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四十三章 蒂尔伯里港全文阅读

沿着泰晤士河,伦敦拥有诸多的港口。

蒂尔伯里港是其中的一个。

夜色的港口的仿佛沉沉入睡的少女,没有半点声响。

月光皎洁,朦胧的烟雾打在江上的游船。

身穿休闲服的少年从船檐下经过,他们的表情散漫,仿佛走马观花,走过漫长的港口道路,在一处三层高的阁楼前停步。

“伦敦分部有四个很麻烦的魔术师。”阿尔芒说道。

“一人对付两个?”宋羽问道。

“不是。我对付一个,剩下的归你。”

“那个人这么麻烦?”

“很麻烦。能坐镇分部的魔术师,就算幽灵龙组织高手如云,但也是排得上号的。”

阿尔芒认真看着眼前的阁楼,安静地宛如很普通的夜晚港口,但只有他知道平常风景下的血腥。

“好。”宋羽应道,“我要对付的人在哪儿?也在这间阁楼里?”

“不是。”阿尔芒微笑说道,“他们在那艘游船里。”

“你有把握吗?”

“哪有绝对的把握。倒是你不愿意可以离开,你知道的,会死的,这不是在时钟塔的升阶考试。”

宋羽笑了笑,他握紧天丛云剑,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剑身内藏的暴虐。

它是有龙牙打造,天生就是为了杀戮而生。

或许他自己也是。

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他都必须挥剑。

“死了就死了吧。”他说道,“反正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明白死亡不可避免。”

阿尔芒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从地狱跑出来,不是为了自己再踏入,而是把我的仇人送进去。”

宋羽沉默片刻:“别说大话。”

“噢,这应该叫做flag吧?”阿尔芒拍了拍脑袋,忽然说道。

“我有个问题,为什么不叫上伊里伽尔?”

“这是我的事情,又不是她的事情。”

宋羽再次沉默,他想起了化野菱理跟他说的话。

“这就是所谓的男人的尊严?”

“哈哈哈,这么说好像也不错。”阿尔芒伸出手,“来吧,男人的战斗!”

宋羽对着他的掌心打了一下:“握手就免了。”

他抽出了长刀,刀身映照着月光。

“我老早就想说你这剑是真的棒。”阿尔芒唉声叹气说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换一把这样的剑呢?”

“可能是脸的原因。”

宋羽打趣一句,已经转过身。

远处的游船灯火通明,一副热闹的场景,和港口的清冷形成鲜明对比。

“好家伙,要不是今天你帮我忙,你这话就能让我们这几年的师兄弟情谊破裂。”

宋羽用力挥了挥手:“我们的师兄弟情谊不早就破裂了吗?”

阿尔芒没有回答。

身后扬起惊天的火焰,仿佛数十斤炸药同时引爆。

精美的西式阁楼也不复存在。

宋羽没有回头,他抖了抖天丛云剑。

游船上的人出现了骚乱。

而在更远的地方,淡淡的魔术结界早已经升起。

宋羽还没有走到河边,游船上已经下来了几十个人。

他们很快发现了宋羽,从四面八方涌来。

领头的一人,穿着荷官的开叉旗袍,竟然是一位婀娜多姿的金发美人。

“你是什么人?”弗莱娅开口问道。

她的目光落在少年的剑上,而在远处激烈的战斗提醒着她,他们的分部部长遇见了不得了的敌人。

“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何必需要知道名字?”

宋羽平静地说道,手上的长刀一振,咆哮的火焰,跟随着疾驰的身影,飞奔而起。

弗莱娅下意识往后退去。

她最前面的几个手下,顿时被炎蛇吞没。

惨叫声惊响夜色。

宋羽长刀转动,平直的刀身响起风声,魔力沿着翻转的动作,陡然传递出来。

正中左边男子的胸前。

顿时塌陷。

往前冲的男子,速度一停,便被直接拍飞,落在远处的河中,溅起数米高的水浪。

四周的人群骤然一静。

除了弗莱娅外,他们并不是魔术师。

毕竟这么大数量的魔术师在伦敦绝对不可能逃过法政科的侦查。

然而平时作威作福的他们才明白原来魔术师是这么恐怖的存在。

恐惧占据了身体,让他们竟然不敢上前半步。

但宋羽不会因为他们的犹豫而停下,他看着弗莱娅,在她的周围涌起了数道血色的魔术圆。

他手中的长刀仿佛一条灵蛇,在人群里舞动,每一次挥动,就有一道人影伴随着惨叫宛如炮弹般飞出,撞到水面或地面,平添了一朵血腥的花朵。

等弗莱娅的魔术生成,她带来的人已经折损了三分之一。

但在她看来是值得的,往她冲来的少年让她想起了久远的过去。

她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狱里,在那个冷血教官的手里,惶惶不可终日,下一秒似乎就能死去。

但经过十年的时间,她杀光了三十名伙伴,回到人间。

“给我去死!”弗莱娅大声喊道。

天空中雷光闪烁,蓝色的电网从天而降。

她的金发往上飘飞,看起来宛如雷神。

宋羽微微一怔,雷系魔术?

他猛然发力,落雷击打在他刚刚站立的位置,沥青的地面豁然出现个大坑。

不等他感叹,接二连三的惊雷宛如彗星,在空气里荡起漫长的蓝色尾巴。

弗莱娅丝毫没有顾忌沿途的手下,一个个炸得仿佛烤焦的鲶鱼。

宋羽整个人已经化作了残影。

惊雷在他的前后左右不断绽放,但始终慢他一步。

短短的几秒间,公路已经不成样子,东一块西一块的焦黑。

宋羽纵身跳起,雷光闪过他的脸颊,没有丝毫的动容,长刀砍到了弗莱娅的身上。

弗莱娅尖叫一声,但没有死。

长刀嵌在了她的肩膀上,更为准确的说陷在了一件铠甲上。

她的反应极快,右手握住刀身,一脚直接踢向裆部。

异常的熟练。

宋羽一个冷颤,长刀往回抽,竟然没有抽动。

他顿时一个闪身,修长的美腿掠过他的身体。

开叉的旗袍,不但没有影响她的速度,反而又美又狠。

宋羽魔术回路连通,魔力化作火焰,从长刀上喷涌而出。

弗莱娅的魔术礼装,应该是区域性的活性铠甲,无法包裹全身。

当火焰袭来,她不得不连连后退。

但天空的惊雷不减半分。

宋羽想也不想,往前一冲,长刀的火焰拉长成数道炎蛇直往天上而去。

火光和雷光交织。

他手中的天丛云剑嗡的一声震鸣,劈开空气,砸向弗莱娅的脑袋。

一点也不怜香惜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