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击杀Rolls-Royce Plc全文阅读

南博银行二楼总裁办公室。

尤利娅.西多罗夫站在窗户前,看着对面和斜对面的汇丰银行以及巴林银行,脸上有些担忧之色。

同行是冤家。

这一条,放在任何行业都适用。

作为英国本土的银行,不管从哪方面看,南博银行和这两家银行挨这么近,都不是什么好的开始。

汇丰银行是英国最大的商业银行之一,历史悠久、口碑极佳,资本额充足,南博银行刚开始,不管是经验还是品牌上,都无法跟汇丰一较高下。

任何一个客户,在面临这样的情况下肯定都会选择汇丰。

巴林银行也同样不简单。

虽然它从不开发普通客户存款业务,资金来源比较有限,但有着英国王室这个特殊客户,在全世界都有着很高的声誉。它的业务专长是企业融资和投资管理以及财务业务,资产总额只有五十九亿英镑,但税前利润就高达十五亿美元。

作为同样的投资银行,南博银行根本就无法跟这种老牌银行相比较。夹在汇丰和巴林两家银行之间,怎么看,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但谁规定,新银行就不能吃掉老牌银行了。

对于尤利娅.西多罗夫的担忧,沈建南玩味笑了起来。

他请安纳托利.凯利斯过来做专访,可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洗白白,不过现在看,根本就没有人意识到,他提到的固定汇率机制弊端意味着什么。

“宝贝。我承认,这个位置可能并不适合一家新的银行发展。但你觉得,这对我们适合么?”

尤利娅.西多罗夫一下子就醒悟过来。

第一资本在欧洲市场斩获了一大笔利润,以沈建南的名气只有表明自己和南博银行的关系,很容易就能吸收到大量存款,甚至一些大型家族,也会考虑借他的才华来实现财富增长。

一个打垮了英格兰银行的男人,一家从欧洲赚取了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谁明白如果能够跟这样的人合作,将会意味着什么。

“你要公开露面?可是,这不等于我们要分一杯羹给他们。”

沈建南哑然失笑。

天下熙攘,利来利我。

人类的历史进程,一直都是在利益中改变的。

如果不是苏联人对华夏剥削的太狠,一杯羹都不想分,又哪里会有今天的分崩离析。

“宝贝。我们华夏有句话天下熙攘,利来利往。当然,但在这之前,我还需要和一些人谈谈。”

砰砰——

办公室的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等到沈建南应答,罗伯特.约翰拿着几份报纸怒气冲冲走了进来。

“老板。这些该死的混蛋在污蔑你。他们居然想让你当替罪羊。”

《The I 》

“他破坏了欧洲的希望,混乱的货币体系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危机,甚至可能带来战争。”

“我们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将因此死亡,但那个数字,都将意味着一个生命的消失,这是投机者带来的死亡,他们像是秃鹫,吞噬了别人的血肉。”

“一连串事情导致的结果是体系破裂、动荡和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我们不知道影响的规模,但它将是十分严重的,欧洲将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德国的商业也受到了巨大打击,法国情况也不好……动荡总是不好的,它可能对少数人,如像沈建南这样的国际投机商有好处,但它对经济确实是不好。”

“......”

好几份报纸,都是各种政治家、经济学家以及社会名流对沈建南的抨击。

对此,沈建南只是扬了扬眉毛。

这些报纸其实并没有说错,这些都是他干的。

但看到法国前外交官罗兰·托马斯也加入了对他的抨击行列,这货就不干了。

“盎格鲁·萨克逊投机商令欧洲货币一体化遭到了破坏,并且带来了灾难和死亡,你必须看到是谁从这个罪恶行为中获利。”

狗日的。

老子都没有去你们法国,你蹦跶什么。

沈建南心里很恼火,但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反应。

“萝卜头。晚上的宴会安排的怎么样了。”

打着歪主意的罗伯特.约翰心里不由一突,作为一名英国人,他其实挺讨厌法国人的。

矛盾么?

一点都不矛盾。

他不喜欢那些政客,但不代表他没有民族主义。

不动声色观察了一下自家老板的神色,这厮心里有些失望,他真希望沈建南能够出马,给那些嚣张的法国人一些教训。

“已经准备好了。预计可能人会很多,安保措施对我那些警察实在没什么信心。”

“这个交给猴子处理就好。”

“......”

“......”

“老板。你就不生气?”

“生什么气?”

“老天。一个过气的外交官居然敢指责你,这实在令人气愤。我敢说,这一定是受到了指示。”

“你有什么建议?”

“我觉得,就该好好提他们的屁股。”

“这个注意不错,你过来一下。”

“......”

“过来!”

罗伯特.约翰几乎快哭了出来,但在沈建南平淡的眼神下,还是迈着小碎步,像是要被强奸的怨妇将屁股对向了沈建南。

噗嗤!

其娜.卡诺斯基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她的笑声中,沈建南扬起腿一脚揣在了老萝卜头的屁股上。

老萝卜头也很识趣,夸张往前一趴,来了个五体投地。

“对不起。老板!”

“没节操的家伙!”

跟着你这种混蛋,谁还能有节操?

再说了,节操多少钱一斤。

老萝卜头在心里逼逼着,但脸上,那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老板。我是真的很生气。老天,你就像是上帝一样给世界带来了光辉,那些家伙居然敢污蔑你,作为您的仆人,我怎么可能不生气。”

“他实在太有趣了。”

“一点都不像是古板的英国人。”

老萝卜头可怜兮兮走后。

其娜.卡诺斯基和尤利娅.西多罗夫忍不住打趣起来。

沈建南自己也忍俊不禁,他真不知道老萝卜头这家伙到底在魔都学到了什么。

“不过,他有一点说的不错。一个外交官公然指责你,这简直无法忍受。”

“我们必须给法国人一点颜色看看。”

“老天。你们就不嫌事大么?”

“你答应过我们要去巴黎的,现在正是一个机会。难道你想要反悔?”

“......”

骂名背的太多,怎么也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桌子上的报纸,沈建南剪了一支雪茄抽着,考虑着怎么做才能既解决问题又够将利益最大化。

目前来看,光凭凯利斯的专访,并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些家伙的嘴巴不得不闭上。

要做到这点很简单。

英国已经摆脱了德国中央银行的高利率限制,可以随意寻求它所需要货币政策,在这个前提上,只要结果证明自己赚钱是在帮助英国,那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真相?

根本没那么重要。

下定注意,沈建南拿起加密电话拨了出去,没有多久,威廉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老板。”

“扫了多少货。”

“捷利康接了六千万英镑,GSK接了一亿英镑,看样子,还得再打一下才能继续,不少资金都注意到我们的动作了,得把他们杀掉。”

“嗯。这个不急,尽快在Rolls-Royce Plc上建立一笔空头头寸,我估计,很快就会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