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贾贵 > 第565章又是偏方(求月票)全文阅读

“队长,最近青城市内的那些传闻,你听到了没有?”在拒绝了贾贵让自己跟他一起去找李向阳接头的要命差事后,老九本来是要离开的,但是不晓得为什么,他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竟然又停下脚步,扭头朝着贾贵没头没脑的询问了一句。

贾贵下意识的觉得老九的话中有着别样的含义。

要是往常无所谓。

可现如今贾贵的屋内装有两个窃听器材,他和老九两人之间的对话,会一个字不漏的被某些人给听去。

真要是说些大逆不道的话,他们两个人可就真没有命了!

老九是故意询问了这么一句?

还是无意为之?

贾贵的目光,定定的看着老九。

如果是无意说的,那说明老九还是老九。

可要是有意为之,那么这里面便大有文章。

老九是晓得屋内有窃听器才故意说的?

还是就是在随口说说?

贾贵在浮想联翩的胡乱琢磨着,可不是贾贵胡思乱想,而是卧底者唯有如此,才不至于死于非命。

“什么传闻?”贾贵皮笑肉不笑的朝着老九道。

“就是关于太君的那个传闻。”老九看了看左右,忽的压低了声音。

“你干嘛?大点声,屋里就我跟你两个人,没别人了。”贾贵吵吵了一句,声音很大。

“最近有人说,太君是秋后的蚂蚱,眼瞅着就要死了。是兔子的尾巴,根本就不怎么长。是年关跟前的猪,就差往这个肉案上面摆放了。是这个茅坑里面的苍蝇,专门在找死。”老九把他最近听到的那些传闻,给讲述了出来。

说罢。

眼巴巴的瞅着贾贵。

“老九,你什么意思?”贾贵故意装傻,他当然晓得老九话语中的意思,无非就是狡兔三窟,给自己找条后路而已。

这话往常可以说。

今天不行。

屋内有窃听器,能随便说嘛。

不能。

“队长,你真是糊涂的厉害。”老九不晓得说什么了,他都说的这么明显了,贾贵怎么还听不懂啊。

“队长,后路。”老九急巴巴的吼了一句出来。

“后路,咱们都当了狗汉奸了,还有什么后路?”贾贵叹息了一句,把自己做的那些缺德事情,一一的数落了出来。

一桩桩。

一件件。

都是要人命的事情。

都是挨人家李向阳子弹的事情。

就这些事情累计在一块,枪毙贾贵八百次都不嫌多。

用一句成语来形容贾贵的罪行,罄竹难书了都。

没法子。

只能一条道的走到黑。

“大前年围剿东王庄,有我,是我带的头,进攻西马庄游击队,是我贾贵领着人去做的,小马地也是我带着太君去的……。”

贾贵说一件。

老九脸色变一下,附和一句,“有我。”

“我是想明白了,龟田太君去什么地方,我贾贵就跟着去什么地方,龟田太君回他们老家,我也跟着回龟田太君的老家。”贾贵这是准备阴魂不散的跟着龟田太郎,往死里坑龟田太郎,寸步不离的坑。

“队长,你跟着龟田太君去人家老家做什么?人家能要你嘛?”老九有些不相信,对他而言,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真要是做成了。

未尝不是一条退路。

“当儿子啊。”贾贵理所当然的说道:“给龟田太君当儿子。”

一间屋内。

听闻到这里的某人,被贾贵这个当龟田太郎儿子的话语给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天底下,在没有比这个更加倒霉的事情了。

就贾贵那副尊容,妥妥的吓死人不偿命。

殊不知。

更让他感到害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队长,你要是当了龟田太君的儿子,那我老九就当龟田太君的孙子,你到时候可得带着我。”

“八嘎呀路。”某人再也安耐不住了,嘶吼了一句后,气呼呼的离开了这间屋子。

……

龟田太君办公室。

手里拎着一小包干果糖的贾贵,笑眯眯的出现在了门口。

这家伙先探头看了看屋内的情况,然后才迈步走了进来,把手中的干果糖往龟田太郎面前一放,拍马屁道:“龟田太君,我贾贵来了,这些小小的,狗屁不是的小玩意,是我给您的东西,您尝一尝,可好吃了,可甜了,甜的您都想死了。”

甜的您都想死了。

这是人说的话嘛。

简直就是诅咒。

也就贾贵敢说这样的话,换成其他汉奸,早尿了裤子了。

看着贾贵那张堆满笑容的脸颊,龟田太郎撇了撇嘴,想要说点什么。只不过这个话,在龟田太郎看到贾贵递来的一小包干果糖后,瞬间干呕了几下,就好像他见到了最最恶心的东西。

要不能吐了嘛。

“龟田太君,您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有了吧!几个月了啊!”贾贵这是摆明了在气龟田太郎。

有男人怀孕的嘛。

还有了。

快生了。

“混蛋。”龟田太郎瞪着贾贵,真想抽贾贵几个大嘴巴子,他堂堂青城市一把手,合着成了……

“龟田太君,我听那个郎中说了,说这个怀了娃娃的人,都有这个想吐的时候,还想吐又吐不出来。”贾贵把理由给说了出来。

说罢。

扭头就要往外走。

应该是被贾贵坑习惯了的缘故,见贾贵要往出走,龟田太郎本能性的觉得贾贵没憋好屁,忙出言询问了一句,“你干什么去?”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找大夫啊,你都有了,可得好好保养自己的身子骨。”贾贵还真的没憋这个好主意。

“混蛋,本太君没病。”龟田太郎提高了嗓音。

被气的,被贾贵给气的。

“龟田太君,您别硬撑着了,我贾贵晓得,这事他丢人,不能说。不过丢人也没关系,丢的可是您龟田太君的人,脸皮厚点就不怕了,您真要是觉得见不得人,我不找大夫,我大街上拦个游方的郎中,让他给你开几个偏方,像这个驴粪蛋子、驴尿之类的偏方,我不要,要那种没有驴尿,没有驴粪蛋子的偏方。”

“啪”

龟田太郎见贾贵越说越是没谱,尤其要给自己找偏方,顿时火冒三丈,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指着贾贵就是一句八嘎呀路的日本话,“八嘎呀路。”

“太君,不找偏方就不找偏方,听您的,要不要我给你抓副打娃子的药啊,保证管用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