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五章 居合拔刀术全文阅读

黑曜石项链是用矿石科引以为豪的宝石魔术制成。

将魔术通过一定的方法刻进宝石里,使用时,只需要稍微的魔力就能瞬间触发。

现代魔术以字节划分等级,一个字节的魔术是最基础的,不需要时间就能完成,但字节越多,需要的时间越长。

真正的战斗中,一秒足以决定生死。

所以传统的魔术师喜欢打阵地战,事先布置有利于他的魔术工房,然后用魔术和魔术礼装战胜敌人。

宋羽握住黑曜石,淡薄的光雾逐渐扩散,将他的全身包裹。

身上最引人注目的相貌和刀鞘顿时变得普通。

他坐上红色双层公共汽车,抵达伦敦市中心地铁站。

罕见地没有什么人。

因为刚刚发生过命案。

魔术界和世俗界向来是割裂又联系的,法政科会和各地的机构保持联系,涉及到神秘的事情,会移交给法政科。

但作为警察局需要给民众一定的交待,所以表面上的工夫是要做的。

数位伦敦警官把守着地铁站的入口。

宋羽的眼睛浮现出迷幻的蓝色光华。

“这位同学……你……”发现他的警官忽然揉了揉眼睛,消失了,他明明看见了一个少年,等到靠近,却什么也没有。

这么大一个人,自己也会看错吗?看来是昨晚太劳累了。

宋羽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大厅,他没有买票,翻过检票口,到达月台。

在希丹死去的地方,拉起了警戒线。

但没有警官。

宋羽蹲下身,鲜血已经被处理,只有淡淡暗紫色的痕迹。

正常情况下,警察局肯定不会破坏案发现场,但事关魔术师,又得到法政科消息,所以他们显得很敷衍。

宋羽伸出的手掌亮起红色的魔术圆,轻柔的风吹拂着大理石。

有信息涌入他的脑海。

死亡时间是上午九点。

魔术的历史很古老,从具有神灵的神代开始,到高度科技繁荣的现代,漫长的时间里衍生出数不胜数的魔术。

到了现代,被科技冲击,产生了一些新奇,在正统魔术师看来不务正业的魔术。

比如宋羽现在使用的魔术。

只有一个字节,效果是探查鲜血出现的时间。

但这点线索还不足以让宋羽知道凶手的信息。

他微微思考,想起了一个魔术。

宋羽之所以在全体基础科待满五年,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他想了解和学习大部分的基础魔术。

也就是一到三字节的魔术。

原因有二,一是基础魔术适用性极广,指不定什么时候能用上;二是多字节的魔术在突击战里的作用较小,特别是对于低阶位的魔术师而言,没有时间去释放。

不过宋羽不同。

他在全体基础科开设的护身术课学习了剑道,更准确说是居合道。

流派是新田宫流拔刀术。

根据他的那个不靠谱师兄所言,至少典位之前,他凭借极为熟练的居合剑术不会逊色于任何正统的魔术师。

但遇见魔术使则要打个问号,因为那群家伙无所不用其极。

有些人是邪恶的黑魔术使用者,有些人是精通近身格斗的高手,有些人是擅长热兵器的专家。

“就来了一个无名小辈?你们法政科执法队没有人了吗?”

在宋羽使用魔术前,安静的月台传来了带着浓浓失望的话。

“我以为你们那什么三杰会来,啧,看来这家伙不受待见啊,可惜我煞费苦心留下来的艺术图案啊。”

宋羽手放在刀鞘上,缓慢转身,在十米外,站着一位金色卷发的青年。

“我其实最期待的是你们总队长化野菱理,拥有美艳的脸蛋和蛇一样的身段,又是霓虹人,如果玩起绳艺想必会很美妙吧。”

青年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啊,真是极美的艺术品啊!”

创造科的魔术师向来以艺术家自称,源于创造科的君主巴鲁叶雷塔,他们家族追求的是以究极之美抵达根源。

所谓根源,代表了万事万物的开始和终结,世界的真理,知识的尽头,是所有魔术师毕生的目标。

但艺术总是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利用。

创造科确实有不少真正的艺术家,但也有像他面前实际上是心理变态的家伙。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见宋羽不说话,青年得意洋洋继续说道:“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处理起来也极为恶心,如果你能跪下来舔我的鞋子,我勉强大发慈悲放了你回去,给化野菱理传个口信,她的好哥哥在这里等……”

清冽的刀锋到了他的眼前。

绝然的杀意让青年如堕冰窟,脸色变得煞白。

但宋羽这快如闪电疾突并没有砍中目标。

一道火红色的光影挡住了他的长刀。

魔术工房。

宋羽一瞬间明白原因。

正常情况下,他的居合十式之一的疾突,配合虚数空间,同阶很难反应过来。

除了珍贵的魔术礼装外,也只有魔术工房能轻易做到这点。

正是因为如此,希丹才没有机会逃脱。

青年在很早之前,就将他四周的环境加以改造,形成了特殊的结界。

只要在里面,青年就能快速调动魔力和释放魔术。

“你这个混蛋!”受到惊吓的青年声嘶竭底,完全撕开了伪装,“我一定要杀了你!让你……”

他的狠话没有说完,长刀再度袭来。

宋羽双手握住刀柄,微微反转,长刀从右下到达青年左肩口,然后一个拉刀砍下。

居合十式,第五式刀技,袈裟切!

青年尖叫一声。

他身边出现了一道道火红色的鳞片,瞬间连接组成一面散发着灼热气息的鳞盾。

防御性质的魔术礼装。

宋羽并不意外。

但太慢了!

宋羽猛地加速,长刀砍在鳞盾上,亮起一长串的火花。

身体闪过一层晶蓝色的波纹,瞬间出现在青年的身后,一脚踩向他的背脊。

轰的一声,几乎没有反抗,青年的脸部着地,鲜血从鼻孔飞出,直接被按在了大理石板上。

青年惊恐的挣扎,但宋羽不似人类的力量让他牢牢固定,反而他的那张脸在地面摩擦,变得极为的狼狈。

“你不能杀我!我是君主巴鲁叶雷塔的人!”

青年大喊,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的准备全然失效,假如来的是正常魔术师,凭借魔术工房的加成,他完全有信心击溃。

但宋羽的神出鬼没让他的阵地战出现了致命危机。

魔术师一旦被近身,往往意味着死亡。

不过青年没有放弃,在喊出君主震慑的同时,空气无声地燃烧蔓延,磅礴的魔力从四面八方像是潮水般涌来。

只要宋羽有一点儿对君主的敬畏,他一定会犹豫。

青年不禁为自己的机智感到自傲。

但……他的面孔出现了一瞬间的痛苦。

青年清楚感受到长刀切进他的后颈,斩裂头骨,一声爆响后他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宋羽的长刀硬生生将他的头颅刺穿,并且三分之一刀身消失在脚下的大理石。

“去他妈的巴鲁叶雷塔!”

良久之后,空荡的地铁站响起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