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古卷 > 第七百一十章:入场全文阅读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所有人陷入了震惊之中。

长安君目露凶光,一剑逼退李沧云,想要冲向韵儿所在的位置。

轰!但还未等众人有任何反应,一股庞大至极的恐怖威压向四周扩散,覆压方圆数千里。

噗通!天权、天相、天同三人相对较弱,瞬间跪倒在地,表情痛苦,根本没办法阻挡此等威压。

韩信面目狰狞,将破军插在地上,勉强维持站立状态。

而章邯、长安君、李沧云、三人实力较强,面对此等威势还能抵挡一二,最起码表面上不动声色,但行动上已经受到巨大狙击。

“啊!”小女孩韵儿浑身上下都被血红色光芒所包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远古莽荒的气息,仿若统御天地的太古神王一般。

“韵儿。”长安君急切地喊道,想要唤醒小女孩。

韵儿血红色的双瞳看向长安君,未见其有任何动作,狂暴至极的力量猛然爆发,瞬间将长安君震飞数千米,重重地撞在山上。

嗡嗡嗡!咸阳城勤勤恳恳,发挥出它的作用,平复这一击所产生的威力。

但长安君受到的伤害却是实打实的,近乎坚不可摧的身体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一股血色能量缠绕在其身上,使他没办法使用法力恢复身躯,只能勉强维持现状。

这一幕使李沧云汗毛倒竖,浑身颤抖,几乎与他平分秋色的长安君都被秒杀。

那岂不是说,换做是自己,同样也是这个结果。

虽然他并未全力出手,但还是

章邯也是神色凝重,他没想到小女孩竟然真的爆发出了自己的力量,这次是他失算了。

天权跪在地上,在这恐怖的威压下,根本无法站立,艰难地抬起头,看着远方被分为两段的玉衡,双眼中满是泪水。

他想要发出怒吼,却被威压完全压制,只能无能狂怒。

在煎熬中,他竟然想起了长安君当初评价他们的话。

天同与天相两人同样是面露悲戚之色,虽然他们之间关系并不算太好,但毕竟处于同一阵营。

看到玉衡落得如此下场,令他们内心生出一股兔死狐悲的感觉。

如果将玉衡换做他们,结果同样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一时之间,三人的内心想法十分难得的得到了统一。

实力,唯有实力才是一切。

如果他们拥有更强的实力,又怎会如此屈辱的跪在地上,像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章邯手中贪狼剑光芒大放,想要强行突破威压封锁。

现在长安君的状态不佳,如果任由那道血红色能量侵蚀他,极有可能会出大事,所以他必须要去救回长安君。

章邯的举动引起了韵儿的注意,血红色双眼死死盯着他,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重重的轰击在他的身上。

章邯内心一凛,勉强举起贪狼剑抵挡这一击,只可惜这不过是在做无用功罢了。

小女孩韵儿的力量何其强大,已经超越了尊者的范畴,隐隐间逼近了至强者的行列,远不是在场之人能够比拟的。

章邯的举动似乎彻底惹怒了韵儿,只见其娇小玲珑的身躯缓缓升空,一股浩大的恐怖波动不断升腾,如同天地主宰者一般。

方圆数万里,所有生灵全部跪伏在地,仿佛在朝圣一般。

“该死。”李沧云怒骂一声,再也承受不住威压,双膝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李沧云怒气冲天,却也只不过是无能狂怒罢了。

面对韵儿,他甚至连抬头看她一眼都做不到。

咸阳城嗡嗡作响,散发出一股股浩大的波动,与韵儿抗衡,使她没办法毁坏这里的一丝一毫。

………………

咸阳宫内。

嬴政目光炯炯,透过无尽空间看到了这一幕。

“陛下,您不出手吗?”一身着道袍,面容苍老的道者面带笑意,问道。

“朕,无需出手。”嬴政淡淡地说道。

“那是否需要老道替您出手?”道者依旧是面带笑意,询问道,话语中浑然不将外界发生的事放在眼里。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处理了一件小事似的,微不足道,无足挂齿。

“好意朕心领了,不过老师他早就在现场了。”嬴政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事。

听到这句话,老道者肃然起敬,神情严肃:“既然祖师出手,那定然不会出问题!”

“嗯,此言有理。”嬴政点点头,承认了老道者的观点。

咸阳城外,小女孩韵儿的突然爆发,使得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陷入了危机之中。

那恐怖的力量好似主宰天地众生的上古神明一般,让人无法理解,更是无力抵抗。

就在众人岌岌可危时,一道悠扬的琴音响起,如潺潺溪水,清澈悦耳,又如碧海云天,浩瀚无垠。

顿时间,众人感觉压力骤减,身体一软,纷纷瘫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体内法力自行运转,恢复受创的身躯。

而遭受到严重创伤的长安君与章邯身体上环绕着一股微弱的能量,轻而易举的驱散了血红色能量,为两人恢复伤势。

几个呼吸间,章邯与长安君便恢复如初,完全看不出方才他们性命垂危。

到了这一刻,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有强者出手,否则他们已经和玉衡一样成为尸体了。

小女孩韵儿自然也发现了这种情况,双眼迸射出亿万缕血红色光芒,狂暴的力量再次提高了一个档次,其娇小的身躯后有一条波澜壮阔的血色长河浮现。

“到此为止吧!”

平淡的话语响起,一道素白身影出现在半空中,莹白的手指轻轻点在韵儿的眉心处。

韵儿精致的小脸变得平和起来,眼中血红色逐渐消散,露出那黑白分明的美丽双眸。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背后的血色长河轰然炸裂,化作浓郁的灵气,反哺天地。

小女孩失去了力量的支撑,缓缓落进他的怀里。

来人的身份,天下又有几人不知几人不晓。

章邯与长安君神色肃穆,恭敬地行礼。

“属下章邯,拜见帝师大人。”

“在下见过帝师大人。”

韩信亦是恭敬地行礼:“属下韩信,拜见帝师大人。”

“蜀山李沧云拜见周圣。”蜀山众人也是纷纷行礼。

虽然现在是敌对关系,但不影响他们对这位道家圣贤表达敬意。

“诸位不必多礼。”周禹微微颔首,淡淡地说道。

咸阳宫内,北冥子看着周禹出现在现场,内心颇为激动,但随后又将目光投向他怀中的小女孩。

“这便是当年陨落在大秦手中的那位神明的部分权柄吗?”

面对北冥子的疑问,嬴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不错,这便是那位陨落神明的部分权柄。”

“陛下真是好手段,竟然能够将神明部分权柄融入人之躯体。”北冥子感慨万千,这种手段,哪怕是他也只能表达自己的惊叹。

神明权柄,又称神明之力,对于凡人来说是真正的禁忌,哪怕是至强者也畏之如虎,不敢多做接触,更不要说融入体内了。

“没有这么简单。”嬴政轻轻摇摇头,神明虽已陨落,但终究还是神明。

凡人之躯,又岂能承载神明之力。

北冥子眉头一皱,若有所思,双眼中有日月星辰显现,绽放出无尽玄奥之光,透过无尽空间,看到了小女孩韵儿。

“原来如此,陛下之手段,老道佩服。”顷刻之间,北冥子便洞察到了韵儿的不同之处,苍老的脸上写满了佩服。

“北冥道长,你可有手段平复韵儿的狂暴情绪?”嬴政摇摇头,平淡地问道。

“陛下何必为难老道,有祖师在此,这又有何难?”北冥子轻抚长髯,面露微笑。

看得出来,他对周禹非常尊敬,而且非常相信他的能力。

嬴政默然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观察着咸阳城外的情况。

因为周禹的出现,在场所有人全部恢复如初,没有任何伤势,除了玉衡那个倒霉鬼。

周禹比较惜命,所以在治疗系神通秘术上造诣匪浅,治疗他们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只见周禹抱着陷入昏睡的韵儿,缓缓从空中落下,仿佛九天真仙降落凡尘。

出乎所有人意料,周禹竟落在了已经被分成两截的玉衡面前。

“这,这位周圣要做什么?”天权满脸呆滞,疑惑地问道。

“不知。”李沧云摇摇头,内心深处也满是疑惑。

蜀山众人均是同一个表情,他们不知道周禹要做什么。

“难道是要救活玉衡?”章邯内心一动,暗暗猜测。

“复活之术,真的存在吗?”长安君喃喃自语,从而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周禹看着已经化作两半的玉衡,嘴角微微上扬:“你这次能活下来,可真该感谢你的佩剑。”

众人一脸懵逼,难道玉衡他没死?被玉衡剑保护住了?

“众人皆言南斗主生,北斗主死,孰不知死之极致便为生。”周禹淡淡地说道,一股庞大的法力凝聚而出,瞬间灌入玉衡破碎的身体。

刹那间,玉衡身躯恢复如初,只是面色苍白,浑身没有一丝血色,宛若一个死人。

“此时不出,更待何时。”周禹语气平淡,一道虚无缥缈的神魂自悬浮于空中的玉衡剑中飞出,缓缓融入玉衡的身体。

伴随着神魂飞出,星光璀璨的玉衡剑发出阵阵碎裂声。

咔嚓,咔嚓,玉衡剑化作一块块碎片,掉落在地上,失去了光华,宛若凡铁一般。

而反观玉衡本人,渐渐有了心跳,身体不在僵硬。

下一刻,玉衡猛然睁开双眼,那迷茫的眼神透露着丝丝缕缕的恐惧,仿佛沉浸在死亡的世界中。

周禹看着玉衡,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化为碎片的玉衡剑。

“我,我。”玉衡神色呆滞,环顾四周,似乎不相信自己已经从死亡中脱离出来。

周禹看都不看他一眼,随手将玉衡剑的碎片收入囊中,便向着长安君与章邯所在的位置走去。

玉衡的情况,他心里很清楚,其实并不算死亡。

在受到致命伤害的那一刻,玉衡剑自动护主,保护住了玉衡的神魂,使他没有真正的死亡。

周禹只不过是动用了门治疗系的神通,为他重塑下身躯,然后把他神魂塞回去。

周禹的想法很简单,他可不像随意浪费自己的寿命,再没有达到超脱时空长河的境界之前,寿命还是省着点用吧!

活得越久的人也就越怕死,更别说浪费寿命,那是多么可耻啊!

“我等拜见帝师大人。”

“我等见过周圣。”

两批人说着两个不同的名号,叫的却是同一个人。

李沧云神色恭敬:“晚辈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其余几人也是纷纷附和,对周禹的出手表示衷心的谢意。

“无妨,尔等终究是客人。”周禹面无表情地说道。

“多谢周圣。”李沧云明白周禹的意思,内心颇为平静。

“周圣,玉衡他?”天权有些焦急地问道。

玉衡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完全是因为他的指示。

天权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竟然能够迸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不仅玉衡险些陨落,在场所有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他已经没事了,你们可以离开了。”周禹神念一动,玉衡的身躯瞬间挪移过来。

随后周禹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波动将蜀山众人包裹,浩大的空间门出现在半空中,只是顷刻间,蜀山众人便消失在原地。

章邯与长安君对视一眼,震惊之情溢于言表。

这就是至强者的手段吗?挥挥手便能划破无尽虚空,开启一道空间之门,真可谓是鬼神莫测,造化惊人。

韩信更是握紧了拳头,他渴望力量,渴望权势,有了此等实力,天下何处不能去?

大秦虽然有两尊至强者存世,但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机会看见至强者亲自出手,今天算是小小的开个眼界。

“帝师大人,属下有罪,还请帝师大人责罚。”章邯纳头便拜,神情颇为懊恼。

“无妨,此事倒也怪不得你。”周禹明白章邯的意思,如果不是他任由玉衡夺走小女孩,这种情况完全是可以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