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二十七章 死徒囚牢全文阅读

“宋羽?”

伊里伽尔的声音忽远忽近。

宋羽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在研究所的过道,而不是那座奇怪的城堡。

“你刚刚怎么了?”

“我好像陷入了幻觉。”宋羽皱了皱眉,迟疑说道。

“幻觉?”

伊里伽尔拿起羊皮卷,微微闭上眼睛,“可能是残留的幻术,你看到了什么景象?”

宋羽回忆着描述了他在幻术中看见的景象。

“红色的眼珠?”阿尔芒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能用魔术把这颗红色眼珠复刻出来吗?”

宋羽点点头,手心出现魔术圆,淡淡的蓝色光芒仿佛萤火虫一样,在他的面前飞舞,很快凝成了一幅画。

阿尔芒面色一震,语气沉重说道:“这不是眼珠,而是朱果。”

“朱果?”宋羽看着他,不由得问道。

“没错,红色的血果。”阿尔芒点头,“这是死徒二十七祖第七祖腑海林的标志。”

宋羽顿时脸色凝然。

“腑海林,是一株会吸血的树,拥有思考的意志,能自由移动,逐渐成为庞然大物。它自身就是一个足以和固有结界相匹敌的异界。它以五十年一个为周期出来觅食,踏入森林范围的都是它的猎物,在历史上,曾经血祭过数个城市。”

固有结界,简单的说以魔术师的心象取代世界,是目前最接近魔法的魔术,被魔术协会列为禁咒范围。

阿尔芒接着说道:“血祭后,它的身上会结出一颗真红的果实,传说中吃下这颗果实的人能够不老不死。”

“菩提叶虽然珍贵,但也不应该和真祖有什么关系吧。”宋羽说道。

“确实。”阿尔芒想了想,“而且腑海林从来没有出现过在北极。”

“那么就是第七祖的家系。”伊里伽尔下了结论,说道,“吸血种,以二十七祖形成二十七个庞大的家族,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出现死徒也还算正常,毕竟菩提叶上沾染的是龙血。”

宋羽默默地点头。

和伊里伽尔、阿尔芒相比,他的知识量稍微显得有些不足。

不过也正常,宋羽才刚刚加入现代魔术科,还没有接触更深层次的事情。

加上本来他们两人就是学生中的佼佼者,宋羽能和他们成为队员,对于很多魔术师而言,已经是惊世骇俗的事情。

“这么久了龙血还没干涸吗?”阿尔芒忽然问道。

“……”伊里伽尔顿了顿,“你能不能抓住重点?”

“咳咳。”阿尔芒咳嗽了一下,认真说道,“我们现在有麻烦了,死徒的实力有大有小,万一遇见的远超我们……”

“这确实是个麻烦。”伊里伽尔沉声道,“我也不强迫你们,如果不愿意继续下去的可以退出。”

“别啊!”

阿尔芒第一个跳了出来,“来都来了,怎么能空手而回?而且那可是传说中的咒体,价值连城!”

“师兄,你真的是要钱不要命啊。”宋羽感慨说道。

“你难道要退出?”阿尔芒反问道。

宋羽摇摇头:“不,因为刚好我也缺钱。”

阿尔芒顿时笑了起来:“这就是战友啊!”

“……你别侮辱了战友这个词。”

“?”阿尔芒瞪大眼睛。

伊里伽尔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会一会这位第七祖的死徒。”

“好嘞!”阿尔芒举起拳头,“很有精神!血燃起来了!”

宋羽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吸血种就喜欢你这样的热血。”

“没看过电影吗?我跟你说,吸血种就是个颜狗。”

阿尔芒冷哼一声,“你这种的才是他们的第一目标。”

伊里伽尔挑了挑眉,说道:“阿尔芒,你这不是在说你自己长得丑吗?”

“……”阿尔芒顿时遭受到暴击。

干什么?都欺负我一个人吗?

他总算是明白了,伊里伽尔和宋羽这两个家伙是一伙的。

“好了,我们还是先回归正题吧。”

伊里伽尔看着羊皮卷,“既然宋羽能看到关于吸血种的幻觉,说明这张羊皮卷确实不凡。或许我们的最终目的地不是研究所,而是吸血鬼的城堡。”

“但这里面的地图丝毫没有提到城堡。”宋羽说道。

“除了真祖外,大部分的吸血鬼都喜欢阴冷的地方。”阿尔芒低下头,“你们说这城堡会不会在研究所的地下?”

伊里伽尔和宋羽顿时看向地面。

不得不说阿尔芒说得极有道理。

“如果在地下,当初修建研究所的时候,应该会被人发现。”

宋羽想了想,说道,“要么是城堡在更深处,要么就是魔术阵的效果。”

“我倒是更倾向于魔术阵。”伊里伽尔说,“好歹是死徒,而且这里是北极圈边缘,越往下越冷,他们再喜欢阴冷的环境,也不可能喜欢零下四五十度。”

阿尔芒顿时笑道:“到时候可能就不是拿着高脚杯喝血,而是一勺又一勺的血色冰淇淋。想一想,还是很酸爽的。”

宋羽愣了一秒后,不由得佩服起这位师兄的脑洞。

“就让我来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魔术阵。”

伊里伽尔站直了身体,走到过道的中央。

窗外的夕阳落在她金色的长发上,熠熠生辉。

然后更多的金色涌出来。

仿佛阳光在一瞬间汇集在少女的身上,她的长发飘散起来。

宋羽看着她。

总觉得好多年前的记忆里曾经有过这一幕。

神圣又美丽。

伊里伽尔面色平静,庞大的魔力尽数落向了地底深处。

几分钟后,宋羽感觉到脚下一颤。

金色之外,升起了血红色的光芒。

“找到了。”伊里伽尔打了个响指。

羊皮卷忽然飞了起来,迎风而涨,化作了一张巨大的地毯。

阿尔芒睁大眼睛,“原来是魔术飞毯?好东西啊!”

宋羽跳了上去,回头见他还在抚摸飞毯,“师兄,别摸了。”

“我再摸一下,就一下!”

阿尔芒恋恋不舍爬上了地毯,“师弟,你不了解行情,能够飞行的魔术礼装,价值丝毫不亚于咒体。”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宋羽倒是能理解。

飞行,一直以来是人类的梦想。

但即使是魔术师想要长时间的飞行,也很困难。

飞行礼装的价值自然是不言而喻。

传说中第一件飞行礼装,就是来自于魔术王所罗门的魔法飞毯。

飞毯载着三人,一个闪光,消失在了研究所的过道。

视线陡然变得昏暗。

大约过了四分钟,宋羽察觉到了亮光。

他睁开眼睛。

站在了他在幻觉里所见的走廊上,两边是血红色的朱果标志。

宋羽朝着尽头的大门看去,金色的锁链纵横交错,紧紧缠绕。

他呆了呆,忽然明白,这不是吸血种的城堡,而是囚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