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型月当剑豪 > 第十四章 刀鸣全文阅读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宋羽立即收起手机,往外走去。

和执法队的队员简单交待后,离开创造科的学园都市,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芬斯伯里广场在伦敦市的哈林盖区,四周有很繁华的商业街。

如果是正常的逛街,手机不可能关机。

宋羽瞧了一眼开车的司机,手指在前座画了一个圈,淡淡的波纹升起来。

“队长。”他接通了化野菱理的电话,“我想知道芬斯伯里广场有没有什么异常?”

伦敦作为魔术协会的大本营,是法政科重点监控的地点,几乎做到了全覆盖。

“你等下。”化野菱理也没有问什么,她听出了宋羽语气中的焦急,即使他已经足够镇定。

没有等待太久,宋羽得到了回话。

“广场出事了。”化野菱理有些凝重,“一个不知名的巨大结界将那片区域全部笼罩,执法队的外勤人员没办法接近,初步估计,强度趋近于色位。”

“沙织在里面。”宋羽深吸一口气,他的面前浮现出虚幻的蓝白线,“我查到了杀害埃迪森的凶手,是使用了缚灵术的沙织。”

“你现在在前往广场?”化野菱理顿了一下,“暂时不要莽撞,等我过来。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惊动民主派的君主。”

“我的虚数魔术能穿越那个结界。”宋羽说完,纵身跳进虚空空隙。

“宋羽?喂?”化野菱理有些恼怒说道,“这家伙涉及到自己的队员总是这么不够冷静!”

“这位乘客你要到哪里?欸?呃!”司机回过头,看见空无一人的后座,身体骤然变得僵硬和冰冷。

莫非是大白天看见幽灵?

自己明明看见有个年轻人。

司机失神下,差点撞到了大巴车,连忙踩下刹车,不敢说什么,一个转头赶紧就跑。

宋羽的眼前忽然亮起了火红的光芒,它刺破了空间,发出令人窒息的噪音,仿佛一条巨龙朝着他横冲直撞。

火焰,无处不在的火焰,从广场的边缘往着深处燃烧。

那些价格昂贵的服装,璀璨的华灯,装潢精美的店铺,随着风卷火流在漫天飞舞。

仿佛一场炼狱。

宋羽咬牙撑起防护罩。

火焰就像是一柄柄利刃不断向他砍来,熔浆四溅,消防栓炸裂,白色蒸汽刚刚升腾,又瞬间被溶解。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艰难地转动脑袋,找寻千穗理沙织的身影。

但火焰充斥着一切。

根本看不见什么人影。

宋羽眼中的犹豫一闪而逝,他忽然撤去了防护罩,火焰似乎是得到棒棒糖的小孩儿,欢呼一声,将他淹没。

浅蓝色的魔力如喷泉般涌出。

他的身体骨骼在一瞬间产生了惊人的变化,血液停止流淌,每个细胞在快速分解,虚幻的力量随着呼吸而传递。

虚体。

将自身和空间融为一体。

得到的结果是无孔不入的火焰再也无法伤害到他分毫,但作为代价,他也不能对世界产生影响。

这种状态下,他的魔力只能维持十分钟,一旦超过,他将彻底虚化,成为虚空生物。

宋羽用尽全身力量起跳,眼前的视野豁然开朗,火焰在广场的中心停住,仿佛有什么令人生畏的生物占据着那块地方。

他以人类肉眼绝对无法捕捉的速度,一瞬间跨越数百米的距离。

“沙织?”

宋羽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少女,她穿着白色的和服外衣,红色的裙子,脚着白足袋和草鞋,仿佛这两年大热动漫犬夜叉里面走出的桔梗巫女。

巫女回过头。

她的脸上带着狐狸的面具,露出的锁骨上绘着一朵美丽又妖异的彼岸花。

这是宋羽从来没有看过的打扮。

更为准确的说他并不知道千穗理沙织的身世。

加入执法队的魔术师,都有各自的理由,如果不是本人愿意,通常不会轻易去探究别人的过去。

在他的印象里,千穗理沙织就是一位喜欢看动漫没有长大的高中女孩儿。

但眼前的人,充斥着神秘而富有压迫,仿佛神灵,一双眼睛没有任何感情看着他。

“沙织?”宋羽再次喊道,他的身体在迫切提醒着他的状态不容乐观。

没有回答。

千穗理沙织转过头,眼睛看着前方。

宋羽这才注意到地面上有个人。

他的衣服被烧得焦黑,露出里面鲜血和灰烬交织的伤口。

是剑伤。

而且都不致命,仿佛是在戏耍。

宋羽偏了偏头,这个人好面熟。

他忽然灵光一闪。

罗贝尔!

安德里安的父亲,典位魔术师。

千穗理沙织走到罗贝尔的面前,太刀在她的手里,以磅礴的力量刺向罗贝尔的大腿。

“啊!”惨叫声响起。

原本昏迷的罗贝尔顿时醒来,抱着大腿哀嚎。

喷涌的鲜血,遇见火焰,又瞬间凝固。

“你这个混蛋!该死的婊子!”他破口大骂。

千穗理沙织居高临下俯视,深紫色的眼瞳威严又阴冷,她面无表情再度扬起长刀。

罗贝尔的大腿再度添了一道伤口。

宋羽忽然想起了远东的一种酷刑。

凌迟。

火焰中只剩下了罗贝尔咒骂和惨叫,但他的声音越来越弱。

平静地巫女不知道挥了多少次剑。

她仿佛最无情的刽子手,在鲜血中维持着她的狠辣和报复。

“沙织。”

宋羽撤掉了虚化状态,朝着千穗理沙织走去。

在她的周围没有火焰靠近。

“他已经死了。”宋羽看了一眼,很久不再惨叫和挣扎的罗贝尔,说道。

千穗理沙织木然停下了挥剑的动作。

“没事了。”宋羽站在她的面前,滚烫的风在周围嚎叫,吹起女孩的刘海。

他伸出手,放在她的脑袋上。

仿佛是连锁反应。

千穗理沙织抱住他,崩溃大哭。

“队长!希丹姐姐死了……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宋羽没有说话。

有些时候,亲人或朋友在离开的那刻你可能不会伤心,但看见某件相关的东西,情绪忽然涌上来,没有任何阻挡,将你淹没。

广场的火焰开始消失,一切仿佛没有发生,但唯有狼藉的世界在提醒着人们。

宋羽低头看去。

沙织脸上的面具和锁骨的彼岸花也同时褪去。

“沙织?”

他感觉到眼前的少女将全身的重量忽然压了上来,“沙织?!”

宋羽连忙凑到她的鼻前,手指察觉到鼻息后,顿时松了口气。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魔力、身体和精神的过度消耗,在松懈下来的那刻,就陷入了昏迷。

“宋羽!小心!”

化野菱理的声音。

宋羽下意识抬头,原本蔚蓝的天空被无尽的黄沙笼罩,仿佛有人将沙漠倾倒,化作一汪碧海,尽数向他涌来。

他立即握住眼前的长刀,紧接着尖锐的金属鸣音响起。

是长刀在颤动。

抗议?

宋羽来不及想是什么,沙漠遮天蔽日,长刀闪烁着唯一的锋芒,带着他的新主人,闪电般飞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