一眼,道:“你们都是修士,这么点事儿就忍耐不了么?你们要是再不听话,旁边就有夷民在生活,我抓回来一个,就让他与你们双修。”

    辛涵菡全身一哆嗦,一双大眼充满雾气,可怜巴巴的看着柴欢儿,道:“师姐…”

    柴欢儿看着弘辰,道:“师姐,涵菡还小,也是女孩子,洗个澡让他休息休息也好阿。”

    弘辰白了柴欢儿一眼,道:“你总这么溺爱她,她几时才能长大?”

    辛涵菡立即嘻嘻笑着说道:“师姐,我跟你们在一起,不用长大,师姐,我去烧水去,一会儿你先洗。”辛涵菡自己就跳下床去,去旁边的大桶之中去打水。

    裴依依看着辛涵菡离开,道:“师姐,我采购东西时听说,刘启已经跑入蛮荒去了。”

    弘辰疑惑的问道:“那又如何?”

    裴依依小声的说道:“师姐,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们修炼的功法,过了十六岁再双修,效果会差了许多的,说不定以后修炼也再难提升的。”

    弘辰看了一眼兴高采烈的辛涵菡,道:“我知道,可她自己又不愿意,在这又没有别人,我能有什么办法阿?”

    柴欢儿轻声说道:“最近我们劝劝她,倘若实在没有办法的话,我们就只能随便找一个人了。”

    裴依依一怔,道:“那她还不得恨我们一辈子阿?”

    弘辰摇了摇头,看着二女,道:“恨就恨吧,那也比以后修炼寸步难进的好。”

    辛涵菡此时在远处喊道:“师姐,水好了,过来洗阿。”

    弘辰看着天真的辛涵菡,小声的说道:“好了,事情先不要告诉她,先去洗澡吧。”

    二人点了点头,就把外衣脱落,向辛涵菡走去。

    此时,刘启在高空之中快速的飞行着,刘启得知两个神秘人的计划以后,就决定回“清心宗”去通告,不管如何,是为了“广寿城”的居民也好,还是为了刘启自己也好,刘启都不能让俩人的计划得逞。

    刘启此时快速的飞着,刘启借着自己的身法快,冲出“历阳镇”以后,就快速的飞行着。此时,刘启的身后已经没有人追杀了,在“历阳镇”外的修士本就稀少,此时刘启又掩饰的好,刘启毫无声息的逃离出去。

    此时的刘启,一双单凤眼异常的冰冷,脸上却毫无表情,此时追杀刘启的人已经少了许多,热情也彻底熄灭了。进入蛮荒之中,谁会知道刘启会何时出来?有等待刘启的时间,这些小人物还不如抓紧时间修炼呢,纵然是抢夺到九天仙器,恐怕再过几年,众人也要寿命到了。

    忽然,刘启一怔,身下一片丛林,刘启感觉有些熟悉,想了片刻,刘启才想了起来,此地正是“堕落丛林”,刘启想了片刻,方向一改,就向“堕落丛林”之中飞去。

    村落之中,依旧那般宁静,村中的女人依旧坐在空地之上,黝黑的肌肤依旧暴露在外,村民们抱着各自的孩子在此坐着。刘启在村头的丛林之中降落下来,刘启看着如此景象,叹息一声,就往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