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异位面事务所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一场好戏 (求订阅)全文阅读

“良心?”德拉库里说着不屑的一笑,转头看向自己三个儿子的尸体再看看裴言。

“了解!”看着对方眼神中的讥讽裴言点了点头,搏杀到了这个程度谁都不会放过谁,裴言将枪顶到了杜平安的额头之上,在扣动扳机前他扭头问道:“既然你不想和我交易,也知道自己暴露后必死无疑方才为什么不让杜广元直接杀了你?”

“他不配!要杀我也只能是你!”德拉库里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狞笑道:“看好这张脸记住他,他今后会一直出现在你的噩梦之中!你要记得不管你给自己找什么样的借口,你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杀了一个无辜的孩子,来吧!开枪吧!”

“你以为这样的道德绑架就能让我良心不安放过你吗?”裴言用枪顶着杜平安的头将他按在了地上。

“就像你说的无所谓!开枪吧!”杜平安体内德拉库里的灵魂叫嚣着。

“好!我满足你!”

砰!

一声枪响!子弹在杜平安额头打开了花,众人或是不忍别过了头或是惊愕地张开了嘴,而这一声枪响落在德拉库里耳中则显得特别漫长,在裴言扣动扳机前对死亡无尽的恐惧占据了他的心灵,现在的他真是人生中最虚弱的时刻,他没有一点报复裴言的办法,这孩子体内血族血脉太弱小,即使是想要发动血咒杀死裴言那个重视的同事都做不到,他能做的就是像他方才说的那样希望用自己的死在对方心中留下心魔。

可这样真的能做的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高估裴言道德标准了?这家伙有道德标准吗?他真的开枪了!没有一点犹豫一点愧疚他真的是想杀了自己!感觉到子弹接触到头皮的瞬间,感觉到头骨裂开的声音,子弹一旦穿过这具身体与这孩子灵魂纠缠在一起的自己也要死去,就这样死去真的看可以吗?真的甘心吗?

不!不!不!我不想就这样死去!

枪声过后血花四溅,一缕暗魂不易察觉的从杜平安体内流出紧贴地面向远处摩伊拉的尸体快速掠去,然而在那里有一个早就准备多时的人在等着他。

叶若在!看着其手中的那个香炉德拉库里就暗道一声不好,转身就像折返回杜平安的身体,可是为时以晚一缕红光将其笼罩,已经削弱到了极点的德拉库里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被轻而易举的收入其中。

“抓住了吗?”裴言看向叶若在焦急问道。

“抓住了!你去检查一下那个孩子。”叶若在面露喜色急忙催促道。

裴言转身跑到杜平安身边蹲下身,将手搭在其胸口利用源气检查一番,片刻之后裴言眼前一亮之前在其体内探查不到任何异样,而现在那件神器失去德拉库里掌控后浮现在杜平安的血迹之中,利用血族术法裴言慢慢催动这件神器缓缓从杜平安嘴内吐了出来,单手握住这一块血玉雕刻而成的女神神像,感受到其蕴含的神器气息裴言这才松了口气。

“把他放出来吧!让我看看他!”忙了一通总算圆满达成目标的裴言心神俱疲索性直接坐到了地上,笑着看向叶若在得意道。

叶若在闻言笑着催动了手中的香炉,随着一股青烟从香炉中缓缓升起,德拉库里的咆哮声也一同传了出来。

“裴言!你这个杀人犯!强盗!恶魔!无耻之徒!…。”

“骂吧!骂吧!作为失败者失去了所有,能保留的就是痛骂胜利者的权利,所以骂吧!等你骂累了我就送你上路!这算是你最后送我一件神器的奖赏。”裴言说着冲他晃了晃手中的女神神像微笑道。

“你这个杀害无辜者的罪犯!你这一辈子都将受到良心的责罚!”德拉库里依旧咆哮着,因为裴言的话戳中了他的痛处,他现在除痛骂与诅咒外无法对裴言造成任何影响。

裴言见状仍保持着微笑回应道:“或许有很多无辜者死在我的手中,但是不是在今天。”裴言说着指了指身旁的杜平安继续说道:“如果你说的无辜者是他的话,恐怕就要让你失望了。”

随着裴言打一个响指就像是变魔术一般,杜平安额头上的被打开的伤口消失了流出的血污不见了,苍白的面孔逐渐恢复了血色停止的心跳又一次开始跳动。

看着呼吸起伏平稳的儿子已经陷入痛苦自责中的杜广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滚带爬跑到杜平安身旁,一把将他抱起揽在怀中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其还活着后他激动的泪流满面欢呼道:“活着!活着!我儿子还活着!”

他的激动与德拉库里的愤怒形成鲜明的对比,德拉库里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看向裴言怒吼道:“裴言!你敢戏弄我!不,这是怎么做到的?我明明感受到他已经死了!”

“从我知道你有可能附身在杜平安体内时,我就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将你清理出来,而你也不会那么好心自动从这孩子体内脱离。”裴言说话间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晃着脑袋炫耀道:“所以我找了叶若在与虎酒帮我演了这场好戏,我与虎酒是签订共生契约的,而他又从九尾狐一族中学习了幻术并且有神器加持,所以在方才攻击你的时候我动用了幻术,若是正常状态下的你一定不会上当,但是对付一个灵魂严重受损的你这就不是什么问题了,更何况我还动用了地狱位面本源之力恐惧!放大了你对死亡的恐惧,让你根本无暇顾及幻术的真假,再加上叶若在灵魂异能暗中影响,呵呵呵!”

说着裴言得意大笑看着脸色难看至极的德拉库里继续讽刺道:“你也输的不冤了,为了演这出戏不让你看出破绽,我这个计划没告诉在场所有人,你所看到的他们的反应都是真实的,所以刚才我是真的担心杜广元要是失控把这孩子掐死了怎么办,还好你足够惜命将他弹开了,不然我可能真要出手阻拦然后再编一套说辞骗你了,不过也得益于杜广元的表现,你才确认我是真的想要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