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448章 执勤全文阅读

22号一看司机的脸,就知道这人已经死了,活人绝不可能有这样一副脸,皮肤黑中透紫,血管凸起于皮肤,眼睛睁得老大,眼珠中血管都爆裂了。

司机在死前一瞬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将身体压在了方向盘上,鸣响了喇叭,似乎在警告后面两辆车,有未知的危险即将来临。

尖锐的喇叭声刺得耳膜都疼,22号把赵曼推进汽车后座,抽出短刀,然后把司机从驾驶位上拉了下来,喇叭声终于停了。

她过去查看后面两辆车的情况,不出意料,另外两名司机也全死了,死状与第一名司机相同,其中一个司机坐在驾驶位上开着车窗,一只胳膊搭在车窗上,指缝间还夹着一根只剩余烬的烟头,从这就可以看出,死亡来得极快,除了第一辆车的司机可能察觉到危险的征兆之外,后面两位司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死了。

22号的忍者服已经借给33号用了,不过由于33号有自己的羊角双刀,所以22号还随身带着忍者服标配的精钢双刀,她将双刀反握在手里,将三辆车的里里外外全检查了个遍,连车底都没有放过,没有找到任何潜在的危险。

这附近连个鬼影都没有,是什么杀死了这三位司机?

22号心里骂声不绝,本以为自己是当了逃兵逃离了危险,结果脸都丢了,却还要面临其他的危险?这运气也太背了!

她长这么大,经历的大风大浪也不少了,但从未听闻过有什么东西能像这样同时把三个大活人杀死,连反应时间都没有,最烈性的毒药或者毒气都做不到,要说是鬼怪作祟她都信。

她绕着三辆车走了几圈,警惕地注视着四周,附近视野很空旷,没有任何异常,除了……地面上落着一些死鸟之外。

刚才背着赵曼过来的路上她就看到了一些死鸟,但当时被喇叭声吵得心烦意乱,没有停下来查看,以为这些死鸟都是受磁场影响而死掉的。

她走到一只死鸟的旁边,蹲下来快速瞟了几眼,发现这些死鸟的死状与三位司机有些类似,并不像是受磁场影响失去方向感而一头撞死在地上的。

邪门……真特么邪门!

22号收回一支短刀,又掏出手机看了看,还是没信号。

借用三位司机的手机打电话也不可能,他们都成那样了,无论是指纹还是面容,都解锁不了他们的手机了。

22号回到第一辆车旁边,蹲下来在司机身上翻找车钥匙,她不敢直接触碰他的皮肤,担心有毒,最后在上衣内兜里找到了。

还好越野车还可以正常点火,她开车载着昏迷的赵曼,以最大油门向远离洼地的方向飞驰。

……

红叶学院。

“好无聊。”

李慕勤烦躁地睁开眼睛,看到付苏百无聊赖地“大”字形躺在草地上,嘴里还发着牢骚。

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得今天路惟静和江禅机不在,李慕勤本想享受一下久违的清净,没想到付苏又跑过来了。

“无聊你就去别的地方玩。”她说道。

“李老师,你醒啦?婵姬学姐去哪儿玩了?”付苏兴致勃勃地翻身趴在草地上。

“她去办事了,不是去玩了,你也该去学习了。”

“啊!好无聊~”

付苏在草地上来回打滚儿。

李慕勤正在考虑要不要用更加强硬的语气下逐客令,否则难得的清静就被毁掉了,这时突然有个老师风风火火地闯进来,远远看到她盘膝坐在草地上就扯着嗓子喊起来。

“李老师!红色警报!”

李慕勤没用手拄地,仅靠双脚关节的力量就从地上弹起来。

付苏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校服后衣领被人揪住了,整个人像是竹鼠一样被提起来,以令她眼晕的速度来到武学学系外面,然后被一屁股墩丢到地上。

她坐在地上头晕脑胀,眼前发黑,因为身体刚才受到的加速度太高了,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腿部,大脑一片空白。

缓了好一会儿,她的视野才恢复正常,除了屁股有些疼、脑袋有些晕之外,身体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事。

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她就从武学学系的内部被转移到了外面,与她刚才打滚的那片草地相隔两三百米之远,而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像是自己长了翅膀飞出来的,可刚才明明有人揪着她后衣领来着……

回头一看,李慕勤似乎依然站在原地没动,与一个她没见过的老师交谈,虽然离得比较远,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但从她们说话时的动作和表情来看,她们好像非常紧张。

付苏想了想,大概这两位老师正在商量机密的要事,所以把她赶出来了,不过这可真奇怪,李慕勤教江禅机的时候都不在意是否有人旁听,到底是什么机密要事非得把她赶走不可?

既然人家不让她听到,肯定是有原因的,她也不会不识相再凑过去,干脆坐在那里干看着,等她们谈完。

不过那位老师刚才说的“红色警报”是什么意思?

她隐约记得婵姬学姐介绍过,学校把凶兽或者超凡者引起的灾害事件划分为低、中、高三档,红色警报算是哪一档?

算了,记不清了,还是等婵姬学姐回来之后再问她吧。

“红色警报?你确定?”李慕勤震惊地问道,“是学院长正在处理的那起红色警报么?”

“不,是另外一起,刚刚出现的!”那位老师的腋下夹着一个文件袋,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张打印出来的彩色照片。

“这里。”她指着照片的某个位置。

这个照片非常奇特,奇怪到什么程度呢?普通人看到这张照片,恐怕第一反应是这张照片应该是那种用于鉴定色盲和色弱的专用图片,整张照片上布满了红、橙、蓝、黄这几种颜色的点状或者条状斑块,看着令人眼晕。

视觉正常的人,应该可以从色盲测试图里辨认出特定的数字或者图像,而这张照片里看不出任何类似的东西,也没有任何规律,似乎只是胡乱把几种颜色的墨水滴满整张相纸。

但是李慕勤知道这张照片是干什么用的,这是一张由地磁探测卫星绘制的局部地区磁场波动图像。

红色和粉色代表强磁场波动,蓝色和黄色代表弱磁场波动。

而在这位老师所指的位置,那里的红色鲜艳得几乎快溢出纸面了。

地球磁场的来源至今得不到公认的科学解释,不过有一种理论稍微占据了主流,就是地核内部岩浆流动在原本微弱的磁场中产生了电流,电流在地核中的流动又增强了原来的磁场,就像套娃一样,最终形成现有的地磁场。

为了研究地磁,各大国都发射了一些专用的地磁探测卫星进入地球轨道,自从“通道”被确认存在之后,人们意外地发现这些地磁探测卫星竟然是寻找“通道”的一把好手,因为“通道”的出现会伴随着强磁场,而强磁场又会被卫星探测到,否则地球这么大,又有很多千里无人的无人区,怎么可能在“通道”出现后的第一时间掌握其位置?

卫星绘制的磁场探测图里的颜色越接近于红色,表明该位置的磁场波动越强,昆仑山里出现的那个“通道”,最初就是以血红色出现在磁场探测图上,被人们及时注意到。

当然,有时候会出现假警报,毕竟地磁场的真正成因还是一个谜,有时候某处的磁场变成了鲜艳的红色,但等人们赶到之后并没有找到“通道”,也许是“通道”持续时间极短,已经消失了,或者其他原因,比如地下火山或者浅层熔岩活动之类的。

由于强磁场的存在,无人机之类的探测手段不可靠,现场勘察最为稳妥。

像这种地磁测量卫星肯定不是红叶学院发射的,这张照片也是她们刚刚收到的加密图像。

李慕勤震惊地盯着这张卫星照片,不无怀疑地说道:“这个不会是假警报吧?从来没有两个‘通道’同时出现的时候……学院长她们不是正在处理一个‘通道’吗?”

“话虽如此,同样是根据卫星传来图像,昆仑山的磁场已经开始明显减弱了,估计那个‘通道’即将消失或者已经消失了,严格来说并不算是两个‘通道’同时出现……”报信的老师解释道。

“但间隔如此之短的前例也没有吧?”李慕勤还是心存怀疑。

怀疑归怀疑,只要是红色警报出现了,就必须派人前去探查,以往这事是由学院长安排的,但现在学院长不在也联系不上,就只能由剩下的老师们自行组织了。

“位置在哪里?”她问。

磁场探测图太过晦涩难懂,图上根本没有普通地图上的地形、国界和地貌,非专业人士即使知道不同颜色代表的意义照样是一脸迷茫,无法将磁场位置和地理位置一一对应。

报信的老师又从文件袋里抽出另一张图片,这次是谁都能看懂的普通地图。

“这里。”

地图上有一个位置被划了红圈,靠近海边,离红叶学院很近……太近了,虽然隔着三百公里左右,但以地球尺寸而言,离人口稠密区简直是一线之隔。

“那里有人居住吗?”李慕勤最担心这个问题。

“我们调查过,应该没有,但是几十公里之外有村镇。”报信老师回答。

李慕勤松了一口气,同时恍然,怪不得那些黑衣男性没有第一时间行动,而是把图像传到她们这里,除了地磁异常点离红叶学院很近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人口稠密区附近很难进行大规模军事行动。

“我明白了,我马上出发,帮我准备一架直升机……对了,战备组的其他老师知道了没有?”她问道。

报信的老师像是便秘一样盯着她,“战备执勤的另外四位老师早已经出发了,我是给你打电话你死活不接,我才跑过来找你……”

李慕勤顿时大为尴尬,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没有带手机的习惯……”

“那以后最好把这个习惯改改。”报信老师不客气地说道。

李慕勤被教训得哑口无言,虽然她的武力比报信老师强得多,但学校内部不是靠武力说话,是讲理的。

作为战备执勤组的一员,她并不是故意玩忽职守,实在是因为以前没有两个“通道”同时出现或者间隔如此之短相继出现的先例,她寻思既然学院长已经去解决一个“通道”了,短时间内不可能有第二个“通道”出现,于是就没拿着手机,享受难得的清净,正巧路惟静也跟着学院长一起去了,更没人提醒她了。

话说回来,学院长常设三组人马,互为战备执勤,成员轮动,应该就是提前考虑到这种情况了吧——学院长自己带走A组,李慕勤所在的是B组,另外还有一个C组,再加上没有被编入战备值勤组的其他超凡者老师,即使两组人马同时出动,学校本身也不会处于无人值守的状态。

“还是联系不上学院长?”李慕勤问道。

“之前收到她一条信息,包含任务成功的暗号,不过暂时还不能通话,你知道‘通道’消失后,磁场并不会立刻彻底消失,还会残存一小段时间,我们推测是‘通道’的磁场对当地原来的磁场造成的扰动。”

李慕勤明白,又是那套磁生电、电生磁的套娃,无非是“通道”的磁场影响了当地地层深处的熔岩流动,熔岩流动的改变又引起当地磁场的改变blablabla的。

她和报信的老师都不担心学院长的安危,只要是正大光明出现的威胁,全都逃不出学院长的五指山。

不过令她和其他老师都颇有微词的是,学院长太过亲力亲为,几乎每次都亲自率队,当然她们也理解这是因为学院长担心老师们出事,而不是因为学院长的私心什么的。

“哦,对了,那边虽然无人居住,但我们通过附近道路上的监控看到今天有三辆车开过去,而这三辆车……就是从学校附近出发的。”报信老师欲言又止。

李慕勤心里一咯噔。

糟了,希望是个假警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