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450章 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全文阅读

大家看奥罗拉迟迟没有行动,而那只怪异的萤火虫依然在优哉游哉地徘徊,于是问道:“怎么了?”

奥罗拉无奈摊手,“它身上滴水不沾,好像有一层绒毛或者油脂,冻不住。”

说着,萤火虫像是对他们产生了兴趣,高频振动着翅膀向他们飞过来。

大家不自觉地往后退,但能退的距离太有限了,退不了几步就会接近雾气的边缘,有被微型闪电击中的风险。

除非奥罗拉也跟着一起退,但这么退下去,“通道”就要淹没在雾气中了,谁都将看不到“通道”中还会出现什么东西,万一有什么东西钻出来之后趁着雾气悄悄跑掉,谁能担得起这责任?

“大家分散一些,站成圆弧形,看看它是冲着谁去,对谁更感兴趣。”江禅机提议道。

大家没别的办法,自发站成一个以萤火虫为中心的圆弧。

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但面对这样一只萤火虫却有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之感,有路易莎的部落姐妹的前车之鉴,大家不敢直接攻击它的身体,而且也不知道它体表的绒毛有没有毒。

路易莎的部落猎手们很清楚,面对未知的生物,要尽量选择远程攻击,避免直接接触它们的身体,以防中毒或者遭遇其他危险。

插播一个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换源神器 www.huanyuanshenqi.com。

“咦?咦?”

千央慌了神,因为萤火虫在稍加犹豫之后,就坚定地向她飞过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她脸如白纸,拼命挥舞双手,像是想跟萤火虫打个商量,可惜语言不通,它的来势依然不变。

等它离得近了,大家同时吓了一跳,包括江禅机和宗主在内,都是头皮发麻,有几个女生甚至吓得双腿发软,就连奥罗拉也是如此。

因为它疑似胸腔的位置处,突然缓缓探出一根黑色的长针,长度至少有20厘米,粗细如同女生的小手指,直直地指着千央,逐渐靠近。

“千央学姐!你去哪?”

还好江禅机一直站在千央旁边帮她扶着激光炮,见她转身想跑,连激光炮都不要了,赶忙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千央已经吓得失魂落魄,江禅机感觉她的皮肤如死人一样冰凉。

她嘴唇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神发直,如果萤火虫继续靠近的话,估计她会直接吓晕过去。

小穗从另一侧拉住千央,焦急地问道:“怎么办?”

大家的脸色可能是被萤火虫的荧光映成了青色,也可能是吓的,什么昆虫一旦放大到这么大的程度,天然就会令人恐惧,尤其是在它靠近后,女生们更是有生理性的厌恶。

江禅机凑到千央的头发边吸了吸鼻子,“千央学姐,你是不是用香水了?”

“千央!千央!”小穗使劲晃了晃千央,这才让后者勉强回过神来。

“啊?你说什么?”千央颤抖着问道。

“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比较特殊的香水?我觉得这萤火虫怕是把你当成一朵花了吧,想来吸花蜜。”

江禅机刚才帮她扶着激光炮的时候就隐约察觉她身上散发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不突兀、不刺激,闻起来令人心旷神怡,肯定是某种高档香水——至于少女身上的体香之类的说法就算了吧。

黑色长针很像是这只萤火虫的口器,即使生态圈再怎么不同,“通道”另一侧肯定有植物,否则不会有充沛的氧气,而植物肯定会开花授粉,那么就可以推测出肯定有昆虫以吸食花蜜为生,虽然地球上似乎很少有昆虫是从胸部探出口器的,但这点儿差异并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口器本身。

当然黑色长针还有另一种可能,但那种可能就比较少儿不宜了,而且这只萤火虫应该不至于傻到连对方是不是同类都搞不清,而把千央当作一种它没见过的花倒是很有可能,因为今天千央穿得衣服本来就是比较明快的少女风,以粉色和青色为主色调,再加上她的香水味,也许在萤火虫看来,她就是一支青色茎叶、粉色花朵的鲜花吧。

但尽管如此,也不能任由它用这根黑色长针来扎千央啊,真要扎在她身上,吸的不是花蜜而是血。

“啊?是……是……”

千央眼见萤火虫越飞越近,跑又不跑不了,打又不能打,已经吓得有些结巴了。

小穗将鼻子凑到千央的脖子旁边狠狠一吸,说道:“是她最近常用的一种雨后清晨栀子花香水。”

“你们等在这里。”

江禅机拉着千央慢慢移动,他们往哪边走,萤火虫就往哪边跟。

“奥罗拉学姐,稍微往这边挪挪位置。”他招呼道。

奥罗拉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换成平时她也许能猜到,但现在连她也被这只萤火虫的动作恶心得反胃,根本什么都不想思考。

她以“通道”为圆心,保持距离“通道”的半径不变,沿着圆弧跟着江禅机走出几米,前方雾气化为冰雪,出现那几栋简易房屋的轮廓。

千央已经成机器人了,机械般地被江禅机拖着走。

他推开一栋空房子的门,拉着千央进入屋内,然后对外面喊道:“如果它跟进来,你们把门关上,尽量用东西把门顶死。”

这栋简易房屋的房门比其他房屋更宽,应该是为了堆放建筑材料用的临时库房,防止沙子、石灰之类建筑材料放在外面被雨雪雾弄湿,门是两扇对开,建得宽一些可以直接让手推车进出。

萤火虫根本没有犹豫,慢悠悠地跟着他们也进入了库房。

库房的门很宽,窗户却窄又小,而且离地面还挺高,江禅机等大家把房门关死,他就先把千央抱起来,让她扒着窗框爬出去,外面有其他人接应,然后自己也从窗户跳到了外面。

房门被大家搬来两块长条状的石头,从外侧斜着顶死了,就算换成一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性,也未必能硬撞开,除非把房门破坏掉。

房子的窗户大约只有60厘米见方,钻过一个大胖子可能都费劲,更别说这个大个儿的昆虫了。

江禅机一出来,大家就立刻远离这栋房子。

透过窗户,大家看到房子里的光影摇曳,萤火虫可能是察觉自己被困住了,刚才那支鲜花也不知所踪,于是想找一条出路脱困。

它在屋里晃悠了几圈,发现无路可走,大家听到它振动翅膀的声音陡然变得尖锐,它像是发狂了。

咚!咚!

它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屋子里乱撞,由于个头大,它撞击的力量实在不小,每撞一下房子都像是跟着轻微摇晃一下。

“它……它不会跑出来吧?”千央害怕地问道。

“不会的。”小穗把千央揽在怀里安慰道,但其实她心里也没底。

咚!

一下下的撞击声像是重重地击在大家的心脏上,渐渐地大家的心跳节奏仿佛都跟撞击声同步了。

江禅机觉得这么下去不太行,得做好万一它撞破墙壁或者房门的准备,毕竟这房子都是那种硬质PVC的板材搭建起来的,不是砖石结构。

正因为这样,即使奥罗拉移动位置,让雾气重新淹没房子,雾气里的微型闪电也不可能隔着绝缘的板材劈中萤火虫。

“33号,借你的短刀用一下。”

33号一愣,但还是抽出一支羊角短刀递给他。

“你们等着。”

他独自一人跑回房子旁边,听萤火虫在撞击另一侧,就挥刀插入墙壁,在合适的高度戳出几个两指宽的孔洞,然后抽出短刀跑回大家身边。

“反正它被关起来了,就算身体爆裂,腐蚀性的汁液也会被墙壁和天花板挡住,咱们现在可以把它弄死了……宗主,你觉得我们学校会希望把它活捉回去么?”他问道。

宗主略加思索,摇头道:“据我所知,一般不会,因为那个世界的生物种类太丰富了,多样性不比地球差,每种生物对我们都是全新而陌生的,如果遇到的每种生物都带回一只当标本……恕我直言,你们学校没那么大的地方。”

他点头,觉得宗主说的在理,就算红叶学院占地面积再大,也没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填进这个无底洞。

“那好,咱们动手杀了它吧,现在它被关在房子里,即使它的身体爆裂,腐蚀性的汁液应该会被墙壁和天花板挡住,不会溅到咱们身上。”他提议道。

“怎么杀?”33号问。

如果能安全地把它解决掉,谁都不会反对。

“用激光。”

他扎出来的孔洞与萤火虫的飞行高度相当,由于它本身发出强烈的荧光,身体又大,从孔洞前飞过时可以轻易地被激光射中,而这么小的也,即使溅出一点点汁液也溅不远。

千央的手依然有些哆嗦,但情绪已经恢复不少。

江禅机自己扛着激光炮,等千央微调炮口瞄准孔洞,他就稳住身体,沉声说道:“千央学姐,我数到1时,你就发动能力。”

“好……”千央的手放在握柄位置,紧张地深呼吸。

江禅机看到荧光在孔洞边缘出现,就开始倒数,等荧光到达最强时,“1”字出口,千央随即发动了能力。

一束无形无质的激光笔直地射出去,毫无阻碍地穿过孔洞,命中萤火虫的身体。

砰!

房子里发出一声闷响,就像是有个大爆竹炸了,大家下意识地抬手挡住脸,过了几秒发现没事,这才战战兢兢地望过去。

撞击声消失了,推拉式窗户的玻璃上溅满了某种发着荧光的绿色汁液,其中还有一些疑似内脏组织的东西在顺着玻璃流淌而下。

“那虫子……死了?”千央屏住呼吸确认道。

“应该吧,看样子已经炸了。”小穗松了口气,“还好这个办法比较安全……”

话音未落,大家还没来得及庆幸,只见这栋由PVC板材构筑的简易房子竟然开始从门缝之类的缝隙里往外冒白烟。

仅仅几秒之后,房子较为薄弱的位置竟然被腐蚀出一个个的大大小小的空洞,刺激性很强的气味弥漫在雾气中。

萤火虫体内汁液的腐蚀性之强远远超乎大家的预料,大家都后怕不已,如果被这种汁液溅到身上,哪怕只有一滴,皮肉也得被腐蚀出一个窟窿。

很快,整个房子被腐蚀得只剩下骨架了,倒是窗户玻璃由于是耐腐蚀的石英而保持了完整。

“咦?那只虫子呢?”大家一声惊叫。

萤火虫的块头那么大,就算身体爆裂之后应该也有尸体吧?可大家没有看到想象中四分五裂的虫尸,那四对美丽的翅膀也不见了。

奥罗拉也恢复了冷静,说道:“难道是它汁液的腐蚀性太强了,连它自己的躯体都溶化了?”

“真的假的?”米奥质疑道,“那它之前为什么没把自己的身体溶化?”

小穗插言,“这很简单啊,人的胃酸就有很强的腐蚀性,为什么没有消化掉自己的胃?因为被胃粘膜挡住了啊!这只萤火虫肯定也是这样,它体内有一层耐腐蚀的东西平时把汁液与重要器官隔绝开,身体爆裂之后,可能只有那层耐腐蚀的东西能留下来。”

“倒是落得个干净……”宗主叹息道。

大家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这只萤火虫的可怕,还好只有一只,如果是一群的话……就算被微型闪电劈死也得拔腿就跑啊。

说着说着,回头一看江禅机却不见了。

“婵姬?你去哪了?”小穗问道。

“等下,我找个东西。”江禅机的声音从15号和赵曼住的屋子里传来。

不一会儿,他手里握着两个玻璃瓶出来了,看着应该是喝空的啤酒瓶,赵曼既然经营混迹于酒吧,偶尔喝瓶啤酒也很正常。

他深吸一口气憋住,拎着空瓶跑到那栋房子旁边,见不断有发着荧光的汁液从天花板滴落,就小心地把瓶子放到地上,瓶口对准汁液落下的位置,然后自己跑回来,让空玻璃瓶慢慢收集汁液。

“你要做什么?”33号纳闷道。

“这汁液这么厉害,我打算试试能不能涂到箭头上,等下次再遇到莉莉丝的话,让她尝尝苦头。”他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