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449章 接触全文阅读

蕾拉、千央等几个留下的意愿不是特别坚定的女生,看着22号背着赵曼离开洼地,心里多少有些慌,甚至险些喊住22号跟她一起走……这就像轮船沉没时嘴里说要把救生艇让给老人、妇女和孩子,但等救生艇真的要离开时,被带走的就是生的希望。

当然,她们没有恐慌到那种程度,只是看到好几个人像是如临大敌的样子,被传染了不安与恐惧。

直到22号的身影彻底消失,她们的情绪才稍稍安定下来,选择既留之则安之,反正这么多人,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吧?

除了大大小小的银色磁铁被吸、推得滚来滚去的背景音之外,所有人暂时都没说话,眼睛紧紧盯着那团依然在扩大的半透明球体,但相比于它刚出现的时候,扩张速度已经放缓了。

令人不安的是,球体周围的电弧消失了,但这些持续了一段时间的电弧在附近空气中产生了大量电荷,而这些电荷附着在雾气液滴之上,随着雾气液滴的碰撞,周围的雾气中开始有微型闪电不时迸发出明亮的光线,谁也不知道这些微型闪电的电压是多少,谁也不想亲身去试试,只有以奥罗拉为圆心的半径二三十米的无雾区相对安全。

现在,除非奥罗拉想走,否则谁也走不了,除非想去雾气里碰碰运气,赌微型闪电不会劈中自己。

江禅机见谁也不说话,只得由他打破沉默,他先对15号说道:“现在的形势,暂时休战应该都同意吧?”

15号的沉默就相当于默认了,于是他又对奥罗拉说道:“学姐,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咱们到底在等什么?”

其他不知情的人也全盯着奥罗拉,等着她的回答。

是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是周围这些微型闪电吗?还是其他的东西?知道危险来自于何方,才可以有所防范。

奥罗拉的后颈和大脑皮层还在阵阵刺痛,她一边揉着后颈、掐着头皮加速血液通畅,一边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东西叫‘通道’,连通着另一个世界,很危险……但具体情况我就一概不知了。”

随着她分神说话,无雾区的范围有所缩小,她说完之后马上重新集中精神。

米奥一声怪叫,“另一个世界?阴曹地府?是不是会有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从里面蹦出来?”

这大概是个玩笑,但显然现在谁都笑不出来。

宗主开口道:“字面意义上的‘另一个世界’,我们不知道‘通道’另一边连通着哪里,但绝对不是地球,所以那边有可能会有我们想象不到的生物穿过‘通道’来到我们的世界……”

宗主身体还很虚弱,说话长了都有些气喘。

“更具体的情况,红叶学院可能研究得多一些,但你们只需要知道,绝不能让任何一只活的生物从‘通道’里出来并跑掉,否则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大家听得差点连下巴都掉地上,谁也不敢怀疑宗主在说谎,但这种事确实连做梦都想不到。

33号恨恨地瞪了15号一眼,如果宗主大人身体安然无恙,天大的危机都能轻易化解。

只有没心没肺的米奥什么都不怕,她插着腰不屑地说道:“夸张了吧?钻出来几只动物又能怎样?我分分钟就把它们掐死!”

其他人想得更深一些,他们觉得宗主的意思可能说,地球上的各种生物都有相应的天敌,而“通道”另一侧的生物在地球这边没有天敌。

“如果那样就好了。”宗主微叹,“‘通道’另一侧的源能密度比这边高得多,孕育出来的超凡生物也比地球上的更强,更何况我们不知道那些陌生动物的习性,对付起来非常棘手……”

米奥听不明白,但其他人听明白了,地球生物即使觉醒变异,对付起来有迹可循,而一种在完全陌生的生态环境中进化出来的生物,你根本不知道它有什么攻击手段,它的致命弱点在哪里。

“我有个问题。”江禅机举手道,“那边……有人吗?或者类似于人类的智慧生物?”

大家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才是最关键的,动物再怎么屌也是动物,而智慧生物就不一样了,如果那边真的存在智慧生物,地球这边的超凡者恐怕完全不够打的。

宗主沉默了几秒,“目前我只能回答不知道。”

“那么,如果那边的动物能过来,咱们这边的动物是不是也能过去?人类呢?”他又问。

宗主缓缓点头,“可以,觉醒后的超凡者和超凡动物可以过去。”

“是不是……已经有人过去了?”江禅机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因为如果没人试过,又怎么知道可以过去?

“我只说可以过去,但没有人回来,从来没有。”宗主说这句话时,面罩露出的双眼中突然浮现出显而易见的黯然。

江禅机没有再问下去,宗主既然这么说,就表示很可能是她认识的、甚至是熟识的人穿过了“通道”,然后一去不回。

“我做过暗中调查……”奥罗拉知道自己应该集中精神维持无雾区的范围,但她还是忍不住偷听了,然后忍不住问出一个她纠结已久的问题,因为一旦错过这个机会,可能很难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我调查过红叶学院的历届毕业生,我是指其中的超凡者毕业生,尤其是那些以优秀毕业生身份毕业的超凡者学生,按理说这些天才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星光璀璨,除非看破红尘,主动避世隐居,但奇怪的是其中一些人在毕业后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既没有留校任教,也没有纵横天下,她们……”

“喂!你说起来还没完了是不是?”蕾拉叫道,“刚才闪电都差点劈到我!”

奥罗拉刚才越说越起劲,而无雾区的范围也逐渐缩小,已经缩减到不足二十米了,甚至连无雾区边缘的“通道”都重新隐没在了薄雾中。

被蕾拉一说,她惊觉自己的失态,赶紧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维持无雾区上面。

其实大家还是满遗憾的,他们很想听奥罗拉说完,也很想听到宗主的回答。这个问题与红叶学院切身相关,但正因为如此,反而不方便向老师询问,即使问了也不一定会得到认真的回答,恐怕当属红叶学院的机密范畴,奥罗拉作为学生却利用她自己的渠道窥探校方的机密……这很难说得过去。

所有人移动视线盯着宗主,只有宗主依然注视着“通道”。

“有东西!”宗主突然喝道。

大家一惊,赶紧重新望向通道,好几个人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在刚才奥罗拉说话之前,“通道”并无异状,然后“通道”短暂地被雾气覆盖,再显露出来的时候,“通道”的中心却开始散发莹莹的绿光。

“千央学姐,我来帮你。”江禅机一个箭步蹿到千央身边,从她怀里抽出激光炮,帮她架在肩膀上,由他帮忙稳住。

强磁场令千央只能佝偻得像虾米一样紧抱着怀里的激光炮,以免被吸走,靠她双手的力量根本拽不住,现在江禅机帮忙,她终于腾出双手,两条胳膊的肌肉都因为过度用力而酸痛。

他帮她将炮口对准“通道”中心的那片荧光,她只需要在必要时发动能力就行了。

“小心一些,不要乱打,看清楚再说。”宗主沉声提醒道。

大家紧张地屏住呼吸,所有眼睛全都紧紧盯着那片绿光,脑海中浮现电影、漫画、小说里各种各样可怕的怪物。

就在这时,大家耳中突然听到高频振动声,就像是夏天的蝉在以极快的速度拍打蝉翼的声音。

随着声音的响起,一只奇特的生物从“通道”里出现了。

千央刚才太紧张了,都不敢将手放在激光炮的握柄上,生怕自己一激动就下意识发动了能力,而看到这只生物时,她却瞬间忘记了紧张,呆呆地说道:“好美……”

那是一只疑似昆虫的飞行生物,但是它的体积比地球上任何一只飞行昆虫都大得多,算上翅膀可能有一张四人餐桌那么大。

它的身体有些像是蝴蝶,长着两对翅膀,但扑翼速度堪比蜜蜂,最离奇的是,它的躯干和翅膀都散发着梦幻般的莹莹绿光,周围的雾气都被它映成了淡淡的黄绿色。

光线最强的位置是它的躯干中心,简直像是装了一盏灯泡似的。

它飞得很慢,飞出来之后也没有向大家扑过来,而是围着“通道”绕行,像是在好奇地观察这个陌生的世界。

“如果它是昆虫的话,个头也太大了……那边的氧气含量可能地球更高……”奥罗拉喃喃说道。

“不一定,不要急于下结论,那边的生态环境比你们想象的更复杂。”宗主说道。

“喂!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不是说不能让活的生物来到这边?现在还不动手杀了它?”蕾拉打断道。

大家全都等宗主拿主意。

这只动物看起来很容易对付,而且没什么威胁性。

宗主也没见过这只生物,她略加沉吟,点头道:“动手。”

千央有些犹豫,她不忍心伤害这只散发着奇特光泽的美丽生物,但还是用手握住了激光炮的握柄。

就在千央即将激发的时候,路易莎突然叫道:“停!等一下!”

“怎么了?”蕾拉问道。

路易莎不知道千央扛着的是激光炮,但她猜到那肯定是某种远程武器,而且观察众人对其寄予的厚望,威力肯定不凡。

“我想起来了,部落的姐妹好像遭遇过这样的东西!”路易莎急促地说道:“这只萤火虫不能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攻击,否则它的身体里会喷出致命的毒液,能把人腐蚀成白骨!”

她用的是英语,但是大家都听懂了,顿时毛骨悚然,千央赶紧撤回了手。

“你确定?”蕾拉问道。

“不太确定,我没有亲眼看到过,但有一次姐妹们好像就是遭遇了这种萤火虫,她们掷出长矛刺穿了它的身体,它的身体里立刻爆出带着荧光的汁液,一位姐妹躲闪不及,被汁液淋到手上,那只手的血肉在短时间内就溶化了……它内部的压力好像很高,汁液能喷出很远……”

路易莎嘴唇发白,惊惧地回忆道。

奥罗拉倒吸一口凉气,“很有可能,否则它飞得这么慢,靠什么来防御天敌?”

大家一听,不由得全都后怕起来,幸亏路易莎有经验,否则如果大家冒失地攻击这只萤火虫,在这片狭窄的范围里,大部分人恐怕都来不及反应和闪避,会被它体内的腐蚀性汁液溶化成累累白骨。

直到这时,大家才真正明白了宗主之前的提醒,不同生态环境下进化出来的陌生生物,你根本没办法用地球上的生物知识来直接套用。

“那……那怎么办?”千央不知所措。

“小穗,咱们来。”

奥罗拉对小穗递了个眼神,后者会意,跑进屋子里拧开所有瓶装水的瓶盖,然后引出一条水龙,慢慢卷向这只被路易莎称为萤火虫的生物。

大家猜到她们两个的战术,肯定是小穗用水将萤火虫包裹住,再由奥罗拉把它完整地冻成冰块,这样可以在不引爆它身体的情况下杀死它。

可能是来到地球之后氧气缺乏的原因,也可能是它本来就飞得这么慢,它应该已经看到水龙的袭来,也做出了躲避的动作,向旁边飞过去,但它飞得太慢,很快就被水龙追上了。

小穗令水龙扩张成一个半球面,从上向下将它兜在其中,然后再将底部收口。

这套操作她早已经驾轻就熟,无论是对付人还是动物都手到擒来,满以为这次也不会失手,用水将它包裹得像是一只被琥珀封住的昆虫,岂料它高速扑打的翅膀瞬间就将水球拍散了,不过水也浇了它一身。

奥罗拉当机立断,马上发动能力,想先把它的翅膀冻住,让它不能再飞。

然而,没有一滴水挂在它的身上,所有的水珠一沾到它的身体就自动滑落了。

奥罗拉立刻想到,它身上可能有一层疏水性的细密绒毛或者油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