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长生宝卷 > 第四百零四章 道法佛法根本法全文阅读

林照再次现身时,已经在六翅金蝉身后,手臂上一条电龙游走,轻飘飘一拳击向对方大椎。

六翅金蝉感觉身周的空间好似被凝固,知道对方这一拳劲力完全内敛,若是被打实,哪怕自己肉身金刚不坏,也得脊椎断裂,瘫痪当场。

心念电转,其本命神通发动,强行破开空间,挪移而去。

林照身影随之淡化,也自不见了影踪。

百余丈外,六翅金蝉再次现身,忽然其身周有十道雷霆凭空出现,每一道有手臂粗细,色泽各有不同,五行齐备,形成一个奇异的雷霆大阵,将其围困在中间。

雷霆电柱虽然稍显纤细,但散发的真意却似能毁灭万物,霸道威刚到极致。

雷霆乃是林照以“五雷大法”为基,成就的神通“五行神雷”。

此刻五行神雷被其布成了“阴阳五行神雷诛魔大阵”,但这道大阵此刻也只是用于困敌。

对于六翅金蝉这等天生善于遁空的凶虫而言,这道大阵困不住对方。

与此同时,又有两道神雷从其头顶击落,上面阴阳真意弥漫,似能让当者返本归元,化为混沌之气,正是神霄雷道神通“阴阳混洞神雷”。

电光火石之间,六翅金蝉再次展露了强悍到不可思议的遁空之能。

身形竟然再次消失,从雷电牢笼当中脱身而去。

林照却并未追击,而是双瞳当中阴阳二气流转,射出两道一尺来长的青紫雷芒。

雷芒电闪,破宇遁空,似能照彻幽冥,洞烛光阴。

“紫青雷瞳”这门自创的神通,这几年经过其再次改进,此刻展示了莫大威能,直接开始追溯六翅金蝉的行踪,让其即便破入虚空,也无所遁形。

一息后,殿中宾客见林照脸上泛起微笑,随后抬手向着某处虚空一指点出,口齿微张,似是说了一个“镇”字。

刹那间,神情迷茫的六翅金蝉在空中现出身形,好似梦游一般,随即就有一道粗大的青色雷霆当头轰下。

很快转醒的六翅金蝉双眸中散发出无尽凶戾,一时血光暴涨,本能般要再次遁走。

但是却感觉自己身躯如负青天,完全动弹不得,被粗大凝练到极致的雷柱劈个正着。

这位自走出七彩仙宗后,便一直纵横开阖,所向披靡的凶虫当场被雷柱劈的失去了神智,浑身肌肉却依旧颤抖不休,原本金光灿灿的身躯很快变成了焦炭。

阵风荡过,一抹抹黑灰随之飘飞,周身又两成的血肉当场消散,露出金光闪闪的骨骼。

“神霄玉枢神雷”落尽,林照终于在六翅金蝉身前现身,右手闪电般探出,捏住了已然骨骼暴露的对手脖颈,一把将其提了起来。

犁天老祖神情狂变,正要有所动作。

却见仁阙早已打出几道法印,将斗战双方从宝珠中放了出来。

林照看了看上首,轻轻将已然陷入昏迷的六翅金蝉放下,随手几道“普降甘霖咒”使出,顿时精纯无匹的水行元气自天地间涌现,化做一团团碧光进入六翅金蝉体内。

几息后,六翅金蝉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快速恢复。

先是筋肌滋生,疯狂复原,紧接着种种被灼伤的内腑接连修复,同时那头凶虫也悠悠转醒。

林照见状,再次施展出几道疗伤术法,八九息不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六翅金蝉再次出现在殿中。

只是身上金色长袍尽毁,难免有碍观瞻,林照不得不拿出一件青色鹤氅给其披上。

大殿当中,一位位宾客看的目瞪口呆,心道这位凶名冠绝一时的异种凶虫莫不是假的?

或者是在跟这位神霄弟子一起演戏?

这些宾客看着林照云淡风轻般就将其击溃,实则不然。

整个斗战过程中,林照并未太过展露武道神通,仅仅将其作为威慑。

但是身上的神通秘法却施展了好几道,包括“五行神雷”成就的“阴阳五行神雷诛魔大阵”;涵盖了五行、雷霆、阴阳、宇道等大道道则的“乾坤如意遁”大神通;“镇”字神通;以及“识海幻神术”小神通。

最后将其击伤的“神霄玉枢神雷”也属于神霄宗威力最大的几种雷法之一。

以上种种,每一个在林照手中使出,都有一击灭杀普通元神,或妖王的威力。

诸多神通齐下,这才赢得漂亮,让一群饮酒观众做出了种种误判。

诸人若是敢因此小觑六翅金蝉,想来下场唯有身死道消,别无他途。

犁天老祖面色异常难看,正要开口,忽然印心佛子的身形出现在林照和六翅金蝉身前,手中一道金光抖出,飞向六翅金蝉。

“贼秃,你要作甚?”

一声厉喝震的空间荡起涟漪,很多低阶修士各个面色苍白,有些甚至直接吐血。

叱声刚落,犁天老祖身形携裹风雷,已然出现在六翅金蝉身旁。

却见六翅金蝉精神奕奕,好似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阿弥陀佛,犁天施主误会小僧了。

小僧只是看到这位道友受伤,用我佛门神通助其疗伤罢了。”

林照神情淡然,知道这位印心佛子所言不差,其的确是施展了佛门的疗伤神通“度厄佛光”。

这道神通能同时恢复肉身和神魂,乃是尘音寺一脉的秘传法门。

否则纵然六翅金蝉是伤于己手,林照也会出手帮助对方。

毕竟这六翅金蝉关系到自己将来的一桩算计,却是不能让其受到别人暗算。

“哼!”

此时犁天老祖也明白了情况,刚刚其只是对佛门心有成见,这才导致了误判。

林照眼见局势有些僵持,想及毕竟是在自己宗门,当下对印心佛子稽首一礼道:

“多谢印心佛子出手,否则万一金道友有个闪失,贫道真是罪莫大焉。”

印心佛子闻言,双眸当中隐现慈悲,脸上神情更见庄严,双手合十,宏声道:

“阿弥陀佛,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林照稽首还礼,报上道名。

印心佛子一手转动念珠,用慈祥的目光看向林照道:

“道友心存慈悲,小僧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林照心中顿时有些好奇,不知这位宝相庄严的小和尚到底想说些什么,当下含笑点头,示意对方直言。

犁天老祖面如锅底,拿出数枚疗伤灵果递给了六翅金蝉。

这位老祖对六翅金蝉异常看重,生怕其留下暗伤。

这些灵果一看就是生长多年的罕见宝物,一经出现,香气便飘于四方,让很多修士体内法力自发运转起来。

有位善于炼丹的老修士面现痛惜之情,连声道: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如此服用,却是浪费了这等灵珍啊!”

大殿之内,众多宾客纷纷低声交谈,却是无人理会这位职业病发作的老修士。

仁阙和灵剑、全域等眼神交流,也未上前,只是淡然观看着场上变化。

“嗯~如此贫僧便直言了。

小僧观道友慧根暗藏,深具佛性,不知可愿入我佛门,修行直指金仙大道,成就佛陀的法门?”

印心佛子此言一出,大殿内顿时一片寂静,都屏住了呼吸,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小和尚一定是疯了,竟然在人家神霄宗的地盘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勾引人家弟子。

这...这尘音寺是想跟神霄宗开战了吗?

此刻就连边上的犁天老祖也惊讶万分,随后笑嘻嘻的看向林照,想看看这个小牛鼻子如何回答。

大殿当中,无数神霄门人起身,脸上怒气勃发,气机绽放,体外雷霆隐隐,准备一旦师门下令,就将这个失心疯的秃驴当场打杀。

全域、德讷、德崇等真仙也缓缓起身,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若是这小和尚敢胡言乱语,就直接出手将其化为灰灰。

仁阙地仙目光中精芒闪闪,随后眼帘下垂,静静沉思起来。

身为当事人的林照先是惊讶,随后缓缓摇头,笑道:

“佛子传闻是上界大能转世,贫道并不怀疑身藏真法秘传。

只是就贫道所知,任何金仙大道,都需自修自证,从未听闻有秘法可以直入其中,更别说成就佛陀。”

说到这里,林照环视殿中宾客,随即轻笑道:

“和尚莫不是在诓骗贫道?”

这话一出,林照目光也变得森然,身上金色琉璃之光浮现,气机似山岳狂涛般先行碾压而去。

“阿弥陀佛!”

一声洪亮的佛号响起,印心佛子脸上笑容不变,对林照的气势压迫恍若未觉,环视殿中诸多宾客道:

“我佛门有声闻、缘觉、菩萨三乘教法,或者以小乘教法、大乘教法来区分,诸位道友更易理解。

其中声闻、缘觉小乘教法可得自我解脱,究竟涅槃。

菩萨乘则讲究众生平等性智,诸菩萨众慈悲普度众生,可通过修习六度万行,上求佛道,下化众生,自利利他,圆满后自能得到究竟佛果。

更有《金刚经》、《大般若经》、《华严经》、《楞严经》、《楞伽经》、《妙法莲华经》、《无量寿经》、《圆觉经》等诸多经典为传授世人。

从不敝帚自珍!”

一时之间,印心佛子身上光华涌现,十方隐约有诵经之声响起,道道天地灵气结成天花,缓缓飘落,将其衬托的庄严无量。

说到这里,印心佛子转向林照道:“如此解释,道友可还觉得小僧是在诓骗于你?”

殿内寂静无声,超过七成的宾客露出深思。

林照却陡然发出长笑。

“和尚好一张生花妙嘴,当真是天花乱坠,就差地涌金莲了。

若是按照你这般说辞,我道门亦有经典广为流传。

如太上道祖所传《道经》,言简意赅,蕴含大道真意,直指修行根本,其中清净之道更是无上妙法。”

说到这里,林照也看向众多宾客道:

“在座道友中,知晓《道经》者不下于六成,诸位修行时日短者百年,长者达数千载,却依旧在各个境界徘徊,无法飞升上界,无法获取长生。

请恕贫道今日放肆一回。

敢问诸位,有了此等直指大道的妙法,为何诸位要寻找灵气强盛之地?

为何还要吞服灵丹妙药?

为何还要寻求天材地宝?

为何每日依旧餐霞饮露,吞吐日月之精?

如此种种,是我道门老祖所传经典不够精妙?

或者是各位觉得自己愚笨,无法理解真意?

或者是另有缘由?”

随后林照又看向印心佛子道:

“或者佛子以为,是我道门老祖所传不如你佛门?道祖他老人家的境界不如你佛门圣人?”

宾客寂寂,无论是修士,或者妖族,都被林照的连番发问说得陷入沉思。

部分甚至心生怒意,觉得这神霄小道士太过刻薄,随后又转醒过来。

不是这神霄弟子刻薄,而是这和尚欺人太甚,刚刚差点就被其诓骗了去。

印心佛子并不恼怒,但身上佛光大作,一股慈祥平和之意笼罩了整座大殿。

犁天老祖冷哼一声,好似山岳崩塌,瞬间将印心佛子的布下的佛境破去。

印心佛子眉头微皱,随即舒展开来,开始引经据典,将种种佛理贯穿其中,将道门修行之法并入了佛门小乘之法,言及种种法门佛门早已具备云云。

若是说到修为境界,林照不过元神期,在场超过其境界者不知有多少。

但是论及所知的道门典籍、佛门经文、无数秘法,这方世界能超过林照者,还真是寥寥无几。

更不用说种种杂学和无上智慧。

当下一位俊逸道人,对上一位佛门佛子,双方展开唇枪舌剑,众宾客有人听得如醉如痴,往日难以理解的种种修行疑难,瞬间从两人的辩论中得到解答。

也有宾客听得云里雾里,昏昏欲睡,当下一边饮酒,一边听两人辩论,最后竟然真的酣睡了过去。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林照渐渐占据上风,但想将智慧通明,佛法精深的印心佛子压倒,却是难以做到。

到了最后,林照忽然做拈花微笑状,宏声道:

“故此贫道以为,道门有真道,佛门有佛法,暂且不论高低,核心根本依旧是‘实证’。

何为实证?

每日打坐练气是为实证;历练天下,感受凡人生死无常是为实证;行遍万水千山,尽览山川日月,感悟其中大道是为实证;凝煞炼罡是为实证;参玄悟道是为实证;诵读经典是为实证;

佛门发大宏愿,依旧需要去践行,需要去实证;

哪怕是接受天劫,也依然是为了实证!

为何实证?

那便是为了寻求己道、修行己道、证得己道,其中实证贯穿一切,从低到高,从幼苗到瓜熟蒂落,一切种种,只为长生自在,逍遥无量。

佛经有云:性本具足,不假外求,此话虽然经典。

只是我辈修士却无法通过诵读经典,朝佛礼佛求得长生!

若是有人以为引,诱人入道,那便是偏离正道,入了外道。

如若不然,也只能说其心怀叵测!”

言罢哈哈大笑着离去,再也不理会印心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