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四章 三大派系全文阅读

宋羽是执法队第十二小队的队长,希丹是他的队员,今年十九岁,开位,平民魔术师,就读于现代魔术科。

她的母亲是普通人,原本是酒店的服务员,因为魔术师父亲酒后乱性而生下了她。

魔术师是一个看重血统的群体。

希丹注定无法继承她父亲的魔术刻印。

所谓魔术刻印,简单地说是魔术名门代代相传的特殊魔术,几乎可以认为是独有的天赋技能。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它是贵族的标志,传承最久,意味着魔术刻印越强大。

用不恰当的比喻,具有魔术刻印的魔术师能够越级战胜杀死平民魔术师。

幸运的是希丹觉醒了魔术回路,具备了魔术师的资质。

她加入法政科,是希望以此晋升,以便有足够的资格去面对她的魔术师父亲,然后为她的母亲讨回公道。

但现在这位少女的愿望永远无法再实现。

宋羽沉默着走到希丹的尸体前。

鲜血已经凝固。

一副美丽又血腥的图案以她的心脏为中心向四肢蔓延,最终形成了一个眼睛。

和昨天他在咒体盒子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是警告也是挑衅。

“巴鲁叶雷塔。”宋羽低头看着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低沉说道。

化野菱理顿了一下。

她事先将队员遣走,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听到这个名字。

时钟塔有以十二位君主为代表的魔术名门,其中巴瑟梅罗、巴鲁叶雷塔、特兰贝里奥被称为三大贵族,他们是名门中的名门,毫不夸张地说是位于世界顶端的家族。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非同一个派别。

君主巴瑟梅罗执掌贵族派,主张遵循旧例,只有选中之人才能钻研、改良魔术。

君主特兰贝利奥和君主巴鲁叶雷塔执掌民主派,认为要广开门户,给予贵族和平民,优秀之人同样的机会。

而中立派,则是不想卷入这两派斗争,剩下几个家族联合起来的产物,内部意志并不统一。

“这样充满艺术美感的杀人手法只有君主巴鲁叶雷塔的创造科。”

宋羽握住腰间的剑柄,抬头看向化野菱理,“希丹修行的是风系魔术,本身性格又谨慎,一般情况下不可能会出事,除非是陷阱,或者对方比她的阶位高两阶。”

化野菱理平静地点头,对于宋羽的话她并不意外。

“但法政科的君主是巴瑟梅罗,流浪魔术师的可能性极小,只有来自于民主派的魔术师才有这个胆子。”

宋羽脸色有些冷,“又是无聊的派系争斗,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莽撞?”化野菱理扶着镜框,“虽然是个小小的试探,但涉及到派系争斗,必然凶险万分。”

宋羽自嘲笑了笑。

小小的试探吗?

也是,三大派系为了维持时钟塔的平衡,几乎不会正面冲突,而是转为暗中的斗争。

但假如他不替希丹报仇,这位少女就会像是一片落叶,无声无息腐烂在这个肮脏的世界里。

毕竟区区开位的平民魔术师,高贵的君主又如何能垂首相看呢?

但他的血还没有冷!

停尸房陷入了死寂,忽然间没有说话声。

化野菱理取下眼镜,露出幽蓝色的竖瞳,妖异得宛如蛇眼。

“真是……令人怀念的表情啊。”她微微抬起头,闭眼仿佛能看见另一个人的面孔。

同样的坚定,不可动摇。

这样的人,世间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

“博瑞斯,长子阶位,原本是负责采掘灵墓阿尔比昂的秘骸解剖局成员。按照时钟塔的规矩,他将终身无法离开灵墓。但他却成功返回地面,成为‘生还者’,甚至敢向普通人贩卖来自灵墓的咒体。”

化野菱理擦拭着眼镜,叹了口气“现在看来,博瑞斯是用来引诱我们出手的鱼饵。”

“有查到是谁杀了她吗?”

“伦敦市中心的地铁站。她最后消失的地方,或许有线索。”

“你们没有调查?”宋羽偏了偏头。

“还没有。”化野菱理戴上眼镜,淡淡说道,“伦敦警察局送来尸体后,我就通知了你,想要去调查的队员被我压下了。他们没必要因为希丹而得罪民主派,失去大好的前途。”

冰冷像是蛇一样的无情。

宋羽再度认识了他的这位姐姐。

永远处于极端的理智中。

但她说得没错,这个世界上并非黑白分明,每个人都有面临着着选择的时候,有的人一头撞了上去,而有的人隐忍,戴上伪装的面具等待破茧的那一天。

“怎么了?你这眼神。”化野菱理笑了笑,“是不是要爱上姐姐了?我想想年下似乎也不错呢。”

“请不要看乱七八糟的言情小说。”

“很有活力嘛。”化野菱理不急不慢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曜石项链,“它能改变你的相貌。”

宋羽微微一怔:“看来这一切你早就有所预料。”

“不然我怎么是你的姐姐,你这家伙想的做的我可是一清二楚。”

化野菱理将项链解开套在宋羽的脖子,几乎和他的脸贴在一起。

有好闻的香气四溢。

“可不要死了。”化野菱理想要拍他的脑袋,但却被他躲开,“哎,当初可爱的小男孩一去不复返咯。”

“是你的错觉。”宋羽从来不觉得自己可爱。

化野菱理笑了笑:“俊美的小正太在黑夜里无措地看着世界,难道不可爱到令人怜惜吗?”

宋羽顿时一头黑线。

在没有被收养前,他流浪街头,又冷又饿,看起来是比较凄凉,但经过化野菱理这么一说,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化野菱理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

这样的宋羽也不错呢。

“去吧,不要耽误了明天的开学仪式。我的身份特殊,在没有确定民主派的目的前,暂时不会出面,以免造成真正的决裂。”

化野菱理低头看着希丹,“我会通知她的母亲,并给予她足够的抚恤金。”

宋羽走到门边停下脚步,回头说道:“帮我加上一百万美金。”

“你这个铁公鸡原来也有拔毛的时候啊。”化野菱理的眼眸里荡起少见的温柔,她再一次说道,“别死了。如果打不过就回来。”

“我不是贵族。”宋羽平静地离开。

化野菱理明白他的意思。

宋羽不是贵族,也不是正统的魔术师。

她之所以不让其他队员参与其中,固然有保护他们的意思,但也是因为宋羽的优秀和理念。

魔术师其实并不擅长战斗。

一方面是因为时钟塔的贵族们沉溺于权谋,一方面是因为魔术师认为魔术是高贵的,不屑于打打杀杀。

但宋羽不同,他的理念更趋近于所谓的魔术使。

魔术是杀人的工具,跟枪械,冷兵器没有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