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HP之平行世界 > Chapter261 莫名搬运全文阅读

(错字明天改。)不允许任何前来参加比赛的队伍,带着比赛主办方所发放的旗帜,从赛场当中逃出去,与此同时,也不允许任何一支拥有旗帜的队伍在比赛时间终结之前申请提前离开赛场,主办方和学校之所以要这么安排,就是为了能够让所有参加比赛的队伍都尽可能地进行彼此之间的相互淘汰。

除非遇上了自身解决不了的重大麻烦,进而选择弃权,否则就根本不可能提前离开比赛场地,任何一支前来参加比赛的队伍,只要朝着天空当中发射信号弹,都能很快就迎来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并且被这些成年巫师从赛场当中带走。

被敌人抢夺了武器朝着天空当中发射信号弹,随后又因为马歇尔的并不在场,而不能够及时从这里撤离,停留在林间空地上的这几个队友,就这么在找到他们的队长马歇尔之前,迎来了比赛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因此不得不选择放弃比赛。

就算向主办方的工作人员表示说发射信号弹的人并不是他们,而其实是有人抢夺了他们的武器,随后这么做的,马歇尔的小队也同样不可能避免被淘汰掉的命运。毕竟,被别人抢夺了武器,随后发射信号弹,这就代表他们小队的实力还不够强。

而所有不够强的小队,其实都是应该在这第一场正式比赛中被大数量地淘汰掉的。

“我们的小队长在刚才战斗的过程当中和我们失散了,只要能够把他找出来,我们立刻就可以和你们一起离开赛场。”

由于方才敌人发动的攻击太过猛烈的关系,所以并没能够在马歇尔遭遇攻击,随后向后摔飞出去的时候,前去提供支援以及帮助,当时被敌人们的围攻留在了林间空地上的剩下几个人,其实并不认为他们的小队长会怎么样。

与他们这一支队伍闹不和的布斯巴顿小队,所追求的是把马歇尔的队伍从三强争霸赛里面踢出去,因此,在比赛当中特意对他下杀手什么的,这么可怕的事情,对方做不出来。

亲眼看到马歇尔究竟是被什么样的魔法打中了胸口,与此同时也很清楚向后摔飞出去的他,并不会因为这样一个魔法而遭遇什么重大创伤,小队的剩下几个人虽然遗憾他们的队伍不得不就此退出比赛,但是却也从来不曾担心过马歇尔的安危。

相信他顶多也就是受一点轻伤而已,随后就会很快回到他们身旁,小队队员们直到忽然间发现了马歇尔的失踪,这才终于体会到比赛主办方工作人员的到来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最起码,他们可以帮忙找人,不是吗?

“我就不明白了,队长他们跑到哪里去?”果断表示,马歇尔身上的旗帜已经全部都被敌人夺走了,而平日里与他有恩怨的队伍,也已经借助着方才的战斗,完成了自身的打击报复,小队队员完全想不出,究竟还会有什么人选择对马歇尔动手。

“队长身上并不存在任何对其他参赛选手来说有价值的东西,这片赛场又是提前被主办方们进行过布置,因此不可能出现那种大型的,以人类为食的野兽的,那么,队长他又可能会到哪里去了呢?”

面对着身上完全没有任何旗帜的队伍,不论是选择布置陷阱,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还是选择费力气的将他从这个地方带走,这都完全没有任何意义,马歇尔的队员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究竟会是什么人在这个时候选择对马歇尔动手。

“他们带走队长干嘛?他们又能够把队长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虽然拥有超声波定位系统,但是毕竟方才的这一场战斗,参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因此,威尔利特他们其实也根本就没有注意过,究竟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将马歇尔从这个地方带走的。

没能够直接抓住,很有可能就是塞西莉委派过来的人的那一支小队,威尔利特他们按照原定计划,原本是应该继续移动,搜索看看赛场当中是否还有没有被抢夺旗帜的弱小队伍,或者说是在碰到了强者交手的时候,留在一旁观摩并且收集资料的。

但是,一个原本不应该遇到任何问题的参赛选手,忽然间从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不知道被什么人带走了,也不知道究竟位于何处,面对着这样的状况,威尔利特他们作为那种认为将这个谜题解开的价值其实和收集来自于其他队伍的信息的价值差不多的人,就这么选择了暂且放弃原定计划,而在面前的这个突发状况当中插一脚。

因为已经被判失去了比赛资格,因此衣服后襟上立刻就被比赛方的主办人员用魔法标注了一个巨大的叉,马歇尔的队友们所拥有的这种显眼的标志,足以告诉接下来任何一支在树林里面遇上他们的队伍——“我们已经被淘汰了,所以用不着在我们的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只需要看到小队队员后背上的魔法叉,以及和这些队员们一起共同行走的主办方工作人员,任何一支停留在树林里面的队伍都会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用不着在这只被淘汰的队伍身上费什么心思。

由于自己本身还并不想退出比赛,与此同时也不认为直接向马歇尔的队友以及主办方工作人员表明说,他们接下来也想要帮忙寻找马歇尔是一个好主意,威尔利特他们几个人就这么因为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此完全没打算过,要脱掉自己身上的隐形衣。

不论是和马歇尔有着私人恩怨的那一支布斯巴顿的队伍,还是其他在方才跑来发动的攻击的队伍,他们所有人都已经在战斗落下帷幕之后从这里离开了。甚至于就连那个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马歇尔的小队,失败的落单敌人都消失不见了,这样一片林间空地附近,剩下的人除了马歇尔的队友以及比赛方的工作人员而已,也就只有威尔利特他们了。

没有选择掀开自己身上的隐形衣,当然也没有选择从飞天扫帚上面跳下来,威尔利特他们这几个人的存在,甚至于都没有被马歇尔的队友们所察觉到。

由于在方才激烈的战斗过程中,不止一个人受了伤,因此,这片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去的林间空地,事实上是有残留一定量的血迹的。

由于攻击魔法的威力不够强大的关系,所以其实并没有让任何人陷入重伤状态,而不过都只是让人受了一点小小的轻伤而已,这些方才四处乱飞的魔法火花,只是给这一片区域带来了一些少量的血迹而已。

并不能够只依靠肉眼就准确判断出这些位于树干树叶灌木或者地面上的血迹究竟来自于什么人,因此很快就摸出了自己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药剂,薇尔利特就这么通过不断将自己就地采集来的血液样本放入到药剂当中的方法,确定了这些血液究竟都来自于什么人。

只需要在这些血液当中找到了来自于马歇尔的血液,那么就可以借助着这个采集到的样本,立刻制作一个血液指南针,威尔利特他们尽管采用了和工作人员们截然不同的方式展开寻找,但是效果也依旧,还是非常明显的。

“队长!”相信不会有什么人丧心病狂到想要在这一场比赛当中杀掉马歇尔,因此坚信他们一定能够很快就将其找出来,马歇尔的队友们还真的就在比赛方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很快找到了不知道被什么人从林间空地那边搬运到差不多两公里开外的地方的马歇尔。

在终于找到了他们的队长之后,立刻就迈步跑上前去,将如同纯粹在地面上的马歇尔给唤醒了,小队队员首先需要做的就是确认马歇尔的安危,搞清楚他身上是否有受什么不同寻常的重伤。

再确认了他此时此刻健健康康并没有受什么重伤之后,就开始向他进行询问,希望他能够说一说自己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两公里以外的地方的,小队队员们最终却并没能够得到一个准确的回答。

“事实上我也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表示自己在方才被魔法打中之后,虽然确实不可控制的向后摔飞了出去,但是,马歇尔从来就不曾因为自己以及队员们所拥有的旗帜被彻底强干净的这件事情而认为他们应该放弃这一次的比赛。

虽然第一场比赛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部分,但是却也并不代表着他们的队伍就毫无希望了,马歇尔在控制不住地向后摔飞出去的时候,其实最想做的就是立刻带领自己的队友们从这个地方离开,因此保证他们所拥有的武器不会被敌人抢夺。

只要没有被迫放弃比赛,那么他们其实就还拥有希望,马歇尔甚至于都根本不记得自己在摔飞出去之后,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

“我感觉自己就是在被那个魔法打中之后进入了短时间的昏迷状态而已,毕竟我在向后摔飞出去的过程当中磕到了后脑勺,但是我接下来究竟遇到了什么人,又是什么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把我移动到这个地方来的,这些问题我却完全不清楚。”

表示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碍,因此移动他的人应该没有对他施展什么过分的魔法,马歇尔当然也很快就检查了自己的随身物品,并且很快就确认了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并没有被任何人给拿走。

“假如是出于劫财的目的,那么我身上的财物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少。而假如说是出于私人恩怨,想要找我报仇出气,那么,这个人完全可以趁着我已经昏迷过去了的这个空档,对我施展一些,会让我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非常痛苦的魔法呀!可是,移动了我的人,却完全没有对我做这件事情。”

表示对他动手的人,一来并不是看中了他所拥有的财物,二来又不是和他有什么私人恩怨,马歇尔认为将他进行搬运的人,也不会是方才带队跑来攻击他们的布斯巴顿小队。

“根据你们的说法,对方在抢夺了我们小的对所拥有的武器之后,先是用这些武器朝着天空中发射了,求救信号弹,紧接着又把这些武器给扔出去了,对吧?那么,他们转移我的这种做法,也就根本没有道理了呀!”

只要把抢夺来的武器仍的足够远,选择在发送信号弹之后就离开的队伍,就根本用不着去担心,马歇尔他们的小队会在工作人员们赶到现场之前从现场逃跑。

毕竟,在自己的武器还没有捡回来的状况下,这些人就算是真的能够跑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们接下来究竟要如何才能够继续施展魔法,和其他的队伍对抗?因此,就算不选择,把他们的队长从原本所在的地点进行搬运以及转移,从而借助队友们一定会去寻找自己的队长的这种模式来拖延时间,那一只布斯巴顿的带队队伍,最后也是能够达成加马歇尔的小队淘汰掉的这个目的的。

因此,假如只是为了能够困住马歇尔的队友们的逃跑步伐,让他们放弃撤离,转而寻找自己的队长,那么这么做,其实是根本没有意义的。

“所以,对方把我弄到这个地方来,究竟是想要干嘛?”果断表示,从表面上分析一通之后,根本看不出来对方究竟想要干些什么,马歇尔就这么在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一边和向他宣布他们的小队,已经被淘汰了的工作人员,开始朝着赛场边缘移动了。

遗憾于自己的小队,居然不过才刚刚参加第一场正式比赛,就被淘汰了,但是事到如今,就算再怎么不甘心也没有办法,马歇尔其实是在行走的过程中,忽然间联想到了其他的事情,这才猜测出了将它搬运的人,究竟是想要对他做些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