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界旅者的自我修养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是时候回去了...全文阅读

妙善一名,王学斌并非是第一次听闻。

这个名字他最早是在食神世界里,听观世音菩萨提起的,是祂未成道时的俗家姓名。

而且祂还拜托过王学斌一件事,请他帮忙将一本大悲咒金册交予某位妙善手中。

据观世音菩萨所言,祂为了精进修行,曾应化无数法身进入各个世界。

但是在修行过程中,有一个法身再低等世界出了岔子,那个世界的时间波动出了问题。

法身不仅没有勘破胎中之迷,反而重入了轮回,因此才希望他能够帮忙去点化那位妙善,引妙善走向道途。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王学斌还查阅过不少资料,关于影视世界的信息,还有关于观世音成道的传说。

影视世界中名为妙善的人着实不多,基本上都跟观世音沾点关系,既然是跟菩萨有关系,那就不可能是低等世界,这本身就是悖论。

影视资料行不通,那就只能考虑现实传说了。

关于观世音菩萨的民间传说,流传最广的,莫过于妙善救父的故事了。

从前有一个国王,叫妙庄王。

国王有三个女儿,大女儿爱才,招了个文驸马,二女儿爱武,招了个武驸马,唯独小女儿最特殊,不爱文武,一心向佛!

这下麻烦了,国王总不能给小女儿找个和尚当驸马吧?

没有这个道理!

国王大怒,便开始烧毁佛寺,迫害僧众。

再后来,国王得下重病,找来无数名医,久治不愈,恰在此时,一位游僧到来,说国王这个病,必须有亲生女儿献上手、眼,方可得救。

大女儿和二女儿听闻此消息避之不及,还联合驸马,意欲篡位。

唯有三公主妙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毫不犹豫的献出自己的手、眼,救了父亲,自己因此得道成佛,修成了千手千眼的法身。

这个故事充满了民间礼教意味,据王学斌推测,这应该是古印度佛教于中国传统伦理价值观融合的四不像产物。

应该是佛教初传时,僧众们为了宣传佛教,在民间打的一个面向百姓的广告,充满了恐吓与愚弄的色彩!

且不管这个故事的来源与含义,单从故事的内容来说,还真有那么一种说法,虽然小众,但跟此时的情况挨得上边。

传说,这个妙庄王还有一个名字,名叫楚庄王!

没错,就是那个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虽然这个说法中,妙善向佛改成了妙善一心吃素向道,游僧变成了方士,但其大体内容,并未改变。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的话,那当前一切情况都说得通了!

观世音法身妙善,应化到寻秦世界修行,因为项少龙穿越时空,引动时空波动,导致妙善未曾勘破胎中之谜,流落轮回,转生善氏。

楚庄王身为五霸之一,三大争霸之战,一是邲之战,二是逼宋从楚,三是连齐制晋。

妙善身为楚庄王之女,承袭楚庄王因果,投生齐国,却被齐赵二国灭门。

若按佛教因果论看来,这一切都能自圆其说。

宋国被齐国吞并,赵国源出于三晋,楚庄王欺负人家祖宗欺负的惨了,人家后人自然要欺负回来!

当然,这一切只是王学斌的臆想,没有任何依据可循,现在的他,连善柔到底是不是妙善都无法确定。

要说十余年的感情都是被人设计好的,他打心眼里不信,但自从妙善这个名字出现以后,他的心思便再也难以宁静了!

一所精致的庭院里,王学斌安静的坐在那里,双手交叉,拄在桌子上。

善柔几女闲的没事,出谷去逮麻雀去了,整个山谷中,除了王学斌,再无其他人!

“娜娜...”

“在呢!”

“兑换...兑换大悲咒金册!”

“大悲咒金册,观世音菩萨的成道之宝,有着超度亡灵,治病袪疾的功效,价格一亿三千六百万,是否兑换?”

“呼~~”

王学斌听着娜娜的报价,沉思良久,长出一口气,轻轻说道:

“兑换吧!”

一道常人不可见的蓝光闪烁过后,一本纯金质地的金册凭空出现在王学斌的面前。

这本金册很薄,说是金册,其实不过两页罢了。

金册上篆刻的并非汉字或梵文,而是一种王学斌看不懂的字体,他对此做过研究,并非是现世世界中的语言体系。

通篇八十八句咒文,要比现世通行的八十四句大悲咒多四句。

因为不认识中文字,所以也不知和现世的大悲咒相比有何差别。

王学斌看着金册,轻轻打开,一道道金光自咒文上迸射四散,璀璨但不显刺目。

王学斌双手托起金册,来到谷中凉亭,轻轻拂去桌上的尘土,将金册摆放在圆桌中央。

相知相伴十余年,爱情早已在漫长的岁月里纯化成为亲情。

无论这份感情的开始是否有什么算计,十年的相濡以沫并非虚假,如此,足够了。

至于未来,就交给缘分吧!

“郎君,麻雀都抓回来了,你看内个天罗地网势,是不是可以教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果然是善柔的做派!

“哈哈,好啊!”

王学斌听到夫人的呼喝声,微微一笑,瞥了一眼金册,转身离去了。

“天罗地网势乃是一位侠女所创,此人与夫人相比,也仅略逊一筹罢了...”

海边浪涛翻涌,一道水幕自海上延展而来,遮天蔽日,将山谷围成不透风的方城。

几女对这神异的场景早已习以为常,相较于异术,她们对桌上的果茶更感兴趣。

善柔为人最是不羁,是正儿八经的女汉子,好奇心一起,便什么也顾不得了。

看见桌上正中摆放的金册,不拿手鼓捣两下,她的心里就会跟猫挠似的,安生不下来!

“郎君这是什么呀?”

善柔一把抄起金册,随意摆弄两下,见上边全是些不认识的字符,便呼扇两下,随手递给好奇的妹妹,转头看向王学斌,随口问了起来。

王学斌一边控制着水流,一边随口说道:

“也是一门异术,据说颇为神异,但因为文字不通,只能当个摆设,拿着玩吧,别弄丢就好!”

听到郎君的话,善柔顿时没了兴致,连博学多闻的郎君都研究不透,她哪能看的明白?

还是天罗地网势有意思!

“快点快点,麻雀都抓来了,怎么练?”

善柔抱起一笼麻雀,凑到王学斌身边,金册在几女手中传了个遍,又被放回桌子中央。

没有人发现,那本金册微微闪出一抹荧光,原本鬼画符一般的咒文,变成了两千年后的简体字。

唯有王学斌,若有所觉的瞥了一眼,之后,便沉浸在教学的乐趣之中。

“是时候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