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盏不省油的灯 > 第240章 墨修表白灵滢(大章求订阅)全文阅读

路师尊还真的是个老狐狸。

还想试探自己。

还好墨修认识小胖子方序和成子信,跟他们相处的过程中,曾聊起他们是怎么进地狱仙门。

否则,此时的墨修必定手忙脚乱,胡乱说话,必定穿帮。

看来,路师尊还是没有完全相信自己。

路师尊见墨修和灵滢的脸色同时难看起来,皱眉道:“怎么,不说话?”

“你为何突然问起这件事情?”灵滢望着路师尊。

“我不是要多了解了解我的弟子吗?”路师尊笑道,他就是要试探,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有问题,所以想再试探一次。

“这……”

灵滢想要动手了,这个她真的不知道,正想找个机会下杀手的时候,墨修笑着道:“这个说来话长。”

“没事,我有的时间听。”路师尊道。

灵滢望着墨修。

不会吧,这都能编。

“你不会乱说吧?”灵滢传音。

“放心,我有分寸。”

“行,你也帮我编造一下,你顺便帮我说说。”

灵滢知道墨修擅长无中生有,凭空捏造,就好比烂柯仙迹的武悠,没有的人物,愣是给他给造出来。

墨修笑了笑,道:“路师尊,这个我可能会讲几天几夜,你确定要听吗?”

“讲吧,孩子,反正现在也无法进行挖矿活动,我就当做是故事,听一听,这些年,我一直专注于‘仙师’这个名望,都是忽略了你们这些弟子,以后我打算专门了解了解我的弟子。”路师尊嘴角浮现笑容,“你慢慢讲,我有的是时间。”

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因为他在等墨修露出破绽的一瞬间。

将桌面的茶水端起来,慢慢地喝起来。

还真的是一杯好茶啊。

好久没有闲下心来,好好地品茗一杯茶水。

还可以听听弟子的故事,这种生活真的是惬意啊。

墨修道:“路师尊,说起我进地狱仙门,就得从方序说起。”

“方序是谁?”路师尊问道。

“方序是我认识的好朋友,就是当初你讲灵石知识点的时候,你砸石头的那个小胖子。”墨修笑道。

“原来是他。”

路师尊有点印象。

当时就是那个小胖子叽叽歪歪跟墨修说话,就砸了了一个小石头,他的印象很深刻。

墨修接着道:“他所在的家族是个大家族,我和他认识纯属只是意外,那一年,我们在镇上游玩。”

“因为一串糖葫芦,我们就打起来了,我追了他几条街,正是如此,我和他不打不相识,和他很小就成为了好朋友。”

“我们小的时候就是这样结识的。”

“后来,我们八岁的时候,有地狱使者‘牛头’和‘马面’前往镇上招收弟子,地狱使者,路师尊,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墨修问道。

路师尊,点点头,自然知道。

地狱使者是地狱最基础的一种职位,男的叫做“牛头”,女的叫做“马面”。

牛头马面在地狱都不知道有多少人。

这种人没有啥要求,就是负责最基层的工作,比如招收弟子,比如扫地,照顾花花草草,就是很普通的工作。

这就是地狱的使者。

这些人没有俸禄,实行的按劳分配,工作得多,得到的灵石就会多一点。

这些之上,就是地狱的“三头六臂九尾十鬼”。

路师尊不再多想什么,淡淡道:“你继续,你不要停止。”

墨修是故意停止的,废话,编故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得考虑后面几步,还有他要加入灵滢这个人物,所以就要变得有理有据。

所以他停顿一下。

让脑子高速运转,编出完美的故事。

“八岁的时候,有地狱使者来到了方家,检测天赋,看看有没有适合修炼的好苗子,当时很多年轻人都在检测,地狱使者看到我一直看着,顺便给我检查检查,最终发现还不错,把方序,还有很多年轻人,连同我一起带走前往地狱路。”

墨修说着开始回忆起来。

“地狱路,我那时候也是第一次听说,听说了一条考验耐心,智力,幻境,品性,德行,体力等综合素质的一条路。”

“地狱使者告诉我,只有我顺利通过这条路,就能成为地狱的弟子。”墨修笑着道,“路师尊,不知道当初你是否参加过地狱路?”

路师尊,点点头,废话,想成为地狱的弟子除了关系户,只能走地狱路。

他不是关系户,自然走过地狱路。

“你继续说。”路师尊喝了一口茶。

为何墨修老是问他。

其实,墨修是故意的,就是想勾起他的记忆,引起他的共鸣。

否则,墨修一直逼叨叨,可能没有啥效果,他也要路师尊有参与感。

这就是他要问他的原因,不然自己的讲话,就成了独角戏,这有什么好讲的,而且勾起他说话,还能减少不必要的漏洞。

“最终我顺利闯过地狱路,顺利成为地狱的一名普通的弟子。”墨修道,“但是这个过程并不顺利。”

“那时候,我碰到三个面目可恨的人。”墨修缓了缓,道。

“地狱路有幻境这一关,考验的是个人的诱惑能力,看看每个人是否承受得住金钱和美色的诱惑,我顺利通过这一关后,我就发现他们在承受不住诱惑,渐渐地迷失地在幻境的欲望中,不可自拔。”

“当时,出于好心,我将他们救了过来。”

“他们刚开始很感激我,可是走着走着,事情有点不对劲,他们想杀我。”墨修说道这里,眼眸闪出一丝寒意。

“但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问原因。”

“他们说我看到他们在幻境丑陋的一面,怕是以后会说破。”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想杀了我,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直接击杀我,而是给我下软仙散,让我浑身疲惫,将我扔在地狱路上,让我独自面对远处出现的狼群。”

“他们直接离开了。”

“不管我怎么说,他们都再也没有回头。”

“这时候远处的几十头狼来到我的身前,我陷入了绝望,我当时中了软仙散,怎么可能是群狼的对手。”

“正当我绝望的时候,是她出现了。”

“一股香味袭来,走到我面前,摸着我的头说,我们不气。”墨修这个时候望着灵滢的眼睛。

“我就是在地狱路中认识的她。”

“她当时满头黑发飘飘,出现在我的面前,淡淡的幽香在我的鼻尖萦绕。”

“我抬头望着她。”

“她长得真的很漂亮。”

“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女孩,我当时紧张得说不出来,只是看着她绝美的脸庞。”

“她问我叫什么名字,她说留下名字,日后好相见,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灵滢,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灵,水中萤火虫便是滢。”

“我告诉他,我叫墨修,漆黑如墨的墨,百年修得同船渡的修。”

“后来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

墨修脸上洋溢着笑容,不再说话,仿佛是想入回忆中。

她就是个女流氓,总是挑逗自己,有事没事喜欢逗自己玩。

搞得自己每次都脸红耳赤。

她总是会嘻嘻地笑……

还一起经历了道侣之战。

烂柯仙迹争夺神兵。

赠吊坠让自己得以中蜗牛帝藏中保命,不然早就被掌门给弄残。

她还给自己说了许多关于中土神州的很多事情,开阔是自己的修炼道路上的视野。

横渡到无边海。

告诉自己如何炼化的灵石,在出现在东胜边缘。

一路走来,经历得太多了太多了。

墨修想着想着,笑了笑,道:“都是她一直带着我往前走,都是她一直在默默的帮助我,保护我,而我好像从来没有帮过她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以后能帮到她什么,我只是知道,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会以命护她,一生一世,永生永世。”

灵滢望着墨修,突然间眼角出现晶莹的泪水。

怎么突然煽情起来?

灵滢只是让墨修帮自己说说,没想到墨修却煽情起来。

其实,墨修也不知道,他自己编着编着就想起了这些事情,望着身侧的灵滢,眼眸微微地湿润。

墨修望着灵滢,情不自禁身后抱着她的细腰,认真道:“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你愿意和我一起生很多小孩吗?”

他没有谈过恋爱,不懂得浪漫,什么的。

说出这句话只是因为他想要说而已。

灵滢呆呆地望着墨修。

“你愿意吗?”墨修再问,伸出轻轻擦去她眼角的就要流出来的晶莹泪水。

“我愿意。”灵滢垫点点头道。

墨修笑了。

灵滢也笑了。

“你们两个够了,给我出去吧。”

路师尊满地鸡皮疙瘩,突然间感觉手中的茶不香了,甚至还有一股酸味。

这个人的瞎扯能力倒是绝了。

明明自己是叫说说如何进入地狱成为弟子,没想到这厮接着这个时机表白,真的万万没有想到。

不过也好,经过这番试探,他最终确定这两人没有问题。

这两个人的故事倒是有点故事,他早就看出墨修和灵滢的关系不一般,原来是在地狱路就勾搭上了。

……

墨修拉着灵滢走出了房间。

灵滢轻轻摇晃着墨修的胳膊,嘴角浮现笑容,传音给墨修:“你的瞎扯能力很强啊。”

墨修停住脚步,望着灵滢,传音道道:“前面是瞎扯,后面是认真的,我真的喜欢你,我这辈子认定你了,你可别给我出啥幺蛾子。”

“我也认定你了,你也别给我出啥幺蛾子。”灵滢同样望着墨修。

两个人就在路师尊的房间外面静静地看着,眼眸中渐渐的浮现一股特别的情绪。

墨修搂着灵滢的细腰,眼神渐渐变得迷离。

“喂,你们两个……”房间中,传出了路师尊的声音。

“我们这就走。”

墨修迅速将灵滢抱起来,直接将她抱到自己的房间中,直到现在,他的呼吸还是非常激动。

他将灵滢放到放到床上。

两人的呼吸变得急躁起来,心脏砰砰砰地跳动起来。

两个人都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音。

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激烈。

两人的浑身都要急躁起来。

墨修摸着灵滢的脸,可以感觉到她的脸颊很烫,那是血液加速流动导致的,

两人都相互望着对方。

眼眸中映照出对方的影子。

灵滢的脸颊红得仿佛要滴水的样子,害羞得翻过身去。

墨修也躺在床上,仅仅抱着她的后背,浑身变得急躁了,他们都能感觉到沉重的呼吸声音传出。

灵滢的眼眸水汪汪地,显然是很激动。

“我这时候想吃了你。”灵滢轻声道。

墨修仅仅抱着灵滢,道:“我也想,但是我不能。你的身上的守宫砂,一定是有原因的,我怕你的守宫砂没了,你的族人找到你。”

“我说了没有人能打得过我。”

“那是以前,我可不能因为我的一时冲动,让你这么快离开。”

“可是我现在浑身很热,控不住了。”灵滢道,“要不我们洗个凉水澡吧。”

“一起洗吗,算了,那时候更顶不住。”墨修仅仅抱着灵滢,他的呼吸同样沉重,此时说话呼出来的都是一股热气。

灵滢脸色红得如同熟透的苹果:“可是你有东西顶到我了。”

“别动,那是青铜灯,只要你没乱动就没事。”墨修一本正经道,他现在正在极力控制着自己。

“可是我真的很热。”

“别动。”墨修抱着她的后背,道:“别乱动。”

“可是,不知道你没有注意到,你的手放在我的胸上。”

灵滢很是无语。

如此不是这样,她怎么可能心跳得这么快,她现在感觉都要快要被煮熟了,浑身都是汗水。

“好大啊,我一只手都握不住。”墨修笑了笑道。

灵滢满脸的黑线:“你叫我没动,你自己倒是动手动脚,这我怎么忍?”

“好,我不动。”墨修道。

“你不动,我来动。”

灵滢翻身望着墨修,然后直接翻身,将墨修压在身上,眸子如水,脸颊红得仿佛有水滴出来。

她的耳朵和脖子都红透了。

呼出来的气息都能感受到一股热量。

两人都快要处于失控的边缘了。

她身手摸着墨修的脸,压在墨修的身上,脸颊慢慢地往下面压,就要亲到墨修的嘴上。

“我得在上面。”

墨修翻身,直接将灵滢压在自己的身上,他的气息非常的沉重,显然已经压不住了。

他直接亲在灵滢的湿润的嘴唇上,呼吸特别的沉重。

墨修不是第一次亲她。

但是任何一次都没有这么强烈。

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要翻滚起来,两人同时在亲吻着。

两人都闭上眼睛,吻技越来越熟练了。

墨修呼吸越来越沉重,他松开手,离开灵滢的最上,此时发现灵滢的眼神已经迷离了,她伸手勾着自己的脖子。

两人再度亲了起来。

很快,墨修嗯灵滢的两只手给摁住,想用嘴想将灵滢的衣带给解开了,可是片刻后都没有找到衣带在哪。

等不了了,他直接用嘴将灵滢的白色衣衫给撕碎了。

“你好暴力哦。”灵滢笑出了声音,声音中有些喘息。

“我不管了。”

“嗯。”灵滢闭上眼睛。

墨修摁住她的两只玉手,望着她精致的锁骨,还有一片雪白。

刚想下嘴的时候,两人同时瞳孔一缩。

墨修更是被吓得跌落床上。

吓他一跳,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刚才好好的气氛,突然间光芒大盛,将他吓个半死。

墨修站起来,发现灵滢手中的红色印结发出了一道亮眼的红色光芒。

“你的守宫砂亮了。”墨修道。

灵滢几乎是咬牙启齿道:“这东西一直在我的手臂上,从来都没有亮过,偏偏在这种时候,竟然亮了起来,真的好气。”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都笑了。

灵滢发现墨修的脸上,有无数的红色唇印。

墨修同样发现灵滢的脸上也有唇印,显然是自己接触她的嘴唇,沾染上的。

他说着继续躺在灵滢的身边,轻轻抱着她。

“你的青铜灯呢?怎么没了?”灵滢笑了。

“闭嘴。”墨修抱着她,没有说话。

“哈哈。”

灵滢笑了。

墨修戳戳她的额头,道:“你笑个屁,我懒得跟你说。”

墨修就这样抱着她,什么都没有做,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我告诉你,下一回,我不会再被你的守宫砂吓到,到时候你就要小心了,看我不吃了你。”

“我看到时候是谁吃了谁还不一定?”灵滢发出清脆的笑声。

“哦,是吗?”墨修将她抱紧些,沉声道。

“行,下次我一定吃了你,你就洗干净等着我吧。”

“嘻嘻。”灵滢笑了笑。

两人就这样抱着,什么都没有做,单纯地聊天。

……

中土神州,南巢,长老殿。

几位女长老正在烦心,为何五年了,她还没有回来,几乎都急躁得要拍桌子了。

突然她们都感应到了什么。

纷纷看向宫殿中的一张画,那正是灵滢的画像。

画像上面的女子手上的守宫砂居然亮了起来。

“她的守宫砂竟然亮了,五年了,终于有她的消息了。”大长老站起来,神情激动。

“为何会亮,为何她的守宫砂会亮起来。”

一位长老沉思,觉得百思不得其解,“这五年来,我们翻遍了整个南巢,都没有她的身影,她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一声不响就消失了。”

“守宫砂亮是不是说明她有危险了。”一位长老问道。

“不是,那个守宫砂是我给她亲自弄的,她成功涅槃的时候我就给弄了一个守宫砂,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想让她洁身玉如。”大长老道,“幸好我当初做了这个操作,否则,现在根本找不到她在哪里?赶紧去祭师,算算她在哪里。”

其中一位长老赶紧去请。

很快,他带着祭师进来。

祭师很快就算出了位置,道:“她现在好像在东胜。”

“东胜?”所有的人都疑惑了。

“她不是从不出远门的吗,怎么跑到那个地方去?”有长老疑惑。

“我记得当初他一声不响去一个地方,说是查自己的身世,没想到一去就是五年,这五年来,她音讯全无,没行到翻遍整个南巢都没有她的踪迹,原来她跑那么远。”

“她的守宫砂刚才亮了,是不是遇到歹人了?”祭师问道。

“不是,守宫砂的颜色是红色,她这是动情了?”亲自纹守宫砂的大长老说道。

“动情?开玩笑吧,她肯定是遇歹人了,情况很危险,我们现在得立即过去营救。”有长老道。

“如果不情愿,守宫砂是不会发出鲜红色的光芒,而且还是如此炙热的红色光芒,说明动情至极了吧。”

“不会吧,万年铁树也会开会。”

“她居然会对男人有兴趣,她不是从来都不喜欢这种东西的吗?南巢无数天骄,她都没看一眼。”

“她一副冷冰冰,高高在上,能看得上谁,肯定是遇到危险了。”

“没错,她光是站着,那股气场就强得窜,三丈开完都觉得冷,他不可能不喜欢谁,肯定是遇到危险了。”

“她会遇到危险?放眼整个中土神州,能打得过她的,想必都不存在吧。”

大长老冷冷道:“你们别说了,她没有遇到危险,只是真动情了而已,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五长老和六长老,你们现在立即前往东胜,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将她带回来。”

大长老叹息道:“她再不回来,南巢就快要换主了,请她快点回来。”

“遵命。”

五长老和六长老拱手,要准备前往东胜的事宜,毕竟南巢离东胜距离太远了,更何况在东胜的那个位置,鬼知道,其实她们去也只是碰碰运气。

大长老突然道:“那个男的,也一起带回来,我倒是要看看是何方神圣,能让高高在上的王看上眼。”

大长老现在有点兴趣了,这人到底是谁,竟然能让她们的王看上。

必定不平凡。

“我们距离东胜太远了,会不会等我们找到的时候,孩子都会走路了。”有长老说了一句话。

突然,长老殿陷入了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许久后,大长老道:“不死鸟血脉本来怀孕就有些困难,我就不信能这么快怀上,还生出孩子,开什么玩笑,要是真的有的话,还能怎么办,一起带回来呗。”

“可是帝派的长老,我们很难说服。”

“没事,她能打到他们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