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港岛当道士 > 第九十四章 赵佗的面子果实不够大(下)全文阅读

人群虽然混乱,但断首尸仆的死还是在第一时间惊动了正在杀戮白家人的其他尸仆。

趋利避害的本能让这些尸仆齐齐盯向杀了它们同伴的王禹。

见三个尸仆齐齐盯上自己,王禹袖口轻颤,数张黄符自他的袖口中弹出落到他的手上。

虽然没了雷击木桃木剑,没办法用最简单最省钱的方式解决掉这几头尸仆,但王禹可不是那种只会近身搏杀一种手段的莽夫。

近身搏杀只是他用来节约时间节约金钱的一种手段罢了,除去近身搏杀,他王屠夫照样能吃带毛的猪。

“天地有正气,五雷荡乾坤,浩瀚雷霆听吾敕令——落。”

弹指之间,三张五雷符便腾空而起朝着三头尸仆的头颅射去。

符至半空之时,三道成人手臂粗细的蓝白色雷霆突兀的自天空中劈落,那三头尸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五雷符唤来的蓝白色雷霆劈成了焦炭。

看到刚才杀自己等人如杀鸡一般的古尸三两下之间,就倒在了眼前这位大师手中,白家人脑海中浅薄的灵异知识让他们陷入了呆滞之中。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若是坐在前排的那几个白家当家人还活着的话,此时肯定已经围上来便吹捧王禹便试探这位救命恩人的来历?

为何会突然的出现在这里?守在后山坳看守秦尸的两名武师怎么样了?为何会让秦尸跑出来害人性命?藉此摸清楚目前的局面,以便做出应对。

可惜,白家当家的几个族老已经死在了尸仆的尖牙利爪下。

仅剩的几个中坚族人还不够老辣,惊魂未定之余一时之间并没有想到这些。

王禹瞥了一眼身旁平添的四丝阴德,藉此确认了面前四具尸仆的生死。

阴德浮现,尸仆扑街。

阴德未现,尸仆装死。

这种检测敌人有没有彻底挂掉的方法很简单,但以王禹目前碰到的情况来看却也很实用。

搞定尸仆后,王禹转头看向了半空中的战场。

一条条雷龙自雷击木桃木剑的剑尖处闪出,一道道斩开了天空的雷霆劈的秦尸连连后退。

要不是秦尸那飞僵级的体魄早已经俞若金刚,且许老道仓促御使雷击木桃木剑时未能发挥出最强威力,只怕这场处在半空中的战斗早已经落下帷幕。

“吼吼……吼,臭道士,你不要逼人太甚,有本事你丢掉手中的法剑再来跟本王战上一场,本王不打你个落花流水就不姓赵。”

察觉到自己的尸仆突然间就死的一个不剩,本来还能勉强绷住心态的秦尸瞬间爆炸了,飞僵那略逊于普通人类的智商让秦尸口不择言说出了一通搞笑无比的话。

御使雷击木桃木剑的许老道听到秦尸的那通‘笑话’后,差点没被这通话闪到腰。

这头秦尸是来搞笑的吗?

你我本就敌对,老道我吃饱了撑的放弃自己的优势?

“天清地灵,万物听请。九州风雷,听吾号令,敕令,五雷正法——落。”

分出一部分精力关注着王禹的许老道吐槽归吐槽,可没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

趁着秦尸因为尸仆之死分神的那一刹那恍惚,立马施展出自己最擅长的一道雷咒——五雷正法。

想要以五雷正法激发出手中雷击木桃木剑的最强威势,继而一举镇压乃至镇杀掉这头秦尸。

一声‘落’字喝出后,许老道手中的雷击木桃木剑展现了祂应有的威能。

一头金黄色的雷蛟自雷击木桃木剑的剑脊上冲出,飞向九天之上引动无边风云!

顷刻间,刚才还万里无云的夜空瞬间乌云密布雷霆闪烁。

一刹那,无数头体型更胜刚才那头金黄色雷蛟一筹的闪电蛟龙自乌云中探出狰狞的蛟龙之首,朝着秦尸那俞若金刚的身体狠狠撕咬而去。

不惧刀枪剑戟,不拍火烧水淹的飞僵之躯在那些雷蛟口中连一个呼吸都没支撑住,就被那些狰狞的蛟首撕咬成飞灰,只余一颗青面獠牙面目狰狞的僵尸头存在世间。

缓缓散去雷击木桃木剑引来的五雷正法,看着渐渐消散的满天乌云,许老道目光炽热的看了一眼手中的雷击木桃木剑。

‘好法剑!不愧是能和赤霄斩蛇剑、三五斩邪剑并立的顶级法剑!

这威势!这增幅!若是落在一名精通雷法的四品修士手中,只怕那修士能凭借此剑的威能打破天地桎梏逆伐三品宗师级高手!’

虽然很馋手中这柄顶级雷道法剑,但出身正道大族的许老道并没有昧着良心昧下这柄法剑的想法。

那位小王观主非是池中物,只要成长起来必然会成一方栋梁。

没必要为了一柄在自己手中永远无法发挥到极致的法剑得罪南少林、得罪王禹。

伸手轻轻一探,秦尸仅存的头颅落入了许老道手中。

撤去拘役来的轻风,许老道轻飘飘的落到了王禹面前。

“小王观主,幸不辱命,秦尸已经被老道我镇压,还请过目。”

看着一双眼睛还睁着的秦尸,王禹的眉头微皱了数下。

他并不是在可惜秦尸有可能会给他带来的阴德消散无踪,而是觉得仅剩一颗头颅的似乎没有死‘干净’。

“许道长,虽然这颗头颅看起来就跟死物没什么两样,可我总觉得这颗头颅有些怪异?”

“怪异?怪异在何方?这头秦尸的实力虽然不错,在实力上已经跨入了四品上,可面对雷霆这种天地伟力,不比一只刚出生的小鸡仔强到哪里去。”

虽然许老道整段话里没有带一个劝说的字眼,但王禹还是听出了许老道的潜藏意思:你就算不信我许某人,也该信你家这把祖传法剑的威能吧。

可惜,相比较前两者王禹更信自己的本能与直觉:“许道长,信我一把吧!我的本能告诉我这颗头颅很有可能没有死透,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我把这颗头颅烧掉吧?”

听闻王禹要烧掉自己,许老道手中泛着眼白的秦尸头颅忽然大喊大叫起来:“呔,卑贱的人类,本王劝你善良,你要是识相的话赶紧放了我供上血食,本王也不是一点靠山也没有的。

我与我父王虽然不对付,可他绝对不会漠视我的死亡,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可以向天发誓,今天发生的一切全都既往不咎。

可要是你们不识相的话,嘿嘿嘿……嘿嘿,珠江流域将再也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地,我父王乃新晋珠江龙王赵佗,在珠江流域中,只要他盯上了你们,莫说是你们两个,就是来再多的强者都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