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港乐时代 > 第392章 野孩子全文阅读

“叮叮.....”

早上的闹钟,分秒不差地响起。

卢东杰伸手把它按熄,然后把身体往身上靠一些,双臂向上伸了个懒腰。

他身上还挂着一只小懒猫,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的不安分的心跳。

她青春柔润的肌膚,还有她的脯胸充滿了彈性,使人感受到一股青春的气息。

陈钰莲的睫毛闪了一闪,抬起眼来看他一眼,又害羞地垂下了头。

卢东杰笑著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静静欣赏她此刻表露的風情。

她清秀的额角,挺直的鼻子,微微翘起的薄嘴唇,一双闪烁的大眼睛。

陈钰莲的面孔是肤色并非是白嫩,但脂粉不施,却是一种健康的肤色。

她的美是动态丰富的,看似温柔怯弱,实则倔强野性。

不知道的人以为她可是好欺负,但要是她泼辣起来,也会让人有一番好受的。

陈钰莲不敢逼视他的目光,只好羞涩地垂着头,露出一截雪白的粉颈。

她幼嫩的皮肤,从脸庞直红到脖子里,仍然是无比俏丽。

这个带着点野孩子性格的少女,总让人有勾起了想要去撩一撩的冲动。

陈钰莲倚偎过去,轻轻伏在他胸膛上,低声说:“东哥,我今天要回去一趟了。”

卢东杰摸摸她的头发,“我送你回去,顺便买些东西给你带回家。”

陈钰莲仰起头,忽然大胆去去吻他,“好呀,但现在还不能让他们看见了。”

她双臂缠着他的腰,脸庞静静烫貼著他胸膛,心里含着纯纯的情意。

少女的情怀,如同水中嬌羞的水蓮花一般,让人有那么的一刻意亂情迷。

卢东杰乘势一带把她搂在怀里,她那纤小玲珑可爱的身型,还带着淡淡的體香。

他轻吻她长长直直的秀发,她那微微颤抖的睫毛,和微翘起的可爱小嘴。

陈钰莲轻轻抱著他的腰,不让他离开一分一寸。

她是那个堕入爱情陷阱的野鹿,却甘心情愿地被他馴服,最終变成了羔羊。

卢东杰轻轻拢着她的秀发,散发一丝幽幽的洗发水的味道,煞是好闻。

陈钰莲羞龈地抬起头来,那双澄清的妙目,带有一丝慾拒还迎的意味。

卢东杰知道她是没有什麼经验的,因此俯下身慢慢地去传授经验給她。

陈钰莲的喉咙发出一下含糊的聲音,那是一种難以形容的愉悅和興奮。

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卢东杰驾车把陈钰莲送回调景岭村,站在山上目送她下山回家。

陈钰莲一手拿着东西,一边向他摇摇手,依依不舍的告别他。

等她下到村里的入口时,忽然停下来,忍不住回头,向上面望过去。

她笑了,一双眼睛水灵灵的。

她看到山上站着的那个小小的身影,还朝她挥了挥手,她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开心。

她脚下轻盈地行走,一路朝着家里的方向走。

村里的人都纷纷转过头去注视陈钰莲,好像是对一个外来人的审视一般。

陈家这个女儿,自从出了九龙后,回来后整个人就再也认不出是原来的她了。

她的打扮,她的语气,渐渐在变得开始与这里格格不入。

不单止性格变得文静,见人还有礼貌地打招呼,与从前的那个野丫头判若两人。

陈钰莲的头发弄得时髦靓丽,脸上略施粉脂,样子既清纯又娇俏。

她今日穿着一条彩色斑斓的长裙,益发显得腰身纤细,身材修长。

她缓缓地走过村道小巷,大家看着她的目光,像看一个电影明星似的。

有人交头接耳,有人闲言碎语。

“啧啧,出去就变坏了,我怀疑她是做了有钱人的姨太太。”

“都说香港是花花世界,陈家女儿出去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两三个月前,还是一个纯洁的小姑娘,现在怎么这样了,女孩子还是规矩一点的好。”

.......

尽管这些人在她身后议论纷纷,但是陈钰莲对此一概不知。

她的笑始终凝在嘴角,她现在只满心欢喜地沉浸在她的恋爱故事之中。

就算知道了也不以为意,调景岭每年走出去的人多得是。

这些喜欢说是非的人,哪个不会随口编织一段故事,她也不过其中故事人物之一。

卢东杰站在山腰上,从口袋掏出了一支烟,点燃一根火柴把烟抽燃,闲闲地吸着。

他望看着山下旌旗招展,海平面渔舟点点,有点神游天外。

烟圈从他嘴唇邊吐出來,变成成了一小圈圈的云雾,轻浮在半空中,然后慢慢随风消散。

半响后,他把烟给踩熄灭,然后发动汽车返回九龙。

“妈,开门,我回來了。”陈钰莲在门外轻声地在叫喚。

但是奇怪,屋里没有人回答她,也沒有什么其他动静。

她只好用力砰砰地敲门,然后又朝里边喊了几声。

再过一会儿,一个男孩穿着穿着短衫短褲,眼睛迷迷糊糊地替陈钰莲把门打开。

他忽然一怔,嘴里连声地惊喜嚷道:“姐姐,你怎么回來了?”

陈钰莲没好气瞪他一眼,边往里边走,边问他:“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家呀?”

陈弟弟一下子委屈起来,“爸妈他们都去大姐那里了,让我一个人在家守着。”

陈钰莲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慌失的神色。

她这段时间其实是撒了个小谎,当然也是她说过最大胆的谎。

她对住在香港的姐姐隐瞒了行踪,然后又跟家里的爸妈说再姐姐那里暂住。

这下他们在一起对质,那她之前说过的话,岂不是要穿帮了。

怎么办,怎么办呀?

今晚上他们回来,肯定会一句接一句地盘问个究竟,那自己怎么回答。

虽然陈钰莲明白紙是包不住火的,但她没想到这么快就烧穿了。

自己现在肯定不能如实地供述出来的,应该有所保留地半遮半掩。

毕竟自己喜欢他,就更应该维护他,不能让他为难。

她也怕一旦如实交代后,自己的爸妈会从中作梗,影响两人的亲密关系。

人们常说世上有两种东西是隐瞒不了的,便是贫穷与咳嗽。

但其实名声也如咳嗽,一点也隐瞒不了。

卢东杰是个大名人,而且他还送过几次回来,妈妈也是见过他的。

两人关系一旦暴露,爸妈指名道姓地上门找他,让他都没处可躲。

陈弟弟摇了摇她的手臂,“姐姐,你怎么了?”

陈钰莲回过神来,朝弟弟吩咐道:“你把东西拿去放好,还有一些零食你自己那去吃吧。”

陈弟弟欢喜地接过姐姐带回来的东西,一溜烟就不见人了。

陈钰莲小姑娘的一颗心,思前想后,还是慢慢放下来了。

既来之,则安之。

如果家里人问起来,那就避重就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