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忍者就该出肉装 > 第211章 约会大作战全文阅读

忍刀众选拔结束。

大刀鲛肌使:干柿鬼鲛

双刀鲆鲽使:鬼灯满月

断刀斩首使:桃地再不斩

雷刀牙使:林檎雨由利

白木以退出双刀争夺为代价,换取了豪水腕的是施术方式,只可惜鬼灯满月告诉他,这是鬼灯一族的家族秘术,其余的人就算知道术式也没用。

白木则表示,就算一辈子研究这一个术,也一定要学会它。

至于其他的刀,虽然也有人守擂成功,但是在接下来的契合度测试中,爆刀使直接把自己两条腿炸断了。

长刀缝针使把自己绕进了钢丝丛里,剪断了十几根钢丝才解救出来,还赔了一大笔钱,要知道这么细,还这么有韧性的钢丝可不便宜,又不像大蛇丸的脖子断了打个结还能继续用。

钝刀兜割使学着鬼灯满月耍斧头,一锤子砸在自己脑门上,变成了植物人,可以去参加静坐大赛了。

最后这三把刀还是没有找到主人,暂时给白木拿着用。

……

月明星稀,忍刀部队被划分了一个驻扎区域,白木在帐篷内捂着肚子翻来覆去睡不着。

“你真的不用吃点东西吗?”野乃宇晃了晃手中的香蕉。

“我又不是猴子,把那东西拿开,我在为约会做准备。”白木狠狠的按压着自己的肚子。

“你……还没放弃吗?”野乃宇从没见过白木如此认真过,哪怕是和忍刀众战斗。

“你忘了香燐说的?整个忍界我看得上的人不多,再错过这一个,我恐怕就要当一辈子单身狗了,我绝不能放弃照美冥!”白木狠狠的将肚子里最后一点气排出来。

这运势再差,也不能违反生物的科学性吧?

我从昨天开始就滴水未进,还能拉稀放屁不成?

白木已经体验过上厕所纸必破,打开水龙头必没水的痛苦,保险起见,还是让野乃宇准备了两张砂皮纸,这总不可能破了吧?

“我要出去了!外面有些小危险,你别跟出来,继续写稿子吧。”白木整了整衣装,带上了渔夫宽大的斗笠,免得轰炸机一样来袭的海鸥,把鸟粪甩在自己秀发上。

“哦……”野乃宇转过身来,准备将这里的情报回报给根部。

不出意外的话,木叶正在谋划一边全面大战,利用砂隐防线调过来的部队,对雾隐进行一次大反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而白木带来了砂隐投降的情报,雾隐很快就会做好被偷袭的准备,她必须尽快提醒志村团藏才行。

……

白木让阿飞做了两根半米长的木屐,避免了满草丛的狗屎毒蛇,只要准备做的足够充足,又有阿飞这个百变猫咪在,运势再差又有什么关系。

“这波之国哪来这么多野狗……全国的狗都来这里拉屎了吗?糟心!”白木小心翼翼的潜伏到了照美冥的帐篷附近。

只听里面哗哗的水声……

“这么晚了,还在练习水遁忍术吗?”白木趴在帐篷上,却发现什么都看不见。

“谁?!”

咻的一声,一把苦无划破帐篷,正中白木的门牙,幸好他身体够壮实,一口咬住,震的牙齿都在发抖。

白木透过划破的帐篷,看到了照美冥正在快速的穿上衣服。

“咳咳……冥酱,是我,蕉太郎。”白木清了清嗓子。

照美冥这才掀开帐篷,诧异的看着白木一身奇怪的打扮:“你来真的啊?”

照美冥真的只是随口一说,才没有真的想要和白木交往,只是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反正绝大多数男人都会因为忍受不住她带来的霉运,在一天之内消失。

“这叫什么话,感情的事情,我向来是认真的。”白木非常的严肃的回答。

“靠近我会来带不好的运势,你看,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照美冥指了指天上极速汇聚的乌云。

“那我们就可以在海边观雨了,不是嘛?”白木迷人一笑,抓着阿飞的尾巴,撸出了一把白色大伞,上面还画着一张大笑脸。

照美冥看着白木的笑容有些痴了,终于羞涩的点了点头:“如果你认真的话……”

轰!!!

照美冥脚跨出帐篷的一刹那,一道霹雳照亮了夜空,直直的劈向白木。

“上啊!团长!兄弟们给你开路!”林檎雨由利在山崖上高高的举着雷刀:“雷遁•引雷之术”

轰轰!

雷电完全就被林檎雨由利引到了自己身上,本想转移到地下,却没有想到自然雷电这么沉重,电的她浑身冒起浓烟,头发炸的像刺猬一样。

“兄弟我……尽力了……”林檎雨由利扑街。

暴风雨随之来袭,豆大的雨点夹杂着冰雹,噼里啪啦的打击在阿飞变身的伞面上,疼的它龇牙咧嘴,但是为了崽的终身幸福,只能化痛苦为激情,享受着并且唱着歌。

照美冥轻轻跨入白木的伞下,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与男生这么接近过了,仿佛有传说中的诅咒一般,所有对自己心动的男人都会交上霉运,偏偏天生丽质的自己,一颦一笑却又如此动人。

两人缓缓的沿着山崖踱步,周围风雷齐名之声宛若世界末日,滔天的海啸如山峦一般迭起,幸好停留在码头的舰队大多都已经出港前往风之国黄金海岸,否则注定要损失惨重。

不知是不是出于海神的嫉妒,百米高的浪潮遮天蔽日,向着两人拍击而来。

“水遁•大爆水冲破!!”

正经忍者干柿鬼鲛突然出现在海岸之上,一句废话没有多说,双手紧握,一口相同规模的洪水向着海啸对冲而去,两股巨浪对冲,差点把两岸的礁石都震碎。

一群海燕在雨中低空滑翔而来,化作一只只鸟粪轰炸机,就算豁出性命,也要在白木身上撒下一片鸟粪,扰乱他们约会的气氛。

“刀……绝不斩第二下!”桃地再不斩从雨中走来,沉重的斩首大刀在他手中举重若轻,化作一轮螺旋桨,斩落鸟毛无数。

……

所有人都在为约会大作战而拼搏,白木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这是他两生两世第一次约会,什么都算到了,就连鲸鱼进攻大陆都有鬼灯满月守着,偏偏没想到掉链子的会是自己。

“你吃了吗?”“多喝热水。”“你在干嘛?”“天气真不错……”

一连串的舔狗语录从脑海里来回飞驰,还有一大堆的黄段子,却说不出一个字,手中的握着的伞柄捏的嘎吱作响,阿飞脸红的差点叫出声。

“你好像很紧张啊?”照美冥微笑着看着雨中的人影绰绰,这家伙还真是考虑的周全,从来没有人这么想过。

“紧张?呵呵呵……没有,我怎么可能紧张……”白木用力的攥着伞柄。

“啊~~~~”阿飞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嚎。

“咯咯……是第一次约会吗?”照美冥捂着嘴轻笑,显得妩媚至极。

“怎么……怎么可能!当然很多很多……”白木仿佛被人嘲讽一辈子没碰过雌性生物的单身狗一样急了,忽然又垂头丧气的点了点:“是的……”

“哦?这可是我没想到的,像你这么俊俏的小鲜肉,实力又不错,除了脸上的纹身品味差了点,居然没有追过女生吗?”照美冥还是有些介意的看着白木的脸颊。

“呃……这可不是什么纹身,这是我的一生之耻,当时我一时兴起……被一个木叶下忍一脚踹成这样……”白木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幸好野乃宇说很快就能褪掉,不然宁愿把脸皮割掉重新长。

“是这样啊……那么为什么没有追女孩子呢?”照美冥更关心这个。

“因为……我的战斗方式有些奇怪,所以把一些女孩子吓得远远的。”白木有些遗憾的想了想“花样舔棒棒糖亚军”红豆,想了想各种看不上自己的叶仓,又想了想紫发少女卯月夕颜……

真是年少不知妹可贵,现在想把妹,却发现诺大的忍界,居然再也没有看得上的适龄妹子。

“哦?我看你战斗的方式很正常啊?”照美冥微微有些诧异。

“那是之后修炼的刀术了……我的通灵兽是一只长满黏糊糊触手的章鱼。”白木袖子里伸出一条粗壮的触手,在照美冥面前扭了扭。

“唔~~看起来冲击力的确很强啊~”照美冥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章鱼类通灵兽在雾隐还是挺多见的。

“还有就是……我一不小心觉醒了溶遁……”白木有些不好意思班门弄斧。

“溶遁?”照美冥一挑眉毛,溶遁可是她家族的秘传血继限界,其他人要觉醒的话,要么祖上有觉醒过的人,要么是天之骄子凭借自己的天赋才能融合出来。

“看好了,hei~tui!!”白木对着一块岩石,就是一口腐蚀唾液,立刻滋滋的冒着白烟,十几秒就腐蚀成了一堆泡泡。

“啊……咧?!”照美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看着白木的双手:“你刚刚没结印吧?”

白木狠狠的打着自己的手:“该死!老是忘记!”

“忘记么……”照美冥的眼神忽然变得疲惫,又捂着嘴莞尔一笑:“能说说是怎么觉醒溶遁的吗?说不定还是我走失多年的亲弟弟呢~”

“亲弟弟……?”白木愣了愣。

“哈哈……开玩笑的了啦,我家可没有走失的孩子,是不是吓一跳。”照美冥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

“并没有……”白木甚至觉得雨后发生点什么小故事会更加刺激了。

“我也不知道属不属于溶遁,就是莫名的有一天,觉得胃里泛酸,吃什么东西都吃不饱,然后一口吐出来,竟然是腐蚀性很强的酸液……”

白木弯下腰作呕状,满脸都是痛苦,又是一口腐蚀淤泥呈喷射状喷了出去,在面前留下一长条的酸性路径,腐蚀的礁石噼啪作响。

“抱歉,露丑了……因为不知道溶遁怎么释放的,所以只能自己琢磨着吐啊吐啊,就这样了。”

“溶怪之术!”照美冥微微惊奇,也结了几个印,对着一块巨石喷出一团具有粘性的橙色溶液,黏着在石头表面,肉眼可见的快速缩小。

完事还非常妩媚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遗留的粘液。

看的白木心里一阵躁动。

两人的术竟然有些80%的相似性,只是白木压根没有结印,就让照美冥觉得这事有点操蛋了。

两人沉默良久,照美冥终于还是有些怀疑自己的风流老爹……

“你妈妈年轻的时候,有没有来我们照美家当过保姆……”照美冥率先开口道。

“呃,没有……我爸倒是在照美家给夫人当过园丁……”白木真是平时没个正经,说段子说顺口了,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气氛再次尴尬,照美冥有生以来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

“开玩笑的啦!我爸妈远在香蕉岛种了一辈子香蕉,根本没出过岛,更没有去过雾隐岛。”白木连忙辩解,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约会被他整成失踪多年的兄妹相认。

“所以……你就是因为没办法很好的控制释放溶遁,所以才被女孩子拒绝的吗?”照美冥想了想白木刚刚呕吐喷射的样子,的确恶心了一些。

“差不多这个原因吧……”白木尴尬的挠了挠鼻子。

“那就让姐姐来教你怎么用撩人的姿势,释放溶遁好了~”照美冥忽然妩媚一笑,撩了撩头发,撅着红唇对着一块石头呼出一团溶液。

滋滋……

“学会了吗?”

“hei~tui!”白木学了一遍。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不要发声,用呼的~用印控制查克拉……”

“hei~tui!!”白木又是一口老痰。

“唔……让我们分解动作,准备,结印,摸头笑~眼睛眯起来~甩头~再甩头~撅嘴~呼~吐~咬嘴唇~抛媚眼~”照美冥非常敬业的帮助白木建议溶遁的发招。

一群约会大作战的助力者看着两人对着山崖下轮流吐口水,一时间有些纳闷,约会……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hei~tui!!你特么怎么这么笨!”照美冥撸起了袖子插着腰,狠狠的在地上吐出一口口水,妩媚的女人已经彻底变彻底了街头泼妇,唾沫都吐干了,白木没学会正确的溶遁释放方式,反而她先学会了hei~tui式释放。

“哈哈……哈哈哈……”白木看着照美冥生气的样子,笑的欢快,这就是约会的感觉吗?

“笑你个大香蕉!”照美冥恶狠狠的剜了一眼,忽然感觉和白木也熟悉了起来,这才是约会吗……

白木的笑声忽然戛然而止,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右眼已经跳出来系统的战斗状态栏,生命值直线下降。

“你怎么了?”照美冥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呵呵……小问题……心脏……麻痹……”白木头一晕,摔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