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四十五章 剑道全文阅读

上次正式的剑道比试是在什么时候?

宋羽将天丛云剑立于身前。

他加入全体基础科的那一年正好是阿尔芒的最后一年。

他们两人在护身术课上认识,又一同修行剑道。

在第一年结束后,宋羽和阿尔芒进行了唯一一场比剑。

结果自然是宋羽落败。

他的天赋很高,但接触的时间太短。

再之后,宋羽成为了执法队的成员,纵然一直在使用剑道,但真正意义上的比试再也没有。

矢吹洋司自称免许皆传。

这是在现代剑道段位设立之前的称呼。

免许的含义是认可。

皆传指的是掌握了该流派的全部技艺,并且通过各方面的测试。

免许皆传是最高级别的许可证明。

如果矢吹洋司所言不假,那么眼前之人可能是宋羽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他轻呼口气。

矢吹洋司在说完后就一直站在原地没有行动。

战斗讲究先机。

矢吹洋司的剑术还没有感受到,但自信和锐利已经在无形的蔓延。

宋羽凝神,注视着没什么表情变化的矢吹洋司。

紧绷的身体疾驰而出。

天丛云剑瞬间跨越三四米的距离,砍向矢吹洋司。

风声落空。

矢吹洋司微微侧身,手里的太刀宛如利箭一般泛起气浪。

他脚踩地面,咔嚓的裂痕出现的时候,令人窒息的狂风骤雨,尽数笼罩了宋羽。

宋羽感觉自己在逆风而行。

隐藏在风中的太刀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一击致命,直往他的心脏刺去。

宋羽矮身躲开,天丛云剑由上而下,同样的方式,回刺。

劲风相拂。

天丛云剑被太刀横挡。

在矢吹洋司长发扬起的时候,太刀亮起阴冷的月色,它穿越风浪,出现在宋羽的脖颈前。

刺破皮肤的锐利。

宋羽扭头而让,天丛云剑强行一转,架住了太刀,随后魔力喷涌,震开太刀,横切肩膀。

怒焰刀舞!

火光像是膨胀的气球,在破裂的时候向着四面八方吹涌的气流,一瞬间覆盖了两人狭窄的空间。

矢吹洋司太刀一卷。

火焰尽数旋转。

在宋羽的面前,炎蛇变成了飞燕,清晰无比的剑光绽放。

他的双脚宛如钉在地面,紧握的天丛云剑化作了一片银色的屏障,将飞燕搅碎,

一连串金属相撞的清脆声响起。

矢吹洋司的太刀骤如急雨,在飞燕消失后,又宛如大海里的碧波,溅起惊天的巨浪。

宋羽双脚连蹬,身体向左倾斜,仿佛不倒翁一般,转了半圈。

天丛云剑比他的身体更快。

在巨浪还没有落下的时候,已经抵达矢吹洋司的左侧。

矢吹洋司眼睛微垂,在保持太刀不变的情况,左手一翻,极为精准抓住了天丛云剑。

无刀取?

宋羽全身用力,双手持刀,往前递去。

矢吹洋司眉头一皱,左手直接放开,身体如蝴蝶往上翻飞,到了宋羽的上方,但右手的太刀,一个折转,向他的头顶劈下。

巨浪落地。

宋羽刀锋连绵而起,于水中起舞。

船外是皎洁月光,船内是隐约刀光。

宋羽连退数步。

庞大的撞击力,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片刻的麻痹。

矢吹洋司上前一步,刀光忽然消失。

宋羽身体反应极快,天丛云剑下意识架起。

他再退。

矢吹洋司闪电般一拉右臂,太刀猛然和天丛云剑发出摩擦的刺耳声。

宋羽顿时飞了起来。

轰隆一声。

他的后背撞在了船舱上,出现了一个人形大洞。

“真是可惜。”

矢吹洋司高举太刀,和服在劲风下猎猎而舞,他像是古代的武士,在向他的敌人说着最后一句话。

“永别了。”

“哪有这么容易?!”

宋羽紧握天丛云剑往前一推,刀光在倒塌的木墙中豁然亮起。

他猛然跃起。

刀锋劈开灰尘,劈开月色,砍向矢吹洋司。

他的身上布满了血色的眼珠。

血液沸腾,魔力不要钱似的随着长刀喷涌。

矢吹洋司微微一震。

眼前的少年仿佛完成了变身,转化成另一个人格。

他太刀转举为上斩。

盎然的战意伴随着汹涌的魔力。

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从他的刀身往外扩散,然后一声巨响,矢吹洋司和宋羽同时往后急退。

宋羽停住脚步,脸色微白。

他吐了口鲜血,天丛云剑闪现出血色的眼珠,震颤着,魔力和他的仙术·血咒再度蔓延,形成了一道淡淡的血色雾气。

雾气中有赤龙在翱翔。

矢吹洋司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肩膀。

他的魔术刻印在发烫。

没有丝毫的犹豫,庞大的威压宛如惊涛骇浪袭向四周。

宋羽再度吐出了鲜血。

但他没有受到过多的影响。

人类在面临巨龙的威压时候,绝对不可能有更多的动作。

然而在矢吹洋司的眼中,宋羽和他的天丛云剑完全融为了一体,血色的长龙咆哮着淹没了他。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太刀在血腥之龙的口中尽力挣扎。

宋羽怒吼一声,在他的体内,血液彻底点燃,更多的魔力,伴随着他的一剑又一剑,刺向了他的前方。

快则无解。

何况是全力的数十击。

一条平直的白线飞出血色的剑光,就像是陨落的流星,贯穿了船坞,最后掉入江面。

宋羽的身前的空间裂开,天丛云剑消失在他的手里,追着白影,宛如逆流而上的鱼儿,在江面跳动几下,鲜血染红。

矢吹洋司便死得不能再死。

笼罩宋羽可怕的气息逐步褪去。

他感觉自己的魔术回路在哀嚎。

对魔术师而言,魔术回路相当于自身的器官。

过度使用,自然会造成损伤。

他召回天丛云剑,抹掉嘴里的鲜血,转身离开了游船。

在另一边的战斗已经结束,安静得只有火焰哔剥哔剥的声音。

宋羽看见了坐在地上的阿尔芒。

“真是一个棒极了的夜晚!”

阿尔芒还有活力在高呼,他对宋羽挥手,月光洒在他的身上,没有半点的皎洁。

“你可能是疯了。”

宋羽缓慢走到他的身前,右臂的魔术回路在提醒着他,疯的可能不是阿尔芒一个人。

“这就是活着啊!”

阿尔芒揉着腰爬了起来,“走!师兄带你去happy!”

宋羽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往外走。

身后传来阿尔芒的声音:

“喂喂,师弟,给个回答,你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