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直死魔瞳 > 第八百五十八章 激战(求订阅)全文阅读

很快,八强战就已经开始了,孔大帅亲自取出了八面战骰,在半空中,一个接一个的名字出现,最终定格下来,第一战:

“秦墨对阵桓泽。”

桓泽大笑道:

“秦墨,我终于等到你了,我要让你一败涂地。”

秦墨一怔,开口道:“我和你之前应该没有仇怨吧?”

桓泽笑道:“我们的确是初见,也没有什么仇怨,别废话了,来和我一战。”

桓泽冰蓝色的双眸泛动着冷芒,一股惊人的寒气肆虐开来,笼罩在整个擂台之上。

李星心中一动,这种寒气,果然不凡,看来这对于秦墨来说将是一场苦战。

“冰狱之体,修炼最契合的玄冰真功,果然如传说中的那样,拥有堪比那些战体的恐怖战力!”

剑老人低语,对于秦墨的处境,深深担忧,莫芊薇也有些担心,不过还是说道:

“墨哥一定会赢的,他可是最强的。”

场上虽是寒气弥漫,但是李星却是可以看到场中的战斗情况,不得不说,李星还是有些低估了桓泽,他的冰狱之体让他对寒气的操控简直是出神入化,在同阶之中,也是顶尖的层次。

不过李星认为秦墨一定会赢,不仅仅是因为秦墨是他朋友,而是因为秦墨是一个比桓泽还要可怕的怪物。

秦墨的表现好了,东师府府主霍麟却是要气炸肺了,他的座椅扶手都快要被他给捏碎了,由此可见,他的内心有多么动摇。

而激烈的比赛依旧在进行之中,最终的结果是秦墨赢了,但是两人都已经身受重伤了。

很快第二场也出来了,是铁岩对阵墨刺,李星趁此机会刚要去看看秦墨,结果墨刺被铁岩一拳解决了,第三场马上就要开始。

李星嘴角一抽,我太难了,我这刚走出去两步,结果这就又回来了。

第三场的对战结果是李星对阵董夜棂,李星有些挠头,董家的人,不好下重手啊,毕竟董振霄平日里对他也算不错。

董夜棂取出神弓,弯弓搭箭,一道百丈箭芒破空而出,照亮了整个东城。

“铮”的一声,李星第一次拔出了自己的剑,剑芒破空,直接斩碎了箭芒,擦着董夜棂而过。

李星吐了一口气道:“夜棂小姐,你不如认输吧,怎么样?这样对我们都好。”

董夜棂不语,再次弯弓搭箭,这一次却不是一支箭,而是铺天盖地的剑芒,李星手中的剑一震,剑芒冲天而起,斩碎了所有的箭芒。

接着李星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董夜棂的面前,手指捏住董夜棂将要射出的箭,摇头道:

“你输了。”

“那可未必。”说罢董夜棂松开了弓弦,箭芒破空而出,董夜棂嘴角刚露出一丝笑容,却又凝固了起来,因为李星竟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李星无奈地说道:“你可骗不了我了,上次被你这招差点玩残,你不会以为,我还能再中一次同样的招数吧。”

董夜棂跺了跺脚,急道:“我认输,我再也不理你了。”

“……”

李星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麻烦啊。

台下,董夜棂感觉自己的弓似乎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却发现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枚四级铸纹,而且还是“裂空纹”,最适合她这把弓的一枚铸纹。

董夜棂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看着董夜棂脸上的笑容,李星松了一口气,好歹是哄好了。

董振霄轻哼了一声,这个混小子。

李星坐回位置上休息,最后一场战斗也开始了,由盛冷锋对阵庞布炀。

盛冷锋的流萤香功虽然超凡,但是和庞布炀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最后败于庞布炀之手。

至此四强战正式结束,李星急匆匆地赶去秦墨那里,冬东咚也在,秦云江也在,而莫芊薇也在照顾着秦墨,秦墨的旁边也堆了不少的疗伤圣品。

李星从百宝囊中取出一枚丹药,摇了摇头道:“吃吧,吃完伤才能快点好。”

秦墨点了点头,把丹药吃了下去,顿时一股浓郁的生命能量流转在秦墨全身,他的伤势都在快速恢复之中,伤口迅速开始结痂,真焰也在快速恢复之中。

李星又看了一下旁边的桓泽,又看了看仅剩一枚的丹药,随手把他扔给桓泽。

桓泽一愣,不过还是伸手把丹药接了过来,困惑地看着,李星开口道:

“我和东师府不怎么对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桓泽接了过来,开口道:“我欠你一次。”

李星摆了摆手,说话间,李星已经从床上起来了,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李星给的丹药,效果有些太强了。

看着秦墨疑惑的眼神,李星开口道:

“这是我在一个遗迹里找到的,叫什么生生造化丹,我已经吃了五颗了,现在就剩下你们俩一人一颗了。”

“这丹药很珍贵,不能浪费。”秦墨如是说道。

李星嘴角一抽,无奈地说道:

“我想浪费,也要有再说啊,你再给我扎心,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给我吐出来。”

秦墨莞尔道:“给了我就是我的了,怎么还带往回要的啊?”

另外一边,桓泽也起来了,李星瞥了他一眼,开口道:

“你可以伪装一下,毕竟东师府可没这么容易放过你。

先示敌以弱,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你都已经跑远了,他们再想派厉害的也晚了。”

桓泽点了点头,然后脸色迅速苍白了起来,接着快速离开了东烈主城。

正在这时,一位东师府的使者,快步走开,朗声笑道:“墨少侠,明日四强战,你还是不要参加了吧,免得影响伤势,坏了你的武道根基。

另外各位大佬商定,要选一人做替补,所以府主就通知我来告诉你一声。”

秦墨眼睛微眯苍白的脸上浮现一缕寒芒,淡淡地问道:“不知替补我的是何人?”

冬东咚气愤地叫道:“墨哥儿,是那个盛冷锋,你不知道啊,东师府的人好生不要脸。”

李星忍不住笑了起来,盛冷锋?就凭他?

东师府的使者瞪了李星一眼,李星毫不犹豫地瞪了回去。

秦墨从床上起来,冷声道:“我倒是想看看,那个盛冷锋究竟有没有替代我的资格。”

东师府使者冷声道:

“秦墨,我只是来通知你结果而已,你今日走出这里,再想回来可就难了。”

秦墨笑道:

“再回来就难了?你威胁我,再想走出去,那也难了。”

嗡的一声,东师府使者倒在了地上,血液溢流而出,不一会就已经不动弹了。

此时在浮岛中央,人群的议论声很大,东城和西城的武者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

而在高台之上,孔大帅脸色难看地说道:

“让盛冷锋做四强替补,在座诸位可有什么异议?”

剑老人冷声道:

“老夫固然有异议,但是毕竟不是你们东西城的人,这件事我不便掺和。

不过秦墨也是我的弟子,这事我不可能就这么束手不管了,让盛冷锋做替补可以,不过应该是选拔出来的,而不应该是内定。”

剑老虽说不管,言语之间,却是充满了对东师府的不满,霍麟装作没听到,朗声道:“事关宗师组的第一,我相信大家心中肯定都有异议,但是以四强填补人来选,盛冷锋无论从实力还是其他方面来说,他都是不二人选。

诸位如果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不如就…”

“等一下,盛冷锋想要顶替我的位置,至少也该问我的意见吧?”莫芊薇扶着李星,慢慢地走来。

人群都静了下来,惊异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霍麟脸上的笑容凝固,冷声道“秦墨,若是四强赛你碰上盛冷锋,连万分之一的胜率都不会有,现在让盛冷锋屈尊顶替你的位置,你还有何不满?

既然是重伤之躯,那就好好养伤强占着四强之位,却不让给更加优秀的人,秦墨,你这样的心胸可是在武道之路上走不远的。”

剑老和殷红翎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这霍麟真是可恶,若不是有人拉着,两人已经当场翻脸了。

秦墨轻笑道:

“既然如此,让他接我一剑,只要他接的住,我这四强之位让给他又如何。”

说罢秦墨走上了擂台,盛冷锋冷笑道:“莫说是一剑,一千剑我也接的下来。”

双足一动,盛冷锋身形如飞燕破空,纵身从高台上跃下,轻飘飘落在秦墨身前。

下一刻,盛冷锋身周有一股异香飘起,随风飘向整座浮岛。

同时,一朵朵青花光影浮现,环绕着盛冷锋身周,盘旋浮沉,摇曳若浮萍。

一朵朵青花之间,气息延绵一片,构筑成一个极强的防御,如封似闭。

这是东师府的流萤香功,这种异象代表着他的流萤香功已经登堂入室了。

想要破流萤香功,除非用远超于盛冷锋的力量才可以。

秦墨站直身体,无比艰难地挥出一剑,这一剑,没有丝毫的剑势可言,但是盛冷锋却是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危机。

接着有修为绝强的人看到,在秦墨的背后隐隐有一只眼睛出现,注视着一切,周围的地气立时开始混乱了起来。

下一秒,秦墨挥出的剑绽放出光芒,璀璨,灵动,锋锐,人们的脑海中浮现出各种各样的词汇。

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秦墨一剑破碎了所有的青花,刺入了盛冷锋的喉咙。

叮当,秦墨的剑拄在了地上,支撑着他的身体,莫芊薇连忙扶住他。

秦墨冷笑道:“连我一剑都接不住,还想顶替我,你们东师府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呢。”

霍麟的脸色铁青了起来,看着秦墨的目光也变危险了起来,剑老人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开口道:

“秦墨是我的弟子,如果有人想要以大欺小,我可不会只是看着。”

霍麟的脸色又冷了几分,一言不发,拂袖而去,孔大帅朗声笑道:“四强赛推迟到三天之后进行。”

孔大帅的这个决定自然引起了全场的欢呼声,李星也轻轻地笑了起来,莫芊薇抱着秦墨,嘟囔道:“就知道逞强。”

秦墨揉了揉莫芊薇的头发,也没多说些什么。

李星转过身,刚要走入人群中,就听到有人在叫他,李星偏过头去,看着董夜棂,浅笑道:

“有什么事吗?”

“你要离开东烈主城了吗?”董夜棂问道。

李星点了点头道:

“大会结束后就会离开了,怎么了吗?”

董夜棂咬了咬嘴唇,红着脸问道:

“那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李星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应该不会太久吧,最多两年吧,很快就会回来的。”

“两年已经很长了啊。”董夜棂小声地嘀咕道。

李星眼中一动,旋即笑道:

“夜棂小姐不打算离开东烈主城吗?”

董夜棂摇了摇头道:

“可能不会离开吧,毕竟董家就在这里。”

李星点了点头,旋即笑道:“等我回来,会给你带礼物的。”

董夜棂点头,两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来说。

李星试探性地问道:“夜棂小姐,你还有事吗?”

董夜棂摇头道:“没什么事了。”

看着董夜棂站在原地不动,李星嘴角一扯,叹了口气道:“那个,夜棂小姐,那我就先走了。”

说罢李星从董夜棂的身边走了过去,走出一段距离后,李星又折返了回去,从百宝囊中取出一枚铸纹还有一个小盒,浅笑道:

“之后你可以找一双好一些的手套,然后把这枚铸纹融进去,那你在拉弓的时候。在,就不会再伤到手指了。

还有这药膏是我特意配制的,对你手上的伤应该也有效果。”

董夜棂怔怔地接过这枚铸纹,在她的手指上,有着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痕迹,只不过平日里都被她戴着的手套遮掩了起来罢了。

这都是每次射箭时被箭上的锋锐之气给震的,久而久之已经无法尽褪了,董夜棂看着李星,红着脸道了声谢,然后李星就迈步离开了。

董振霄看着李星和董夜棂,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星走在街上,偏头看了一下,接着继续向前走,不一会的功夫,李星就已经不见了。

跟踪李星的几个人眼中都是一愣,就这么没了?下一刻,他们感觉到眼前一黑,一股剧痛袭来,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李星把几人身上的百宝囊取走,然后转身离开了,而那几人的尸体,李星懒得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