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刘虞拉刘备全文阅读

刘琦对于刘备,其实并没有什么想法,他既没有想刻意想打压他,也不会刻意针对他。

刘琦之所以对刘和提出请刘虞任用刘备,单纯的就是因为他觉得目下刘虞需要刘备这样的人为臂膀。

刘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刘琦说不好。

但若是说他现在就有争霸天下的野心,刘琦不信,毕竟,人的野心都是随着境遇一点一点的改变的。

屁股决定脑袋,就是这个道理。

让现在的刘备去辅佐刘虞,毫无疑问,会使自己的这位盟友壮大。

而在北方诸侯中,有威望聚拢北地人心与袁绍相庭抗礼的人,只有刘虞有这个名望。

在四世三公的巨大政治光环面前,像刘备或公孙瓒这样的军功武人,再有能力,也是白扯。

他们目下还没有能够聚拢一方士人归心的名望。

……

至于让刘虞启用赵云,刘琦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向他提出了这么一个建议。

他能以其师张俭的名义,提出刘备这个名字……但却没有说辞,能够说明他为何会知道赵云这个人。

但以刘和的涵养,他自然也不会特意去逼问刘琦这件事了。

赵云能否为刘虞所用,就看机缘了,反正该说的刘琦都说了。

其实刘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只是他在历史上做了一件他并不擅长的事情,那就是亲自带兵去杀公孙瓒。

刘虞若是没有带兵这件蠢事,他和公孙瓒之间的斗争,谁胜谁负真是犹未可知。

刘虞是那种和刘表一样的人,他只适合坐镇后方,在家里搞经济,搞政治,搞民生,搞学术……

至于对外征战的事,委派给麾下的战将,他只需仿效袁术使用孙坚的方法——在后方以粮草做钳制,便足够了。

……

“还有渔阳人田豫,若有机缘,亦请大司马收之于麾下,日后或许有所臂助。”刘琦最后又向刘和举荐了一人。

刘和虽然不明白刘琦为何会对幽州人物这般了解,但也不方便多问,只是在心中逐个记下。

若是换成别人向他提出这些人,刘和根本就不会当回事,但是刘琦提出来的,他就感觉有些不同了。

荆州军北上这段时间,刘琦代表刘表进入司隶,其表现之出色,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而且他适才又陈恳的为刘和分析出了幽州的形势,并毫无私心的为刘虞父子认真的做出筹谋。

面对这样一个少年的真挚之言,刘和想不往心里去怕也是不行的。

二人又彻夜详谈一宿之后,次日,刘和遂拜辞离去。

……

见过了刘琦之后,刘和转回了己方在司隶境内的大营。

此刻公孙瓒和刘虞分兵驻扎,公孙瓒尚在弘农境内,而刘虞的兵马已经转回了河南尹。

刘和见了刘虞,遂将自己与刘琦见面的事情与刘虞详细的说了一遍。

刘虞因为公孙瓒胁迫自己出兵的事,心中颇感郁闷,又闻刘琦率兵撤往荆州,一时间感觉汉室江山前程未卜,故派刘和前往询问,想看看荆州方面,对护君之盟以及汉室天下,是个什么态度。

但哪曾想,刘和给他带回来的,不仅仅是荆州人对汉室的态度,更是有关他幽州的存亡。

当刘和将事情对刘虞说完之后,刘虞竟然是闭上了眼睛,捋着胡须坐在原处沉默不语。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再加上地位尊崇,平时很少会有人用批评的语气指出他的不足。

特别还是刘琦这样一个少年后辈。

但刘虞这个人的性格非常平稳,虽然少了几分雄烈之气,但却胜在不骄不傲,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地位上,他都能够虚心纳谏。

他将刘和适才对他说的话,在脑中过了一遍又一遍.

最终他琢磨透彻之后,方才睁开了眼睛。

他看向刘和,道:“吾儿……”

“父亲。”刘和急忙应诺。

“汝觉得刘伯瑜评价为父之言,可准确否?”

“这个……孩儿也说不清楚,父亲觉得呢?”刘和没有摸准刘虞话中之意,遂将球踢还给了刘虞。

刘虞闻言笑了,自己这儿子倒是老实,不敢当面驳斥自己。

“你且说说,为父平生,最喜读何书卷?”

刘和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道:“父亲平生,最晓《五经》。”

刘虞长叹口气,道:“是啊,为父平生最晓《五经》,唉,试问一个精研《尚书》《礼记》者,又如何能够统兵打仗,又如何能够慑服那些军功武人?刘伯瑜言老夫之短处……甚中其地。”

说罢,便见刘虞转头,看向那刘和,道:“刘伯瑜所言的那个刘备刘玄德,现在何处?”

刘和拱手道:“孩儿已经派人探得,那别部司马刘玄德奉公孙瓒之命,往来与两军阵前,每隔几日,便会从我方主营,向公孙瓒等处督运粮秣。”

刘虞闻言奇道:“这刘备乃是公孙瓒麾下的别部司马,又是其同窗,竟然主动承担起了押运粮草之责,若非大材小用,便是谦恭谨慎之人。”

顿了顿,刘虞又道:“他下次再来,派人请他往主帐一叙。”

“诺。”

……

两日后,刘备按时来刘虞大寨调拨粮草,却被刘和暗中请进大帐,与刘虞见面。

刘备的相貌白皙,一双大耳,身高臂长,颇有雄姿。

“末将刘备,见过大司马。”刘备恭敬的对刘虞施礼。

刘虞见刘备相貌雄伟,颇为惊异,遂问道:“汝便是别部司马刘玄德?”

“正是。”

“听说你是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

刘备没想到刘虞会问他这事,忙道:“正是。”

刘虞捋着胡须,慢悠悠地道:“且把你的籍贯,以及能回忆起的祖辈名字……皆报于我。”

刘备一时间没明白刘虞的意思,好奇地问道:“大司马所言何意?”

刘虞捋着须子,淡淡道:“刘某在京中曾任宗正,这各郡皇族的名籍薄册,都曾归老夫掌管,你且将你的祖辈挨个给老夫捋捋,让老夫为你回忆回忆……你是否有祖先在京中皇族名薄之中。”

刘备愣了半晌之后,突然明白了刘虞之意,不由大喜过望。

整个大汉朝,从西汉王朝开始,传承数百年,刘氏诸王的血脉们开枝散叶,其后代早就是遍布了大汉十三州,庶出旁支不计其数。

昔日在涿县,光是跟刘备一样的中山靖王之后,就已是不下几十号人了。

若是再到中山国看,有中山靖王名头的刘氏宗亲,那更是数不过来。

像刘虞这种东海恭王之后,乃是东汉王爵,更兼东海恭王乃光武帝长子,比之中山靖王这种远在西汉孝武皇帝时期的诸侯王,分量要重了许多,也更容易查证了许多。

西汉诸侯王的后代们,因为数百年的分支繁衍,枝叶太盛,再加上中间有王莽篡盗,宗谱传承记载有所遗失……所以西汉诸王的后代,如今记载在雒阳宗正府的,并不全面。

特别是刘备这种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的,就算是骨子里真有中山靖王的血脉,怕是也稀薄的都不够蚊子咬一口了。

刘虞就算是曾任宗正,他怎么可能会在雒阳看到刘备一支的籍薄入档?

就算是看到了,又岂能记在脑袋里?

刘虞这话中之意很明显,他应该是有办法,可以替刘备证身,让他的名字进入到京师宗正府的皇族名籍薄中。

这是赤裸裸的拉拢啊。

虽然是拉拢,但刘备却有一种喜不自胜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的春天,仿佛是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