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740章 冰影(下)全文阅读

惊雷界王的出现,已是让冰凰神宗面临绝境……何况一个梵王天降!

千叶紫萧并未刻意释放梵帝威凌,但冰凰神宗上下,从长老到弟子,无不是全身冷僵,无法呼吸。

太过巨大的力量和层次差距,这种惊惧感,亦远非意志可以克服。

“宗主……”众人都看向沐冰云。

虽然,千叶紫萧神态诚恳,语气温和的都有些让人惶恐。但他们谁都知道,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冰凰神宗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拒绝。

“只‘邀请’我一个人,对吗?”沐冰云道。

吟雪界各处都可看到来自宙天界的投影,宙天的惨状、魔人的可怕触目惊魂。沐冰云岂会不知这个来自梵帝神界的邀请是为了什么。

在必要的时候,用我来掣肘云澈吗?

呵……云澈对吟雪界的感情,都集中于姐姐之身。你们也太看得起我在他眼里的位置了。

不过,这番话,她当然不会说出。面对梵王天降,她只有足够重要,才能完整保住宗门。

“当然。”千叶紫萧微笑道:“冰云界王尽可放心,吾王和在下都毫无恶意。吾王千叮万嘱,一定要请回冰云界王,还请冰云界王千~万~不要让在下难做。”

脸上依旧微笑和缓,但他的目光却是悠然的扫了一圈她身后的冰凰神宗,“千万”二字,更是带着并未掩饰的警告与威胁之意。

“好。”

没有犹疑,沐冰云轻然颔首:“身为一个小小的中位界王,能得梵帝神界邀请是何其之大的幸事,我又何来拒绝的理由。”

“呵呵,”千叶紫萧笑了起来:“冰云界王果然冰雪聪慧。那么……请吧。”

他身体一侧,一个百丈之长的银色玄舟现于雪域之中,玄舟之中,刻印着数个能在极大程度上隐匿气息的隔绝玄阵。

“宗主……”众冰凰长老、宫主看着沐冰云,目光颤动,心中悲戚。

他们都无比清楚,沐冰云此去,几乎有十成可能有去无回。但,他们阻止不了,抗拒不了。

沐冰云没有马上动身,而是雪手轻推,雪姬剑沐着寒光飞下,落于沐涣之手中。

“涣之,”她轻语道:“我离开后。若是久未归界,由你继位宗主,好好培养妃雪和寒烟,他们都定会拥有耀眼的未来。”

双手捧着雪姬剑,沐涣之老目闭合,艰难出声:“是……涣之谨遵宗主之命。”

将象征宗主之尊,可以开启冥寒天池的冰凰铭玉,还有一枚冰蓝色的空间戒指都交予了沐涣之。沐冰云转身,无比平静的踏上了那艘银色的玄舟。

随着玄舟上隔绝玄阵的耀起,沐冰云的身影、气息都尽皆消失。

千叶紫萧微笑转首,目光在众人身上淡淡掠过,如睥蝼蚁,身影如雾化般消失……随之玄舟飞起,带着沐冰云转瞬消失于茫茫天际。

冰凰神宗的结界缓慢修复,但宗门上下,却是陷入久久的死寂之中。

沐涣之心情沉重的来到冰凰圣殿。他想要去祭拜先宗主,求她保佑沐冰云平安归来……但,当他准备捧出雪姬剑时,忽然老目圆瞪,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雪姬剑竟是消失不见,无影无息!

————

银色玄舟很快飞出吟雪界,进入浩渺星域之中。

沐冰云立于玄舟前侧,玉颜一片平静,几乎看不到任何的惊乱。这一刻的到来,她丝毫都不意外。

当年,随着沐玄音的离开,她本就如冰雪般的心灵更加的封结。

千叶紫萧走过来,脸上依旧是平淡从容,掌控一切的微笑:“那惊雷界王见了我,宛若破胆之鼠,而你一中位界王,竟从容至此,这番胆魄,让人不得不高看几眼。该说……你不愧是那玄音界王之妹。”

听到千叶紫萧提及沐玄音,沐冰云目光凝寒,又随之散去,淡淡道:“堂堂梵王,居然亲自来请一小小的中位界王。如此大费周章,就不怕折了身份,还白跑一趟么。”

千叶紫萧微笑道:“北域的魔人们皆如疯子一般,却唯独绝不碰触吟雪界。而且,云澈当年,似乎是冰云界王从下界带至东神域。单此两点,便已足够。”

沐冰云:“……”

“在合适的时机,任何朋友都有可能变成敌人,反过来亦是如此。这是我梵帝神界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还有……”千叶紫萧目光微微阴下:“奉劝冰云界王可千万要珍惜自己的性命,你若有不测……谁来保住吟雪界呢?”

他在警告沐冰云不要有自绝之念。

但……实则,在沐冰云的心中,那个归来后状似魔神,恨满乾坤,弹指屠界的云澈,显然已在极痛和极恨之中泯灭了所有以往的情感与牵挂。

想要用她来掣肘云澈……不过是梵帝神界的一厢情愿!

而无论千叶紫萧,还是沐冰云,都丝毫没有察觉到,并不遥远的后方,始终跟随着一抹幽影。她的身影和暗淡的星域完美的融为一体,强如第十梵王,亦没有察觉到其存在。

池妩仸远远的看着银色玄舟,月眉一直深深蹙起。

她毕竟没有匿影之能,最擅长的黑暗隐匿,也在东神域之中稍打折扣。这个距离,已是她确保不会被察觉的极限距离,再往前多一分,便会多一分被发现的可能。

她要挫败千叶紫萧容易,但,这个第十梵王性情却显然无比谨慎。沐冰云只是八级神君,对他而言毫无威胁可言,他却站在十步之内,且气息压制从未离开过她,显然是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可能的疏漏。

强行出手,很可能会将沐冰云置于险境之中。

眉头紧锁间,她的眸光忽然出现了刹那的剧动。

等等……

这个气息……

难…道…是……

她的玄气和眸光忽然出现了极少有的微乱,身形也稍稍缓下。但她的果决却并未受丝毫影响,轻抬的手上暗光凝聚,颤荡的美眸之中,亦闪耀起媚惑而幽寒的浓郁魔光。

就在这时,就在千叶紫萧正慢条斯理和沐冰云言语之时,他身前的空间,一道冰蓝色的寒光骤刺而出。

没有任何的先兆,没有丝毫的气息波动,距离,也只有短到对一个梵王而言等同于无的三丈之距……

这道寒光就这么完完全全的凭空而现,就像是从虚空裂痕骤射而出。

那是一把冰白无暇,蓝光莹然的剑,它穿空而出的那一刻,速度快过世间所有的流星。

即使沐冰云只是八级神君,千叶紫萧也的确始终没有轻视对她的提防,但他再怎么都不可能对她

有力量上的防备。

彻彻底底的猝不及防,又是如此之近的距离……千叶紫萧的瞳孔瞬间收缩,但他的躯体和力量却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连护身玄力也只堪堪运转起一丝,便被这骤至的冰芒直刺心口,穿体而过。

可怕到无法形容,让他这个梵王都亡魂皆冒的冰寒之力在冰芒穿体的那一刻极速窜入他的躯体,霸道无比的封结着他的骨骼、脏器、经脉、血液和他刚欲涌动的玄气。

而他收缩至极致的瞳孔之中,映出了飞舞的浅蓝冰发……以及一双冰蓝之色,仿佛凝聚着世间所有冰寒的眼睛。

收缩中的瞳孔又在这一刹那猛然放大,因为他看到了这世上最无法置信的画面。

他是梵帝神界的梵王,一个强大的九级神主。哪怕处于毫无防备之下,又有谁能逃过他的灵觉?

但,这道寒芒从极其之近的三丈之距射出前,他竟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身影,任何气息,任何痕迹。

而且这个人,她怎么可能……

而就在千叶紫萧被一剑穿体的下一个刹那,一道黑色长绫带着浓郁黑芒穿空而至,轻轻拂在半身被封结的千叶紫萧之身。

嗡——

没有黑暗力量的爆发,长绫上的黑芒如无数有着独立意识的恶灵,在碰触到千叶紫萧的刹那狂乱的涌入他的体内。

梵王之魂,何其强大。

但他忽被一剑穿心,半躯冰封,心魂处在前所未有的骇然和惊乱之下。又忽遭池妩仸魔魂冲击,竟是几乎毫无抗拒之力,眼前忽然一片漆黑,随之意识彻底沉寂于无际的黑暗之中。

砰!

冰晶炸裂,千叶紫萧的身躯在漫天冰尘中横飞出去,远远砸落,再无动静。

一股忽然袭来的阻力之下,玄舟停止了飞行,池妩仸缓缓而落,远远的看着那个蓝衣冰发,手持雪剑的女子身影。心中,有着太过强烈,又太过复杂的情感在激荡。

“……”沐冰云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池妩仸的到来,她呆呆的看着前方,视线在朦胧,灵魂在剧颤,意识在崩乱,就像是忽然坠入了虚幻的梦境之中。

她手中的剑,是雪姬剑。在沐冰云手中只能半绽神芒的它,在她的指间,却闪耀着寒威无尽的天光。

她方才的虚空而现,是独属冰凰神宗,唯有两人修成的断月拂影。

而她的背影,她的气息……明明只会出现在让她思及泪落的追忆之中。

“姐……姐……”

她呢喃出声,随着唇瓣的颤动,视线已完全被泪雾模糊:“是……你……吗……”

四年前,她亲眼看着沐玄音毫无生命气息的冰躯沉于冥寒天池。这些年,每隔一段时日,她都会去冥寒池畔看望她,和她说很多的话。

但是,这个明明是现实的世界中,为何会出现如此的幻境……

低唤声中,她缓缓抬手,脚步想要靠近,但刚一迈动,眼前忽然天旋地转,整个人在迷朦中扑倒……

随之,她的身体倒入一团冰冷的绵软之中,伴随而至的,是那股早已铭心刻魂,又失却已久的温暖与安心。

她闭上眼睛,将整张雪颜都深深埋入那团丰沃绵软之中,冰玉软香充斥着她的五感和整个世界……纵是梦境,她亦愿永恒沉溺其中,再不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