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三章 圣杯战争全文阅读

滴的声音响起。

离开时钟塔的宋羽拿出他的手机。

有一条最近的消息:你的账户到账十万美元,目前余额是五百三十万。

很快嘛。

宋羽满意点点头。

这是他加入法政科三年来积累的财富。

看起来非常的多,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件咒体的钱,距离他的目标还有一段极为漫长的路。

宋羽想要参加圣杯战争。

自从他得知圣杯战争的消息后,便被所谓的万能许愿机所吸引。

他一直以来最大愿望是找回记忆。

他想要知道他的父母究竟是谁,为什么抛弃自己?也想知道十岁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想尽办法无果后,宋羽将目光投向了远东霓虹的圣杯战争。

所谓圣杯战争,就是七位魔术师和他们的使魔相互之间的厮杀,唯有最后的胜利者才能得到圣杯。

而使魔的强大便是重中之重。

借助圣杯仪式,魔术师得以召唤存在于人类历史或幻想的英雄作为使魔,即从者。

召唤从者需要圣遗物,生前传说相关的物品作为媒介。

比如召唤骑士王亚瑟,就必须拥有圆桌或石中剑之类的物品。

但这样的物品无疑是天价。

而且他还打听到上次的圣杯战争失败者中竟然还有时钟塔的君主。

矿石科的学部长肯尼斯。

他更加深刻明白圣杯战争的危险,以及更加渴望得到知名的圣遗物。

宋羽的指尖泛起蓝色的光芒,身前出现了一道缝隙。

虚数空间。

魔术师通常会拥有五大基础元素,地水火风空的其中一种,少数天才能拥有两种以上。

而在之外,还有某些极为特殊的属性。

比如宋羽的虚数。

而虚数空间是他的天赋带给他的便利之一。

他从一堆信件里翻出来自于现代魔术科的录取通知书,打开。

“亲爱的宋羽同学:

我们非常荣幸得到了你的简历,对你进行了严格的审查,认为你符合现代魔术科的标准。如果你有意愿,可在2003年9月1日上午到斯拉街报到。

诚恳的

埃尔梅罗家族。”

现代魔术科位于伦敦郊外的斯拉街。

作为新兴的学科,只有百年的历史,和其它动不动上千年的学科相比,实在是年轻的过分。

但时代在变化。

现代魔术科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在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努力下,已经成为魔术世界的新世代。

宋羽此行的目的就是君主埃尔梅罗二世。

他的原名是韦伯·维尔维特,是死去的矿石科君主肯尼斯的学生。

埃尔梅罗家族因为失去当代家主,被其他魔术名门瓜分,丢掉了矿石科,只剩下当时不受待见的现代魔术科和巨额的负债。

肯尼斯的继承者,她的妹妹,莱妮丝,因为年幼的关系,选择让韦伯当上了代理君主。

近十年时光,韦伯出色的能力使得现代魔术科重获生机,也让埃尔梅罗家族再度进入魔术名门的视线中。

当然这些对于宋羽来说并不重要,他在意的是韦伯是上次圣杯战争的参与者。

如果想要了解真正的圣杯战争,韦伯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咚咚咚。

宋羽敲了三下门,很快里面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请进。”

非常显眼的黑色长发和红色风衣,配合韦伯成熟的气质,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魅力。

宋羽想起他听过的传闻。

在时钟塔的女生中流传着一个榜单,最想和他XXOO的男人,韦伯荣居第一位。

“你是宋羽?”

韦伯接过他的信封,“我看过你的名字,在现代魔术科今年交上来的学生名单里,位列前十,是全体基础科这届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往年这样的学生,通常会选择更有优良传统的学科,为什么你愿意加入现代魔术科?”

“我是诺利吉的养子。”宋羽声音稍微提高了一些,“而且您是时钟塔最优秀的老师。”

韦伯其实并不具备君主的实力,但他具有君主的才能。

看穿魔术的本质,过人的洞察力,让他能完美发掘出学生的天赋。

因此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讲师。

他的弟子,被誉为埃尔梅罗双壁的弗拉特和斯芬,更是新世代的绝顶天才,魔术世界的未来。

韦伯的表情缓和了些,他不在乎什么天才,身为君主,他在意异样事件背后的深层缘由。

他担心宋羽是敌对派系故意为他们埋下的坑。

无论是现代魔术科还是埃尔梅罗家族,现在都没有足够的实力在派系争斗中自保。

韦伯看了宋羽一眼,虽然现在不能加以完全的信任,但按照时钟塔的流程,他没有理由去拒绝一位想要加入现代魔术科的学生。

而且他和诺利吉相熟,后续能了解到宋羽的情况。

如果有问题,再想办法驱逐。

韦伯翻着信件,上面介绍了宋羽的基本信息。

他看过学生名单,但没有过度关注,毕竟君主不可能面面俱到。

“已经满足开位的条件?”韦伯抬起头,看着过分年轻的少年,不由得诧异问道。

时钟塔里有一套对于魔术师的评级。

末子、长子、开位、祭位、典位、色位、冠位。

它严格意义上说是实力和学术的综合阶位。

前三阶位是最容易的,到了祭位,就必须拥有特殊的技能和实绩才能被授予。

一般情况下,全体基础科毕业只要求末子,其它学科要求祭位,如果八年的时间内无法毕业,开位也能申请。

韦伯作为没有君主实力的君主,目前仅仅是祭位。

“老师,我想要申请开位考试。”宋羽说道。

全体基础科只授予学生末子和长子的阶位,他之所以没有达到开位,就是因为这个理由。

韦伯放下信件,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和雪茄,点燃缓慢深吸一口。

烟雾萦绕。

他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悲伤。

宋羽看着他,无法理解。

“我同意你的申请。”韦伯敲了敲桌子,“但时间是一周后,现在是升学的阶段,现代魔术科的老师忙于新生没有空闲,而你也需要熟悉课程和同学。”

“好。”

宋羽答应后,办公室陷入了片刻的安静。

韦伯抽完了一根雪茄,拿起桌上的电话,转动号码盘,“喂,克里希,我这里有一位新生,你过来一趟。”

等待几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进来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

“君主。”克里希低头恭谨说道。

“剩下的事情由你来安排。”韦伯指了指宋羽。

“我明白了。”克里希转头看向宋羽,露出笑容,“这位同学,请跟我来。”

离开韦伯办公室后,克里希明显活跃起来。

“升学后,你的宿舍将会从第一区转到第十二区,不用担心,时钟塔的住宿环境是统一的,不会有什么变化。”

克里希停在挂着207门牌的木门前,“到了,从今以后的八年,这就是你的宿舍。”

宋羽道谢后接过钥匙,推门进去。

很简单的房间,但重在干净透亮。

巨大的玻璃窗户几乎占据了半个墙面。

时钟塔的教程,全体基础科五年,其他学科八年。

毕业后,一般会有三个就业方向,一是回家继承家产,二是加入时钟塔,成为讲师,考取职称,三是成为十二君主的势力,为他们的事业添砖加瓦。

宋羽准备,或正在做的,其实是第三个。

为法政科的君主办事。

他选择法政科的理由很简单,来钱快,而且还是合法的。

“什么事?”宋羽花了一下午刚搬完宿舍,化野菱理就打来了电话。

“恭喜你升学。”

“谢谢。”这位便宜的姐姐虽然很不好惹,但意外对他很关心。

手机里的声音顿了一下。

“有件事情得告诉你,希丹死了。”

“……”

宋羽略微沉默,片刻后没有任何情感变化的声音响起,“凶手是谁?”

“现在暂时没有确定。”

“我过来。”宋羽挂断了电话,也没有换衣服,穿着白色的运动服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