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二十章 尼伯龙根之歌全文阅读

有熟悉的声音从深处响起。

宋羽警惕地看向了源头,飘扬的焰火中走出了他在之前有过一面之源的伊里伽尔。

“师弟?”少女的背后冒出了阿尔芒。

宋羽微微一怔,看来自己的耳朵没有出现错觉,那杀猪般的嚎叫果然是来自他的师兄。

“你怎么会在这里?”阿尔芒的眼睛通红,看起来有点气急败坏。

宋羽疑惑说道:“我是从那边的下水道过来的。”

“下水道?”阿尔芒瞪大眼睛,随即怒道,“这个蠢货,为什么只管前门,不在乎后门啊!”

“师兄,怎么回事?”宋羽收起天丛云剑。

“唉,没想到你走的后门。”阿尔芒按住自己的心脏,“怎么回事?痛啊,心痛啊!”

“?”

宋羽看着他一副想死的模样,“你这像是丢了百八十万。”

“他确实失去了一百万美元。”

站着没说话的伊里伽尔笑道,“如果你不在这里的话,他就能从我的手里获得一百万。”

“原来如此。”宋羽也跟着笑起来,“对不起啊,师兄,我不是故意的。”

阿尔芒看见他的笑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凶手,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啊,抱歉。”宋羽轻咳一下,收起了笑容。

没办法看见这位师兄吃瘪,以他的涵养都很难忍住不笑。

伊里伽尔环顾四周,走到死去的青年面前:“我想他应该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遇见了你。”

她伸出手,淡淡的金色光芒从青年的衣服里牵引出一卷羊皮。

“他叫做贾维德。”

伊里伽尔转身面对宋羽,“原本是植物科的学生,开位阶位,擅长生命魔术,平时最喜欢研究幻想种。凭借他的使魔,同阶很难遇见敌手。用游戏的话说,就是一位走宝宝流的召唤师,不幸的是他遇见了你,一个拥有虚数属性的魔术师。”

宋羽点点头。

他想起青年在面对他的时候轻松,想必他原本是很有把握的。

“他在半年前,偷走了君主阿切洛特的图卷,成为植物科的叛徒。”

“所以你们的目的是寻回这个羊皮卷?”宋羽大概明白了这两位植物科出现在下水道的原因,只是觉得太过巧合。

“嗯。我们本来以为贾维德已经逃出伦敦,但半年来一无所获。”

伊里伽尔指了指阿尔芒,“还是他的记者团比较有趣,意外发现伦敦的一家大型工厂半年来失踪了数十人,经过调查后,在下水道打探到了他的行踪。”

“这么大的数量没有被警察局察觉吗?”

“因为是非法移民。”伊里伽尔叹了口气,“伦敦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工业城市之一,仿佛一盏烛火,吸引着飞蛾。”

宋羽微微沉默,活着本身就是一件需要用尽全身力气的事情。

如果不是活不下去,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方法。

“我先前答应阿尔芒用百万美元买他的情报,但现在看来不需要付账。”伊里伽尔笑了笑,“作为回报,我邀请你跟我一起寻宝。”

“大姐头?”宋羽还没回答,阿尔芒就一脸惊诧看着她。

不是吧,自己的情报钱没了,寻宝也没有份?

“你有意见?”伊里伽尔问道。

“没……没有。”阿尔芒拨浪鼓般摇头。

要不是打不过你……算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忍!

“寻宝?”宋羽下意识看了一眼她手里握住的羊皮卷,涉及到君主的东西,想必异常珍贵。

但最近他没有时间,不管是民主派可能的动作,还是千穗理沙织的四方会审,亦或者他的开位考试。

“你似乎有什么顾虑。”伊里伽尔看出他的犹豫,“别人我不敢肯定什么,但我不会害你。重新认识下,伊里伽尔,植物科的学生,圣歌队第七队候选队员。”

宋羽抬起头:“圣歌队?”

“嗯,所以我们是队员。”

伊里伽尔说,“我在报纸上看过你和君主巴鲁叶雷塔的冲突,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般的人不会有如此的勇气,加上化野菱理队长也在现场,我就猜测你是她推选出的队员,所以那是你的进阶任务?”

真是冰雪聪明的少女。

宋羽感慨想到,但随即听到了陌生的字眼,问道:“进阶任务是什么意思?”

“化野队长没有跟你说过吗?”伊里伽尔见他点头,解释道,“我们现在是候选队员,想要成为正式队员,就要完成推选人的任务,才能进阶。”

“她没有跟我说。”宋羽摇头,“她多半是忘记了,有时候她总能丢失一些东西,幸好她的魔眼在找东西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

“没想到强势的队长居然有这一面。”伊里伽尔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字句,“真是可爱呢。”

宋羽眉头一挑,这个评价着实意外。

如果化野菱理听见,应该会很喜欢这个少女。

“这么说,诛杀叛徒是你的进阶任务?”

“只是一部分。”伊里伽尔晃了晃手里的羊皮卷,“我真正的任务是找到羊皮卷记载的宝物。”

“我虽然很有兴趣,但这段时间可能没有空。”宋羽没有问宝物是什么,免得徒生烦恼。

“咳咳。”阿尔芒忽然咳嗽起来,“大姐头,你看师弟没空,不如……”

“如果嗓子不舒服,建议你喝点儿梨汁。”伊里伽尔偏了偏头,“也不知道是谁跟我打包票,说没有人能比我们先到。”

阿尔芒顿时语塞。

宋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出了声。

怪不得能从阿尔芒口中说出大姐头这样颇具极道风格的称呼。

阿尔芒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宋羽,但接着竖起一根手指,谄媚讨好说道:“大姐头,这不能怪我啊,完全是意外。而且先前说的一百万美元,我一分都没有收啊!”

伊里伽尔噗呲一下笑了出来。

潮湿阴沉的下水道也仿佛明亮了几分。

“好吧,这染血的菩提叶,就由你跟着我去吧。”

“真的?!”阿尔芒跳了起来,“谢谢大姐头!”

“染血的菩提叶?”宋羽轻声念叨,忽然眼睛亮得可怕,“你说的血是龙血?”

伊里伽尔点点头,微笑说道:“没错,《尼伯龙根之歌》记载的大英雄齐格飞在斩杀巨龙之后,沐浴龙血贴在他背后的那片菩提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