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血狱辛亥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遇刺2全文阅读

【上♂上÷你? 】,,,!

“快!有人行刺大帅,拉响战斗警报!”

“铃铃铃。。。。”

国防军驻武昌总指挥部旁的营区,催命符一般的电铃声凄厉的划破了晌午的宁静。

“垮垮垮”

走廊上,杂而不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防砸防刺的高腰全皮作战靴踏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一阵闷响,在空旷的走廊里反复回荡。

整个国防军指挥部都被惊醒了,担任指挥部警卫工作的安全内卫部队一部、胡大帅贴身的警卫队,全都动了。军械库的大门被匆匆打开,两个分别属于警卫队和安全内卫部队的军械库同时被打开。金属的柜子里,整齐的码放着一支支上好弹拱的冲锋枪。

取枪、穿上携行具和防弹铁甲,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

“快,跟上!”

来不及等对,最先披挂整齐、冲出来的一个军官,朝着三娘纵马离开的方向一路追去,只留下一声大吼。

是兵不是兵,身上四十斤。国防军的待遇和装备,在眼下的国内各路民军中都是最好的。但是训练上也不含糊,从新兵连开始,武装越野和紧急集合就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无论军官还是士兵,身上的负重绝对没有一个低于四十斤。

作为精锐中的精锐,无论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内位安全部队还是胡大帅贴身的警卫队,哪一个不是国防军中百里一挑一的好汉。情况紧急,无论是通知驾驶班备车,还是临时戒掉马匹,时间上都来不及。

“垮垮垮”

穿戴整齐后,这群沉默的汉子扬起布满老茧的的脚底板,大踏步朝着事发地点冲去。军靴踩着营区前水泥铺成的路面上,沉闷的响声如同闷雷一般滚过。

大帅遇刺,急红了眼的众人发疯似得一路狂奔,紧紧跟在马蹄后面,朝着事发地点跑去。

“砰!”

距离事发地点越来越近。零星的枪声隐约传来,从枪声上似乎是对射,不过和之前炒豆子一般噼啪作响的激烈情况相比,战斗似乎快结束了。

“老胡!”

三娘的心不由得揪紧了,红着眼眶撕心裂肺的尖叫了一声。

纵横江湖多年,三娘对于各路火器的击发声了如指掌。刚才的枪声她听得出来,是新式快枪和委员会1888步枪的击发声,没有听到勃朗宁手枪那熟悉的枪声,三娘一瞬间如坠冰窟。

“等着我~”

一瞬间,大风大浪中闯荡过来。流过血流过汗却从未流过泪的燕女侠。强忍着几乎夺眶而出的泪水。咬紧着樱唇,自语道。

“情況は間違い、急いで撤退する(情况不对,赶紧撤离)”

察觉到援兵的到来,盘踞在屋顶上和巡警对射的此刻暗道不妙。迅速的撤出战斗,夺路而逃。

“突突突突。。。。”

“追!”

*沙一个长点射,密集的子弹瞬间从背后将一个躲闪不及的刺客设成了马蜂窝。

领头的军官望着地上倒在血泊中生死未卜的自家大帅,红着眼睛怒吼道,中气十足的吼声在清空的街道中回荡,引得身后的暴怒的官兵紧跟其后。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老胡!”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三娘不管不顾的直接从马背上翻下来,朝着倒在血泊中的胡瑞扑了过去。

瞧见了熟人,大黑马打了响鼻。刷了刷马尾,微微的倒退了两部。

地上留下了一条长达一米的血迹,马背上的主人斜躺在拐角,靠在墙上满身都是血污。

中弹后,是它趁着对面枪手换弹的瞬间靠上去用嘴咬着主人的衣服。把他拉到了拐角。

女人终究是女人,无论她如何的坚强,依旧逃不过柔弱的本质。

有那么一瞬间,望着地上那个满身血污、生死不知的男人,三娘有一种全世界都塌下来的感觉。

“见过夫人!”

把手里的那支毛瑟二十响收进枪套,身着黑色警服、挂着对目肩章的巡警见礼道。

他是国防军出身,芜湖整编的时候入伍,跟着部队参加过南京、上海等地的作战行动。后来二次扩编的时候,他被提升为下士,作为基层骨干补充进了新建整编第四师。在汉阳龟山的防御战中被北洋军的炮弹皮打成重伤,随后戴着中士军衔退出现役,被安置在武昌警察署。

对于这位艳名在外的大帅夫人,他是认识的。

“娘的,这一枪没白挨,捞到了一条大鱼!”

地上,一个肩膀中弹的巡警抱着自己的委员会1888步枪,蹲在墙角包扎着伤口,小声嘀咕道。

这戏文里不是老唱,救驾有功然后各种封赏的吗,救下大帅这可不是一个小功劳!

都是前清就在巡警局混日子的老油条,如果不是领队的对目听到枪声冲了过来,他们才不愿意趟这趟浑水!

不过这一趟算是来着了,因祸得福啊~

“啵~平安无事,亲一个!”

趁着三娘晃神的瞬间,刚才还躺在血泊中生死不明的胡大帅,迅速的按着三娘的后脑,来了一个长吻。

嗯,法式的舌吻。。。。

“你混蛋~!”

又惊又恼、羞怒之下,三娘气急败坏的一阵粉拳伺候。

“嘶~轻点轻点,再打下去就真的打坏了!”

挨了两下不轻不重的粉拳,胡大帅赶紧告饶道。

其实他伤得并不重,一枪穿过左臂、一枪贴着左肩飞过,肩膀和胳膊血肉模糊,但是却不致命。还能有心思用完好的右臂,吃吃未婚妻的豆腐。

“吁~”

黑风颇通人性的闪到了一边,颠啊颠的跑到三娘那匹米昂叫白驹的母马身边,摇头晃脑的蹭啊蹭。留下空间给那两个没羞没臊的主人,浓情蜜意去!

“咳咳~”

内卫部队追上去了,冷惊风领着警卫队在现场警戒,等军医带着担架赶过来。一小队巡警也很识趣的往旁边挪了挪,自顾自的收敛同伴遗体,包扎伤口。

“刺客的来路有什么发现吗?”

眼见着人没事,三娘悄悄的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迅速的冷静下来。接过火狐狸递上来的急救包。一面包扎伤口一面低声问道。

“有古怪,用的都是新式快枪、尖头弹!不过身手不像是专业的枪手,刚才你们来的时候,那一声喊话应该是有侧推的意思。我敢肯定那是日语!”

呲着牙查了一下伤口,贯穿伤,没伤到骨头,只要止住血就没事了。

“大帅、部长,我们一路追了过去,打死二八个,还有三个分头跑了!”

说话间。追出去的内卫部队回来了。拖着二八具被射成刺猬的残缺尸体。回来了。

“封锁全城!命令海军和江防舰队封锁江面!他们在武昌一定有线人和落脚点,密切注意!”

挨了两枪,胡大帅阴狠的命令道。

“大帅,现场的几具尸体检查过了。用的枪械还挺杂。长的一水的日本造,还带着小鬼子的鬼画符!短的有科尔他左轮,也有毛瑟十响,单发的旧式(毛瑟1896,单发型)。尸体上没搜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倒是有几具挺邪乎,大脚丫子内侧全尸老茧,还他娘的是螺旋腿!”

负责清理现场的一个军官,龇牙道。

“哼。来还是中西合璧,真得起我啊!”

黑着脸,挑了挑眉,自嘲道。

“快,把担架抬过来。这里有伤员!”

说话间,落在后面的军医总算是赶到了,胡瑞和身边的燕女侠交换了一下眼神,立马止住了话头。

在一干伤员被送往医院接受救治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得移魂升天,三魄入地的武昌百姓和各路士绅哆嗦着关好了门窗。不知道是怎么了,枪声过后整个武昌就变成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兵营。穿着冬作训、荷枪实弹的国防军官兵一改往日的和气,杀气腾腾的把真哥哥武昌围了起来!

枪弹上膛,此刀出鞘,江面上驻泊的炮艇和军舰也拉响了战斗警报,所有的街道口都设置了岗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这,写的什么啊?”

武昌警察署的巡警也被全部调动,一部分跟着国防军在每一个街头巷口设置路障,拦路检查。一部分提着一小桶浆糊,带着紧急赶制的告示,穿行在大街小巷。

“大人,叨扰则个,敢问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晌午的枪声是怎么来的?”

几个胆大的好事者,凑到张贴告示的巡警身边问道。

“嘿,革命了大人二字可不敢当!再说咱也就是个小跑腿的臭脚巡,诸位要问的事情这告示上都写着呢!喏,有人行刺胡大帅!”

巡警似乎很受用,朝着告示努努嘴,回答道。

“什么?!”

“哎哟,作孽哦!”

“这是闹得哪门子妖风,这胡大帅是咱们三镇百姓的救命恩人!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小贼干的?!”

“可不是吗,从大清朝到现在,小老儿我还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官!这汉口可是家家户户都供奉着这位大帅的长生牌位啊,冤孽啊,这到底是谁见不得咱们过好日子?”

“嘿,我就说嘛,怎么今天军爷全都杀气腾腾的,原来是这样!瞧着吧,袁大人北洋军都栽了跟头,这帮满肚子坏水的小贼啊,跑不了!”

。。。。。。。。。。。。。。。。。。

百姓议论纷纷中,一张无形的大网迅速的铺展开来。

国防军进驻武昌三镇后,一直都是以救苦救难的活菩萨角色出场。整顿治安、灾后重建、派发救济粮和棉衣,以往碰到这样的兵灾*,普通百姓这是要死多少人啊!在武昌三镇,除去那些别有用心的,别的只要提起国防军,老百姓每一个不竖大拇指的!

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足以淹没一切牛鬼蛇神,外有国防军水陆两栖团团封锁,直接把武昌给围成了铁桶。内有义愤填膺的百姓自发相助,到了掌灯时分,逃走的三个刺客中就有两个背部落网。

“川口,你太冒失了!”

汉口日租界领事馆内,领事馆领事松村额上青筋毕露,咆哮着冲着对面的川口呵斥道。

“这个军阀绝不像其他支那军阀那样软弱可欺!上次租界区外的交火还不够清楚吗?!一个少尉的个人行为,几乎将整个领事馆和公共租界带入地狱!这个军阀和帝国方面没有任何的利益牵扯,于南京的孙先生不同,他对帝国有着一种莫名的敌视!租界区歪的交火和之前汉冶萍问题上的屡次碰壁就是最好的证明!川口,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

松村快被气疯了,他也很讨厌那个强势又固执的支那军阀,但是就连英国老大的面子他都不卖,你还能直往他对一个小小的日本俯首帖耳吗?!

联想起上次租借冲突,整个租界被重兵团团包围的场景,松村忍不住气急败坏。

“哈伊,领事阁下,给您添麻烦了!但是如果万一成功了呢?”

默默地擦了擦脸上的吐沫星子,川口努力压制内心的鄙夷,反问道。

作为日本陆军少佐,川口是个地地道道的长州藩人,早上早早年间尊王倒夷的战斗中出过大力。萨摩藩在明治维新后掌握了海军,长州藩掌握了陆军,作为武士刀思想的信奉者,川口对于父辈那种冒险精神极为推崇和向往。从骨子里,他和当时陆军中的很多人一样,对于这群虚伪而又胆小的政客极为的鄙视!

“成功了。。。”

松村噎住了,万一成功的话,不光汉冶萍的问题迎刃而解。。。。

“少佐阁下,南京来的李桑就在领事馆外求见。”

松村陷入沉思中的时候,领事馆卫队的一名军官犹豫了一下,上前低声道。

“李桑?!”

川口闻言一愣,对于其能找到领事馆来,赶到惊愕。

“放他进来,我会在办公室见他!”

犹豫了一下,扫了一眼进退不安中的松村领事,川口低声嘱咐道。

“哈伊!”

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