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二十二章 魔王小姐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一周平淡如水,民主派仿佛偃旗息鼓,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倒是宋羽收到了韦伯的通知,说是周六早上进行开位考试。

考试,更为准确的说是验收,对魔术和学术的验收。

前三个阶位,对于学术的要求很低,也不涉及到时钟塔,是由本学部的教授出题,只要及格就能被授予阶位。

宋羽打开门。

化野菱理靠在过道的墙壁上平静看着他:“真是准时的作息。”

他微微一怔,化野菱理亲自前来的次数屈指可数,他问道:“是四方会审的事情?”

“嗯。”化野菱理点头,“因为地点在降灵科,刚好路过现代魔术科,我就过来看一下,你这是要出门?”

“开位考试。”宋羽拿起手机,“我给老师打个电话,看能不能延迟。”

化野菱理阻止了他:“你老师好歹是君主,你这样做会拂了他的面子。”

“那?”宋羽犹豫问道。

“你不用到场。”化野菱理说道,“你就算到场也不能影响结果,难道你还想着劫法场吗?”

宋羽苦笑一下。

那你真的是看得起我?

就算他敢动手,但得到的结果不过是反手被君主镇压。

“别担心,说是四方会审,但实际上三方都在保护沙织。”

化野菱理淡淡地说道,“何况八坂神社已经打点好了,不然这周民主派也不会收起他们的爪子。”

宋羽顿时放心了不少:“沙织那边就拜托你们。”

和化野菱理道别后,他在斯拉街道的一家咖啡馆找到了韦伯。

他坐在一个角落,面前堆叠起高高的资料。

一杯咖啡在他的手边已经没有了热气。

宋羽叫来服务员,给韦伯重新换了一杯。

“你来了。”韦伯注意到了他。

“嗯。”宋羽坐在他的对面,眼神在店里晃了一圈,“我们在这里考试吗?”

“学术的就在这里吧。”韦伯抽出一张纸,递给他,又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拿起咖啡,吹了吹。

真是随便啊。

宋羽心想,视线在纸张上快速略过,上面只有一句话:

《基于魔术式的剑道分析研究》

他疑惑看着韦伯,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没有错。”韦伯端着咖啡杯,猜到他的所想,“我看过你的新闻,和君主巴鲁叶雷塔冲突的那篇。你的剑道水平很高,而且和魔术结合的很不错。”

“我大概明白您的意思了。”宋羽看着题目。

韦伯是一个极为会教导学生的君主,他通过怒焰刀舞这一刀技准确判断了他的战斗方式。

因为长久以来的习惯,宋羽并不是一个正统的魔术师。

或许别的老师对他的剑道不以为然,认为他不务正业,但韦伯却建议他继续朝着这一条路往前走。

“一个魔术的产生,是通过魔术吟唱牵引体内的小源,再连通魔术回路,魔力沿着固定的魔术术式和体外的大源相交汇。简单地说,就是魔术师体内的魔力和大气里的魔力相互作用的结果。”

韦伯轻声说道,将声音尽量固定在狭窄的距离,咖啡店里有不少的普通人。

“您想让我用剑术代替魔术式,以此触发和魔术相同的效果?”宋羽沉思片刻问道。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韦伯点点头,示意他说的话是对的:“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你开位考试的内容,而是你的学年论文。剑道和魔术的结合,无疑是一条很危险的路,也很容易被正统的魔术师误会。但以你的天赋,放弃任意一个都很可惜,我也相信你能做到两者融合。”

“谢谢。”宋羽郑重的说道。

韦伯或许不是一个实力强悍的君主,但他绝对是时钟塔最负责最认真的老师。

他没有贵族的高高在上,和学生平等而论,相信学生的天赋,从不强迫学生一定要按照他的道路前进,而是因材施教。

宋羽想起弗拉特和斯芬,两人擅长的魔术完全不同,一个是混沌魔术,一个是兽性魔术。

“签个字吧。”韦伯拿出了一个证书。

“不进行魔术考试了吗?”宋羽认出这个是开位认证的证书,不由得问出口。

韦伯笑了笑:“能和君主巴鲁叶雷塔交锋的学生,还有什么必要测试呢?”

宋羽微微一怔,不好意思说道:“不过是单方面的被暴打。”

“你这家伙才十五岁就想打败君主?”韦伯摆了摆手,没好气说道,“走走走,不要打扰我写论文。”

宋羽站起身:“老师,那我先告辞了。”

说不定还能赶上千穗理沙织的四方会审。

他匆匆忙忙离开了。

韦伯抬起头,看着窗外璀璨的阳光。

真好啊,这些天才,仿佛高空的鸟儿,能自由自在飞翔。

假如……假如自己在十五岁的时候,能像宋羽那样,想必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吧。

他吸了吸气,只觉得这秋季又冷了几分。

降灵科。

宋羽对这个学科还算比较了解,因为和现代魔术科具有不解之缘。

更为准确的说是降灵科君主和埃尔梅罗家之间的缘分。

现任的降灵科君主,卢弗雷乌斯·娜泽莱·尤利菲斯,他的女儿索拉是前代埃尔梅罗家家主肯尼斯的未婚妻。

他非常看好和欣赏肯尼斯,甚至聘请他为降灵科的一级讲师。

两个魔术名门的关系也因此十分的亲密。

但自从肯尼斯和索拉双双殒命于圣杯战争后,这样的关系就不复存在,埃尔梅罗家族也跌落谷底。

宋羽已经尽可能的快,但还是没有赶上会审。

“队长!”千穗理沙织远远地看见他,打着招呼。

宋羽顿时松了口气,看她的样子,结果应该很不错。

不过她这么一喊,附近的几位大佬全都看向了宋羽。

他的心头一紧。

君主巴鲁叶雷塔似笑非笑。

学部长洛克·贝尔费邦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

给宋羽压力最大的是沙织左侧站着的一位身着巫女服的老妪,面无表情,一双死鱼眼盯着他。

就算她下一秒掏出一把AK47把自己突突了,宋羽都觉得不意外。

“我听化野队长说你去参加了开位考试,怎么样?”千穗理沙织跟他并排着走。

“过了。”

“也是,以队长的实力简直是手到擒来。对了,我给你介绍。”

千穗理沙织指了指身边的老妪,“她是我的阴阳术老师,宫里千津。”

“宫里婆婆,幸会。”宋羽礼貌性说道。

宫里千津微微蹙眉,什么也没说。

千穗理沙织有些不悦,她直接走向另一边:“我和队长有些话要说,你在这里等我。”

宋羽跟上她:“你跟你老师的关系似乎并不好?”

“在她们的眼里,我大概就是个神社延续的一个工具。”千穗理沙织坐在台阶上,远处宫里千津和化野菱理在等待,而两位学部长早已经离开。

宋羽微微沉默。

千穗理沙织双手撑着下巴偏头看向宋羽。

“我要走了。”她说道,“作为代价,我要重新回到神社。”

宋羽愣住,呆呆地看着她。

她轻轻的笑,仿佛天上的云朵,无拘无束。

但她的人生却又要如同笼中鸟一样,在一个地方长久的沉默。

“别为我担心。”千穗理沙织拿出了青鱼,刀身闪烁着阳光的光辉,“当一个鸟儿飞向天空,那么再也不会有任何东西能困住她。”

她站起身,背朝着宋羽。

“队长,和我做一个约定,不必来霓虹看我。有一天,我会身负八坂神社的神主之名来见你。”

宋羽仿佛是第一次认识眼前的女孩儿。

平淡言语中飞扬的野心,就像是那日他冲向君主的那一刀,原来他们是一类人,不甘愿自己的命运任由别人摆布。

他扬起天丛云剑,对着远处的少女,喊道:“魔王小姐,我等着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