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十五章 炎蛇咆哮全文阅读

宋羽在刹那间明白他面对的魔术。

基于土系魔术的变种,沙魔术。

但能有这么大范围的魔术,想必使用它的人在时钟塔地位不低。

他的长刀整体右斜前推出。

四面八方全是涌起的魔力,没有任何的缝隙,将他牢牢包裹。

在居合十式中,第十式刀技,四方切正是为这种情况准备的。

但单纯的四方切不足以应对。

宋羽保持身体向前突进,长刀一震,体内的魔术回路瞬间启动,绵延的蓝色波纹从刀柄往上蔓延。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最先前握住刀的轻鸣情况再度发生。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刀身,虽然鸣叫,但丝毫不颤,完全不会影响到他的使用。

一瞬间,刀柄右击,撞在沙尘上,激起一阵涟漪,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在意料之中。

宋羽身体向左回转,长刀顺势左刺,陷入黄沙中。

随后他迅速抽刀,右足为轴,左脚向前踏斩。

一长串的动作一气呵成。

残留在长刀经过地方的蓝色元素,瞬间凝结成丝,猛烈迸发。

汹涌的火焰,仿佛长蛇般飞舞咆哮。

宋羽一剑之下,直径三米的方圆完全被火焰燃尽,实质上是土元素的沙漠豁然间出现在了一个大洞。

他顿时暴露在外界。

在广场边上,一位身穿黛绿色宽松风衣的老妪正皱着眉头,见他出现,轻轻抬起手。

没有散尽的黄沙宛如蛛丝般缠绕起来,形成一张巨网。

宋羽身体瞬间消失,长刀切开空气,发出厉啸声。

火焰从刀尖,似乎烟花,爆裂,将他的身影完全淹没。

风浪吹拂下,宋羽宛如一条巨蛇张开大嘴。

“原来是虚数。”

老妪看见宋羽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灼热的热浪似乎要将她点燃。

但她没有闪避。

抬起的右手,被细密的绿色龙鳞覆盖,她就这么简单伸入炎蛇口中,握住了它的舌头。

那柄红得像是岩浆的长刀。

宋羽双手肌肉鼓胀,爆发的力量前所未有,但丝毫不能撼动眼前的老妪。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了蛇的声音。

和他暴烈的炎蛇不同,这条蛇看起来阴冷,又瘦弱。

但老妪的神情明显更加慎重。

她抓住长刀的右手往外一扯,巨大的力量生生将宋羽甩了出去,随后她的面前浮现了一副沙画。

画的内容是一张圆盾。

破旧得像是中世纪的老古董。

但那条蛇撞在上面,顿时头破血流,隐约间听见碎裂的声音。

一缕缕黑色的水滴滴落,顿时将地面融化。

“法政科之蛇,化野菱理。”

老妪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化野菱理,她的眼镜已经摘下,露出蛇的眼睛。

那是化野家的独有魔眼。

能轻易找出关键之处,即弱点。

“君主能舍下脸面,向一位十五岁的少年出手,真是大事件。”化野菱理淡淡地说道。

老妪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

她瞥了一眼又重新站起来的宋羽,她虽然不惧化野菱理,但想要短时间内拿下她的可能性很小。

“法政科两名成员当街行凶,并不顾及隐秘神秘的第一原则。按照时钟塔的规定,君主有权利,也有义务出手,以免造成更大的危害。”

老妪,也就是伊诺莱·巴鲁叶雷塔·阿托洛霍姆,慢条斯理说道。

“但时钟塔也有规定,任何违背魔术协会原则的神秘事件,需优先移交给法政科处理。”

化野菱理针锋相对说道,“君主巴鲁叶雷塔阁下,莫非想挑战魔术协会铁律?”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伊诺莱说道。

“君主谬赞。”化野菱理微微鞠躬,“还请将此事交给我法政科处理。”

伊诺莱思考了片刻,以她的实力本不在乎什么时钟塔的规矩。

但作为君主,如果不以身作则遵守明面的规矩,时钟塔会不可避免产生混乱,给她的名誉造成无法逆转的损害,进而影响到家族的颜面。

魔术师不管私底下如何暗斗,但表面上一直以来秉持贵族的礼节。

伊诺莱指了指不成人形的罗贝尔,“他儿子安德里安是我创造科的学生,如今父子双亡,加上埃迪森,如果法政科不给我们一个合适的交待,恐怕说不过去吧。”

化野菱理微不可闻皱了皱眉。

最麻烦的事情在这里。

安德里安也就算了,没人看见是宋羽下手,但罗贝尔几乎是在伊诺莱目睹的情况下死亡。

想要圆过去很难。

别看伊诺莱身为君主,性格温和,不太强势,但骨子里是一位冷酷的魔术师。

她奉行贵族的礼节,但并不意味着她就是个好人。

能以女性之身坐上君主之位,而且还是最有权势的三位君主之一,自然不是好相与的。

“这件事情简单,按照法政科的律令处理。”化野菱理说道。

伊诺莱看了她一眼,有点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话,她开口说道:“你是法政科的负责人之一,最了解法政科律令,我且问你,违背神秘隐匿原则,又残杀同僚,该论何罪?”

“死罪。”

化野菱理淡淡的说道,伸出手阻止了宋羽的开口,嘴角勾起笑容,“君主,这个回答可满意?”

“满意。”伊诺莱露出和煦的笑,“那么请你执行吧。”

“但千穗理沙织不同,她是八坂神社的巫女。根据魔术协会和八坂神社的规定,如果巫女在时钟塔求学期间违背原则,必须由双方共同审问。”

伊诺莱脸色一凝。

她倒是没想到千穗理沙织的身份还有这一出。

负责对外机构的事务是法政科,她又是创造科的君主,何况千穗理沙织也不过是开位魔术师,所以她对沙织没什么了解。

“而且她还是学部长洛克·贝尔费邦的入室弟子,不可能不经过他的同意,所以我建议在千穗理沙织苏醒后,由法政科、创造科、降灵科以及八坂神社进行四方会审,您看如何?”

伊诺莱盯着化野菱理,片刻后笑道:“既然合乎时钟塔的规定,那么就依你所言。”

宋羽等伊诺莱走之后,上前扶起千穗理沙织。

“别担心,她没事。”化野菱理松了口气,“等会儿我派人将她送到植物科去疗伤。”

“她的会审怎么办?”宋羽问道。

“还有回旋的余地,现在她主要的罪名有两个,一个是违反隐匿神秘的原则,一个是残杀同僚。”

化野菱理看向四周,“但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除了罗贝尔,没有任何的人员伤亡?”

宋羽微微一怔。

照理说商业广场可是人流量极大的地方。

“这家伙可没你认为的那么笨,她事先和广场的负责人商量过,以极高的价格租赁半天,然后将所有的客人清空。”

“……”宋羽沉默。

原来富婆竟然在我身边?

租下整个广场的费用想必是他现在不想听见的数字。

“除此之外,她还布有结界,普通人根本就没注意到这场声势浩大的战斗。只要让伦敦警察局想个好点的借口,就能糊弄过去。

所以第一个罪名基本不成立,至于残杀同僚……其中可操控的空间很多,比如认定罗贝尔先出手,沙织只是自卫,罪责就能减轻。

而且罗贝尔来自于北极熊的魔术协会,和伦敦的魔术协会并非沆瀣一气,加上沙织还有八坂神社这道身份,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让民主派满意,即使是君主也不能一意孤行。”

化野菱理看着有些目瞪口呆的宋羽,拍了拍他的脑袋,“小弟弟,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