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五十六章 好奇心害死人全文阅读

碧芒消散。

和氏璧元神重新回到了任以诚体内。

第二刀皇陷入了昏迷,被放倒在地。

“呼——”

任以诚长舒了一口气,和聂风、步惊云一起盘膝而坐,纷纷开始运功调息。

为了救治刀皇,三人此刻均已耗尽了功力,身心之疲惫,丝毫不亚于和强敌激战一场。

由来创造要比毁灭难上千百倍,救人亦比杀人要困难的多。

这大概就是佛家会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原因了吧。

日落月升。

第二梦将第二刀皇送进了洞中照顾。

第三猪皇在陪着第一邪皇。

两人久未见面,叙旧的同时,邪皇也在打听有关任以诚的事情。

任以诚三人盘坐在崖边,双目紧闭,犹然不见醒来。

生死门突然打开。

月光下,一道倩影缓步而出,来到了聂风的身旁,赫然竟是那名黄衣少女。

她手里寒芒骤闪,亮出了一柄匕首,对准了聂风颈部的要害。

少女明亮的双眸死死盯着聂风,透出森然杀意,似有要将他剥皮拆骨的深仇大恨。

“哼!算你倒霉,自己撞到了我的手上。”少女右臂抬起,手中匕首狠狠向着聂风的咽喉削了过去。

叮!

一声脆响,少女猛觉虎口庞然巨力传来,匕首已然脱手,打着旋朝崖下飞了过去。

“姑娘,有话好说,何必动刀呢。”任以诚缓缓睁开了眼睛,右手俨然还保持着弹指的架势。

在这动静之下,风、云两人也醒了过来。

少女捂着手腕,依旧盯着聂风不放,恨声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聂风神情一震,脸色登时变得凝重起来。

“敢问姑娘芳名,令尊是哪一位?”

少女冷笑道:“我叫独孤梦,天下会神风堂主,威风不可一世,杀人无数,不知独孤一方这个名字,你还记不记得?”

聂风闻言,登时为之惊愕,旋即脸色又变得复杂了起来。

独孤梦咬牙切齿道:“看来你还没忘,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要杀他,我就杀你。”步惊云的声音响起,目光和神色皆冰冷无比。

“好……是我技不如人,既然无能为父报仇,那你们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独孤梦心知以自己的武功,断不可能是眼前三人的对手,索性将头转向一旁,闭目等死。

“唉!当日之事说来话长,不过正如姑娘所说,杀人偿命,对于令尊的死我深表遗憾,但是……“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聂风摇了摇头,怅然一声叹息,不愿再继续多说下去。

“先别着急,姑娘原来是无双城的人,关于令尊的事情,我倒是有个不一样的消息。”

任以诚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伸了个懒腰,缠身而起。

独孤梦不屑道:“你们是一伙的,少来骗我。”

任以诚耸了耸肩,不以为意道:“你不相信我,我也懒得跟你多费唇舌,这件事第二刀皇父女都知道,你可以去问他们。”

这时,生死门内传来了脚步声,第二梦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听到你们的话了,独孤姑娘,虽然我不太清楚任大哥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是他说得确实没错。

令尊独孤城主并非聂风所杀,或者说,聂风所杀的那个独孤城主并非令尊。”

“什么意思?”独孤梦面露狐疑之色。

聂风亦皱起了眉头,对此心生疑惑。

第二梦笑道:“事情还要从一个叫剑宗的门派说起,多年前,派中最杰出的两个年轻高手,为了争夺门派至高绝学而相约决战。

为了见证这场决斗,剑宗掌门便邀请了当世数名高手前来观战,这其中就有独孤城主。

只是令尊身为城主,事务繁忙无法脱身,却又舍不得这场难得盛事,苦思冥想之下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找了一名跟他样貌相似之人当替身,然后自己去剑宗观战。

但令尊万万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当年决战的两人,眼看胜负即将分明的时候,剑宗掌门突然插手,将在场所有人都冰封了起来。

令尊便是因此而葬送了性命,独孤姑娘若还不相信,可前往中华阁找无名前辈求证。”

“武林神话无名?”独孤梦惊讶道。

第二梦颔首道:“正是,只因无名前辈就是当日决战的两人之一,令尊的遗体应该也还在剑宗旧地,姑娘大可前往一探究竟。”

独孤梦沉默了片刻,终于点头道:“我就暂且相信你,希望你没有骗我。”

“呵呵!很好,皆大欢喜。”

任以诚双掌一拍,然后便负手向生死门内走去。

“小子,这么快就恢复了?”第三猪皇笑眯眯的迎了过来。

任以诚“嗯”了一声,示意问题不大。

事实上,功力耗尽倒也并非全无好处。

累虽然是累了些,但每次恢复过来之后,内力都会有所精进,只是此番元神的耗损同样不少,恢复起来却非一日之功。

“邪皇前辈,介不介意让晚辈参观一下魔刀的刀法?”任以诚目光转向了猪皇身旁的双臂尽断的老者。

第一邪皇眼神一凝,凌厉如刀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视了一番,淡淡道:“浊世魔池已毁,魔刀只余其形,你若有兴趣,尽管去看。”

“当今世上,魔刀堪称天下刀法之最,晚辈既然来了,自然不能入宝山而空还,多谢。”任以诚拱了拱手,迈步走进了山洞深处。

那个巨大的魔字再度映入眼帘,里面的魔水已经流干。

任以诚凝神观瞧,这字是由密密麻麻的无数刀痕组成,结合与刀皇交手时的情形,魔刀的招式逐渐在他脑海中还原了出来。

恍惚间,他的右手开始蠢蠢欲动。

接着,就见他手臂一扬,竖掌成刀,身形陡然而起,竟当真开始演练起了魔刀。

这刀法看似狂乱无章,实则暗藏玄机,每出一刀都在将对手逼向早已安排好的死路,绝不留半分余地。

之前若然没有龙气加持,面对自残后功力剧增的第二刀皇,任以诚只怕很难有胜算。

山洞中劲风呼啸。

刀法中魔意愈显高昂,任以诚情不自禁的沉迷其中,竟似停不下来。

忽然间。

就见他眸中碧芒一闪,身形顿时戛然而止,紧跟着便是脸色一变。

“活见鬼!这……怎么可能?说好万邪不侵呢?”

任以诚整个人如遭雷击,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他发现识海中的和氏璧元神,适才居然出现了逆转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