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三十章 血腥之龙全文阅读

血红色的火焰!

不存在于人间的火焰,在天丛云剑近乎兴奋的震鸣中,仿佛一条血腥之龙想要吞噬眼前的一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血液沸腾,头昏脑涨的宋羽听见了龙的吼声。

吸血种惨叫一声,他接触血龙的双臂仿佛冰块暴露在阳光下,开始了溶解。

滴落的黑色液体在花岗岩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跑!

吸血种连滚带爬向着走廊外跑去。

宋羽提着天丛云剑缓步前进,他走进了空间的领域。

蓝色的波纹在火光中毫无起眼。

吸血种看着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少年发出垂死般的哀鸣。

他手臂的剧痛侵蚀着他。

他从没有遭受过这样的攻击,那咆哮的血腥之龙宛如是他的死敌,欲将他拖入地狱。

吸血种冲着宋羽怒吼,他身上的衣服炸裂,无数的血色流光覆盖了他的身体。

宋羽的眼瞳,仿佛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头发迎着吸血种涌起的魔力向上飘舞。

他轻轻扬起长刀。

天丛云剑轰鸣起来,这次不是错觉,他清楚听见了巨龙的嘶吼。

仿佛从灵魂深处带来的威压。

长刀斩下。

血色和龙吟对冲在一起。

走廊震动,火星四溅,魔力轰然!

地面的花岗岩以吸血种为中心纷纷爆裂。

血腥之龙就像是丧钟,敲响了他的死亡之音。

吸血种空洞的眼眶映照出血色中的宋羽,他平静站在原地,脸上玫瑰和朱果相互辉映,火焰形成的巨龙还没有消失,从刀身蔓延,衬托出他仿佛来自深渊的修罗!

这是吸血种最后的画面。

他漫长的一生,做梦也没有想到会终结在初拥的人类手中。

宋羽按住自己的心脏,天丛云剑显露的异象尽数消失。

但他的血液依旧在沸腾。

温度滚烫得吓人,仿佛血管里流动的是岩浆。

“师……我的妈呀!”阿尔芒看着眼前狼藉地宛如飓风过境的走廊,不禁大呼。

这画风怎么跟他们完全不一样?

不就是个食尸鬼吗?怎么搞得好像两条巨龙在干架?

“师弟?没事吧?”阿尔芒快步走到他的跟前,刚把手放到他的肩膀上,顿时倒吸口凉气,连忙吹着手,就接触他的瞬间,他的手指就烫得通红。

“大姐头!”他大声喊道,“你快来看一下!师弟都快烧开了!”

“你在乱说什么?”伊里伽尔收起了菩提叶,听到阿尔芒的呼喊。

“我不骗你!”

伊里伽尔立即顺着声音赶来,片刻后看见了走廊。

她的脸色一变:“宋羽遇见了吸血种!”

阿尔芒愣了愣,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语气沉重:“沸血症。”

伊里伽尔蹲下身,将宋羽的刘海抛开,看见脸上的标志。

她抚摸着玫瑰。

金色的光芒涌入宋羽的脑海。

暴躁的少年立即安静了下来。

阿尔芒瞪大眼睛:“大姐头,你难道?”

“只是暂时的压制。”伊里伽尔收回了右手,“沸血症,是被吸血种吸食鲜血后会产生的现象,普通的人类几乎会在瞬间死亡,唯有少数特殊体质的人类熬过了沸血,成为吸血种。”

“完了完了,师弟不做人了。”

阿尔芒抓着金色的头发,“要不大姐头你带着他逃跑吧?一旦被魔术师发现,师弟只有死路一条。”

伊里伽尔看了他一眼:“你对他似乎也挺好。不应该在他成为吸血种后,杀了他吗?”

“大姐头!”阿尔芒似乎是被激怒,“我是他的师兄,这点绝不会改变!”

“师兄,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样的话。”宋羽摇了摇头,先前沸腾的血液又恢复了正常,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

“你醒啦?”阿尔芒转头看向他。

“嗯。”宋羽笑道,“别担心,你没看见你的大姐头镇定地像是仅仅遇见咖啡涨价一样吗?”

“你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阿尔芒顿时松了口气。

“沸血症,既然被称为一种症状,自然有解决的办法。”伊里伽尔站起身,“在植物科有一位学姐,对于沸血症极为擅长。所以我们现在的事情是抓紧时间回时钟塔,免得宋羽的症状复发。”

“我们植物科竟然还有这样的学姐?”阿尔芒扶起宋羽,惊诧问道,“我自诩消息也算灵通,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不知道也正常。”

伊里伽尔朝着大厅走去,倒伏的各种食尸鬼上空,漂浮着魔术飞毯。

“先上来。”她继续说道,“这位学姐很……”

“很怎么?”宋羽跳上魔术飞毯,好奇问道。

伊里伽尔斟酌了一会儿,直到回到了研究所才说道:“这位学姐很低调,伪造了自己的学历,所以你们不知道很正常。”

“这不可能!”阿尔芒说道,“没有人能在灵子演算装置面前动手脚。”

“如果是灵子演算装置自己呢?”

阿尔芒一怔:“大姐头,别说得这么恐怖啊!难道还有天网觉醒,智能机器反攻人类?”

伊里伽尔拍了拍魔术飞毯,它开始缩小,又恢复成了羊皮卷。

“你少看点终结者。我的意思是负责灵子演算装置的魔术师帮她修改了资料。”

“这样啊。”阿尔芒莫名有些失望,“我记得时钟塔的灵子演算装置好像是天体科负责的吧。”

“嗯。”伊里伽尔点点头,“灵子演算装置来源于阿特拉斯院,即使是同为魔术协会,但时钟塔也没有办法请动他们,只有传说中的阿特拉斯契约才行。”

“我听过这个。”宋羽说道,“一共有七份契约书,每一份都能让阿特拉斯院全力相助。”

“天体科君主阿尼姆斯菲亚手里就有其中的一份。”伊里伽尔说着两人不知道的秘辛,“虽然没有人知道君主要求阿特拉斯院付出了什么代价,但时钟塔得到了灵子演算装置。”

三人离开了研究所。

此时已经是夜晚。

阿尔芒拿出手机,向家族求援。

不一会儿后,就有人开来了一家越野车,放下就离开。

“怎么样?”阿尔芒得意说道,“这里就是我的地盘!”

“是你的本家,而不是你。”宋羽无情拆穿了他。

阿尔芒顿时垮了下来:“师弟,你就不能骗骗你师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