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启文艺人生 > 第三十章 可怜人全文阅读

当杨帆把“杀猪刀”歌词给他们的时候,几个舍友都懵逼了。

提到杀猪,他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杀猪刀”这首九年后的网络神曲。

“这是你写的?原创?”

“开头这一段都是刀刀刀,这旋律真是魔性。”

“后面这几句歌词啥意思,“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总觉得有什么深意在里面?”

杨帆嘿嘿一笑。

“没什么,就是为了押韵胡乱写的歌词。”

这时候的网络用户还处在初始阶段,没人明白后来的这些引喻。

“没想到啊,你还有这本事啊!牛啊!虽然歌词写的不知所谓,但是这旋律朗朗上口啊!”

几个人听罢杨帆的哼唱,就在宿舍里鬼叫唤起来,一时间“刀个刀刀那是什么刀。”

一遍又一遍,此起彼伏。

直到下面宿舍有人开始骂娘才意犹未尽的作罢。

第二天上午没课,杨帆一觉睡到大中午。

起床的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杨帆你过来看看,昨天打架的那伙人里面有人的家长来闹事了。”

电话是刘芬打过来的。

杨帆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匆匆洗漱了一下就穿上衣服去了烧烤店。

大中午的没什么客人,只有一对中年夫妇在包间里,男人坐在椅子上,女人坐在地上、旁边站着刘芬几人。

看他们脸上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就不是善茬子。

那女人注意到杨帆进来的时候刘芬几人朝着这边点了点头,还和杨帆说了话,又有些怀疑他的年轻,不确定的开口:

“你是老板?”

“差不多吧,反正关于这家店的我都能做的了决定,你们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

见到杨帆回答的肯定,女人咬牙切齿道:“你是老板就好,我儿子在你这里受伤了,得了脑震荡,你得负责,医药费加其他的,一万块钱,少了别想好。”

一边说还一边甩开刘芬想拉她起来的手,那意思,你不给钱就不会起来。

杨帆看夫妇二人穿着打扮都是便宜的布料,两双手上都是茧子,身上有泥,头发蓬松。

女人的鞋子上还破了一个洞。

女人看到了杨帆在打量她,瞪了杨帆一眼,见他没有反应,就开始在地上打滚。

坐在旁边的男人叹了一口气,不过也没说什么。

刘芬几个人拉不起来这女人,杨帆就让她松开女人,去把外面的门窗关上了,免得穿出去动静坏了风评。

没有搭理女人一会“爹呀、妈呀”一会“儿子呀、好惨啊”的叫喊,杨帆给旁边坐着的男人递了一根烟。

“叔,怎么称呼。”

“我姓王,叫王富贵。”

男人有些不安,甚至有些惊讶,手脚慌乱的接过来香烟,小心的让杨帆给点了火。

“王叔,你家孩子现在情况还好吗?昨天晚上我过去看了一会,医生说不严重,静养一段时间就行。”

“唉。”王富贵叹了一口气。

杨帆看他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还有老实巴交的性格,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眼看着也是一户日子过得艰难的可怜人家。

“这样叔,你们孩子在我这里吃饭,和人打架受了伤,怎么说我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这我肯定不推脱。所以我昨天第一时间就去了你儿子的医院、还垫了医药费。”

杨帆注意到两口子都竖起来耳朵在听自己讲话,沉吟了一下。

“后续的赔偿我们也愿意出,但是婶子说的一万块是不可能的,我们店最多出一千块的汤药费。”

“另外昨天我给垫的那几百块的检查费、挂号费算是我个人出的,不算在里面,你们看这样行吗?”

“不行,必须出一万块,少一分都不行!”

男人还没说话,那女人见杨帆这么爽快就给了一千,说话的态度更加笃定,男人拉她她也不愿意起来。

杨帆从小在乡下,看惯了这种人,越穷越有理,自己越穷越觉得别人欠自己的。

“婶子,你是不是搞错了方向,你要钱也应该去找打伤了你儿子的人要,我们店能出一千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我要是知道是谁早就去找他了,现在人找不到,这钱就得你们出。”

女人把话说的干脆利落,梗着脖子大声嚷道。

“隔壁那家水果店有摄像头对着这边,一整天应该都开着,你要想知道是谁打的,我可以陪你过去调摄像头看看。”

女人一时语塞,脸上有些慌乱。

杨帆看这样子有些奇怪,看了看男人,道:“叔?要不要去看看。”

男人也有些手忙脚乱,说道:“不用不用,孩不让我们找那学生,复读了两年才考上这里,找了他就不活了。”

不让找?

找了就不活了?

杨帆略一寻思就明白了原因。

“你们没找学校领导吗?有没有老师找你们询问事情经过?”

男人面露难色:“没有,那哪敢,孩也不让。”

看来是担心学校的处罚。

昨天杨帆还去问了往年的学长,在学校里面打群架,一般结果都是留校察看处分或者劝退、影响恶劣的直接开除。

这个结果对一个家境贫寒,又复读了两年才考上这里的学生来说,太难接受了。

也难怪不敢找对方学生和家长,动静一闹大,学校肯定会知道,肯定会给出处理结果。

那女人见杨帆问个不停,就是不说医药费的事,有些急了。

“我不管他们,我就管你要钱,人就是在你这里受伤的,你就得给我,不给我我就在这里不起来了,你也别想做生意。”说完又翻来覆去的打滚、哭嚎。

杨帆喝了口茶水压制了一下心情,心里微微叹气。

不敢直接找对方要钱,不然自己家孩子要倒霉,但是又不甘心,就只能在杨帆这里闹腾。

至于你杨帆给了钱到底冤不冤枉,那是你的事,在你这里出了事,是你倒霉,反正最后吃亏的不能是我。

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只是现实压迫的那些可怜人已经顾不上礼仪道德。

如果杨帆真铁了心不给钱,他们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节衣缩食来养病号。

这时候只要能让自己稍微活的好一点,什么事情他们都愿意去做。

可是自己也不可能当冤大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