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二十六章 羊皮卷全文阅读

“你叫什么名字?”伊里伽尔询问道。

在她的面前,恢复行动的男子一瞬间变得呆滞,没有任何反抗就被控制。

在时钟塔的十二学科之中,支配魔术几乎是创造科的专属。

他们擅长于人偶制造和人偶控制,进而延伸出支配魔术体系。

宋羽没有想到出身于植物科的伊里伽尔也颇为擅长。

虽然有他事先折磨过男子的精神,但他本身受过训练,意志比寻常魔术使更加坚定。

伊里伽尔能在一秒内控制,也着实不凡。

“科内尔·库利,七圣骑的五阶魔术师杀手。”

宋羽听到陌生的字眼,问道:“七圣骑是什么组织?”

“是一个杀手组织。”阿尔芒解释道,“传闻他们的创建者拥有七件神代礼装,故名七圣骑。这个组织在魔术界的名声很差,只要你出得起价格,他们就敢对君主出手。”

“而五阶的意思就是他曾经刺杀成功过典位魔术师。”伊里伽尔插入话题,说道,“怪不得他这么自信,敢一个人前来。也是,如果不是我们三人比较特殊,换做一般的魔术师,直接会死在炸弹里。”

宋羽点点头,他在执法队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组织。

毕竟执法队本质上是为了保护伦敦,负责维护治安而建立的。

至于七圣骑、真祖之类的,是交给圣歌队他们去处理。

但随着他加入圣歌队,隐藏在魔术世界更加深层次的一面将会逐渐在他的面前展开。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如果是七圣骑,我们的愿望可能要落空。”伊里伽尔看着科内尔,“七圣骑杀手的身体里被植入了某种神秘的魔术式,一旦询问他相关组织和雇主的情况,他就会瞬间死亡。”

宋羽皱了皱眉:“魔术协会也不能破解吗?”

“很难。听说这种魔术式是源于七圣骑组织其中的一件神代礼装。”伊里伽尔叹了口气,“或许君主们有办法解决,但不涉及到根本利益,也不会去干这种吃力的事情。”

宋羽想了想,问道:“要试一下吗?”

伊里伽尔低头:“你的雇主是谁?”

科内尔木然的脸庞忽然颤抖起来。

三人连忙后退,拉开了距离。

仿佛气球一样,科内尔身体膨胀爆裂,留下一地的狼藉。

伊里伽尔抬起手,轻念咒语,一阵阴冷的风围绕着她,但很快就散去。

“连灵魂都没有留下。”她摇了摇头,感慨说道,“不愧是魔术礼装中最为顶级的神代礼装。”

“其实不用问,我也大概猜到是谁。”宋羽说道,“民主派。”

伊里伽尔赞同点头:“这个风格虽然不像是君主巴鲁叶雷塔,但你也知道即使君主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簇拥她的人也会顺应她的心意,干掉你这个让她丢失面子的魔术师。”

宋羽沉默走到大巴面前,炸裂的尸体到处都是,简直是人间地狱。

他握紧长刀,平静说道,“我倒是有点期待他们的到来。”

“阿尔芒,通知魔术协会的人过来处理。”伊里伽尔上前拍了拍宋羽的肩膀,“少年啊,努力向前吧,用你手中的剑向世界证明你的存在,你的信念,你的人生之道吧!”

宋羽下意识看着她。

伊里伽尔说着中二的话,但表情却意外的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阿尔芒在后面拿出了手机。

整个世界只有一个魔术协会,时钟塔是总部,其余的是分部。

他现在通知的是挪威的魔术协会。

在表明身份和说明情况后,他挂掉了电话。

“大姐头,他们马上就过来。”阿尔芒随手施展了一个视觉欺骗的魔术,将残酷的现场隐藏,只有魔术师才会察觉到异常。

“我们走吧。”伊里伽尔打开手机导航,“按照我们的速度,大概半个小时就能赶到研究所。”

随着他们的前进,平原逐渐被冰原取代,路上时不时有废弃的矿车。

那是上个世纪的遗留。

前仆后继的冒险家在这里发现了丰富的煤矿,为了惊人的利益他们选择留下,成为了最初的居住者。

极地研究所成立于1906年,隶属于挪威环境部,对北极冰川和生物的研究属于世界顶尖水平。

当宋羽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几乎没有费劲,就依靠着伦敦大学的学生证进入了研究所进行参观。

“大姐头,好像也没什么菩提叶啊。”阿尔芒转完了一圈,忍不住说道,“这全都是北极熊之类的标本和各种各样的研究书籍,感觉就是一个博物馆。”

“安静点儿,要是这么容易被找到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伊里伽尔站在墙边,上面挂着一簇仿佛长满针的灌木。

“岩高兰,很珍稀的一种植物,能抵抗-50度的低温。”宋羽说道。

“你对植物也有了解?”伊里伽尔好奇看了他一眼。

“也不算了解吧。”宋羽说,“在全体基础科的时候,会有不同学科的老师过来开讲座,我有幸听过植物科的。”

“喂喂,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吧?”阿尔芒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伊里伽尔眼睛微微一眯,阿尔芒顿时退了半步,他东望一眼西望一眼,说道:“哎呀,那个标本我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说完,连忙小跑过去,一张脸似乎要贴在了标本上。

宋羽失笑,片刻后说道:“伊里伽尔,你把羊皮卷拿出来。”

“羊皮卷只指向了这里,再详细就没有了。”伊里伽尔递给他,“你估计要失望。”

宋羽摊开羊皮卷,说道:“如果一切指向这个研究所,未免太过奇怪。这张羊皮卷可是被人设下了神代幻术,除了那些古老的魔术师,还有谁有能力施展神代的魔术。”

“你的意思是?”伊里伽尔微微一怔。

宋羽举起羊皮卷,说道:“我觉得重点可能在羊皮卷,而不是它上面的地图。”

灯光下,羊皮卷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他稍微输入魔力,依旧没有反应。

伊里伽尔眼睛一亮:“先前我们确实太过于关注地图,完全没有注意到羊皮卷的异样。一个能承受气象魔术阵冲击,并对魔力没有反应的羊皮卷,本身就极为不正常。”

阿尔芒也跑了过来,他说道:“我记得不是有隐形字的特殊技术吗?说不定这羊皮卷就是。”

“你觉得传统的魔术师会使用这种非魔术的东西吗?”伊里伽尔摇了摇头。

宋羽凝视着羊皮卷,他的眼前忽然出现在不同寻常的一幕:

一座深邃灰暗的古典城堡。

走廊两边刻满红色的眼珠,而尽头是漆黑的大门,隐隐约约听见咕噜咕噜疑似喝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