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四十一章 名额全文阅读

神代礼装?

确实配得上S级悬赏。

但阿尔芒……宋羽实在没有办法将他和所谓的悬赏联系起来。

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

把别人的老婆给拐跑了?

宋羽的思绪发散了一下,又回归到悬赏单。

正面除了头像和一行字外,没有其它的信息。

他翻了个面,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图标,一头骨龙,仿佛是某个游戏里面的最终boss。

周围有个灰色的圆圈,将骨龙束缚在里面。

这应该是男子所属魔术组织的图标。

毕竟但凡有点逼格的组织总有个意义不明高大上的图标。

“队长,我处理好了。”

亚森推门进来,外面的声音已经彻底消失,变得非常安静。

宋羽点点头,环顾四周,确定没什么遗漏后,说道:“我先回法政科。”

离开美人鱼街道后,他先用手机连接上灵子演算装置,果然没有该组织的信息。

如果有的话,也轮不到他来查。

早就被消灭。

至少伦敦不可能残留除魔术协会外,任何有敌意的组织。

“你在办公室?”

“哦?真是稀客。”化野菱理笑道,“我在,你直接过来吧。”

宋羽挂掉电话,径直来到法政科的教学楼。

“这个面具,你看看。”

化野菱理接过面具,轻咦一声:“这个感觉……”

她轻轻抚摸着,脸色微微有了变化。

“这个材质很特殊。”

“有多特殊?”宋羽问道。

“整个魔术世界可能只有灵墓阿尔比昂才会出产。”

宋羽惊诧看着她。

灵墓阿尔比昂?不是说有专门的机构管理吗?

怎么感觉这个灵墓老是跑出来东西?

“在灵墓阿尔比昂的第二区域,被称为大魔术回路的地方,生活着现代并不存在的幻想种。其中有一种叫做眼蝶的幻想种,它的眼睛非常特殊,能察觉到大源里的各种元素。你可以理解为元素显现,因此魔术协会用它制作了不少魔术礼装。”

“面具是魔术协会制作的?”

“很难说。”化野菱理摇摇头,“虽然魔术协会制作的魔术礼装,一般都会登记在册,但你也知道的,魔术礼装关系重大,是魔术师的秘密,很多魔术礼装都没有登记的。”

“但事关灵墓阿尔比昂,应该没那么容易就不登记吧?”

“嗯。所以最大的可能是走私咒体。”化野菱理看了一眼面具,“估计又是秘骸解剖局的哪位成员。”

她倒是不意外。

探索灵墓阿尔比昂已经上千年,来来往往的秘骸解剖局成员,他们自己都不一定理得清。

出现个别走私,是很正常的事情。

何况,又因为秘骸解剖局独立于十三学科外,十二君主的卧底都不知道渗入进去有多少。

反正就她知道的,不少于两位数。

“这件事情就麻烦你去查一下吧。”化野菱理说,“从这位魔术师出现在美人鱼街来看,民主派的可能性很小。他们再怎么无耻,也不会沦落到丢失魔术师尊严的地步。”

宋羽忽然就想到了亚森,他出身于贵族派的动物科。

所以说无论哪个群体都会有异类的。

“还有一件事情。”

宋羽手指冒出蓝色的光点,很快在化野菱理面前组成了一个骨龙图案,“你认识这个图标吗?”

化野菱理豁然起身:“你在哪里看见的这个图标?”

“魔术师身上。”宋羽没有说悬赏单的事情,他有点怕阿尔芒是不是搞了什么大事,一不小心又和魔术协会相关的话,那这家伙就完蛋了。

但从化野菱理的表情看,似乎很不妙。

“他们居然敢把手伸到伦敦,真是找死!”化野菱理冷冷地说,“这个组织是流浪魔术师中最大的几个势力之一,简单地说是个佣兵组织,他们发布悬赏,魔术使接取任务。”

“听起来像是个普通的中介。”宋羽看向她,问道,“但你的态度……”

“如果只是个中介倒是简单。但这个魔术组织控制着最大的非法暴力行业,不仅如此,他们还喜欢培养死士,专门在全世界搜寻具有天赋的少年少女,并加以残酷的训练,导致了无数家破人亡的惨剧。在魔术协会打击的对象上,仅次于吸血种和圣堂教会。”

宋羽皱起眉头。

“这个组织叫什么?”

“他们自称幽灵龙。”化野菱理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化野菱理坐下来,“你现在虽然是圣歌队的候补成员,但让你去面对幽灵龙这样的庞然大物,还是太早。”

宋羽没有说什么。

他了解化野菱理的性格,既然她已经说出口,就代表她做了决定。

而且她说的也没错,自己虽然想要铲除这样的组织,但目前来说,跟做梦差不多。

“对了,有件事情你可能会感兴趣。”化野菱理抽出一张纸,“阿特拉姆,你还记得吗?”

“记得。”宋羽对这个名字的还是比较深刻的,在拍卖会上和拜隆争夺菩提叶的中东魔术师。

“在昨天他向法政科提出了申请。”化野菱理晃了晃纸,“他想购买圣杯战争的名额。”

宋羽顿时抬眼,语气微沉:“法政科同意了吗?”

“还没有。”化野菱理笑了笑,“虽然名额不算什么,但因为法政科察觉到阿特拉姆和君主巴鲁叶雷塔私下有联系,而暂时搁浅。”

“君主巴鲁叶雷塔?”宋羽疑惑问道,“难道她也对圣杯战争感兴趣?”

“不,除了极少数人外,没有魔术师对远东的圣杯战争感兴趣。”

化野菱理偏了偏头,“毕竟他们认为是个乡下的小仪式,也只有前任矿石科君主肯尼斯想去玩玩,可惜小看了那些乡下魔术师,最终惨死。而现任的天体科君主阿尼姆斯菲亚调查后也没有了后续,至于所谓的圣杯战争,嗯,冬木市的圣杯是目前魔术协会登记在册的第726个圣杯。”

“……这么多?”

“不然呢,真要是所谓的万能许愿机,即使十二君主不动心,但其他的魔术师肯定会有动心的。但可惜的是其它地方也有类似的东西,而且几乎从来没有实现过什么愿望。”

化野菱理竖起手指放在鲜红欲滴的嘴唇上,“但身为你的姐姐,你既然要去参加圣杯战争,那我也告诉你一个只有五个人知道的小秘密。被称为宝石翁的魔法使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曾经驾临过冬木。”

“这么说?”宋羽面色一震,心里又涌起了希望。

“或许冬木市的圣杯战争是真的。”化野菱理轻轻说道,“至于所谓的名额,你不觉得更像是冬木市的家族放出来的鱼饵吗?”

宋羽略微思考,就明白了化野菱理的意思。

他曾经了解过冬木市的圣杯战争,最初是由当地的三家魔术名门共同举办的,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将消息放了出来,还特意给时钟塔两个名额。

但不管怎么样,这三家魔术名门肯定希望最后的胜利者是他们自己。

而时钟塔的参赛者……

“明面上的东西向来都很危险。”化野菱理敲了敲纸,“我会同意他的申请,不仅如此,还会将另一个名额给别人。但你也能参加,不过是暗中。我想你应该能在那七位魔术师手里抢下一个名额吧,如果不能,那你也不要参加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