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的导演时代 > 第290章乐极生悲全文阅读

“我太累了!”

李谦趴在床上唉声叹气,享受着佟莉雅柔嫩的小手按摩。

这段时间可把他累死了,从《我是传奇》上映开始,真是一刻都没有停下来。

跑宣传,成立公司,紧接着筹备《我不是药神》,中间还闭着眼睛做了点投资,这都是在短短三个月内搞定的,可把李谦累个半死。

“你也是,谁叫你这么着急的,跟去年一样休息两个月再筹备新片不行嘛,反正也赶得上贺岁档。”佟莉雅有些无奈道,还不是自己把自己搞这么累。

李谦摇摇头,“贺岁档,喜庆的日子,不合适。”

“那《集结号》就是贺岁档上映的,不也一样没关系吗。”

“那你没看《投名状》,挺好的电影,内容比较沉重又碰到了贺岁档,票房怎么样呢?”

“别抬杠!”

佟莉雅没好气地拍了下李谦后脑勺,“当初你不是说过,《投名状》那种看不到希望的电影,放什么时候上映都很难大卖嘛?”

“我说过吗?”李谦有些诧异。

“不是你还是谁说的。”

“算了,不知道谁说的就当是我说的吧。”

“...不给你按了,手都酸了,我看剧本去了。”

佟莉雅丢下李谦,自顾自从床头那起一份剧本看了起来。

“你看吧,我躺会。”李谦换了个姿势眯上了眼睛。

五分钟过去,迷迷糊糊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挠自己。

醒来一看,是只脚丫子。

李谦有些嫌弃地挪了挪位置。

“干嘛了?”

佟莉雅一脸无辜地看着李谦,眨了眨眼睛,脑门上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睡够了,起床。”

摇摇头,去洗漱了一下,又坐回床上,陪着一起看剧本。

“很简单的剧本,表面上黄小仙就是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听到陆然那个名字都会跳起来,第二阶段假装已经忘记那个人,直到第三阶段完全放下,完全忘记,视若路人,这是第一层。”

“我也知道啊,剧本都写了的,那第二层呢?”

李谦想了想道,“表面上是陆然劈腿出轨,黄小仙是受伤害的一方,但是像这段黄小仙旁白的台词:这段感情里,原来我们势均力敌,结尾处统统惨败,我毁掉的,是他关于我的这个梦想;而他欠我的,是一个本来承诺好的世界。

黄小仙这个人设,算是个言辞刻薄的女生,这也是大龄单身女性常见的性格,而且他们谈了七年,再加上这段台词,黄小仙毁掉了陆然关于她的梦想,其实就可以理解为,这七年里由于黄小仙的性格原因,陆然年复一年地忍耐,最终终于被压垮,因为黄小仙已经那个恋爱初的女孩了。”

听着李谦这大段的分析,佟莉雅若有所思,“就像《暖暖内含光》里一样,恋爱初的甜蜜到后面双方都暴露出了缺点,陆然忍了七年无法忍受...”

说着说着,佟莉雅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啊,怎么劈腿的好像还无辜了?”

“我话还没说完呢。”李谦摊了摊手。

“黄小仙为什么会这么说,可能事实就是这样,不存在对与错,两人是互相伤害,但是就剧本而言,关键的事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虽然陆然说自己一直爱得很卑微,自己很累,但那只是他一面之词。

当他自己觉得自己爱得卑微,都是自己在付出,对方只是闪耀着过日子的时候,就会进入这么一种思维的恶性循环,而逐渐忽视对方的付出,人都是又倾向性的。”

“所以呢?”

“所以,我也不知道,只有导演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只要表现出第一层就够了,剩下更深层次的意思其实主要看导演怎么安排,同样的表演,在导演手里,观众理解的东西可能不一样。”

“那你还说这么多!”佟莉雅没好气地拿剧本拍了李谦一下。

李谦无奈了,“这不是分析黄小仙这个角色吗,不要去管陆然那个角色是怎么回事,跟你没关系,你只需要想着黄小仙的心态、情绪变化就行了,这拍的是失恋三十三天里的故事,从失恋走出的过程。

之所以一开始没走出来,就是因为她还没放下,不管陆然劈腿的原因是什么,是黄小仙太作导致耐心消磨殆尽,还是不爱了其他原因,跟你演这个角色没关系,只要记住黄小仙哪怕在男朋友出轨闺蜜的情况下,还哭着在后面追出租车,这就说明她心里还有陆然,这个失恋状态要把握住,失恋跟失恋是不一样的。”

“都这样了,还爱着前男友。”佟莉雅叹了口气。

“不一定,或许是还爱,或许只是因为被陆然那一大段话戳到了痛楚,自己感觉理亏了,冲动之下才去追车,都有可能。”

“...太麻烦了。”

“恋爱简单,分手难,恋爱都是彼此相爱在一起,失恋的情况就多了。”

“你怎么这么懂啊,经验这么丰富?”佟莉雅反应过来,突然转过头来盯着李谦。

“呃...随便一个观众都能把我的电影解读出N种意思,难道他们也拍过电影?”

李谦耸耸肩,“多想想都行了,或者看看书,上上网,各种论坛上的情感帖子,全看一边,谁都是理论大师,九年义务教出来的,基本的阅读理解能力还是有的。”

“真的?我等下也去看看。”佟莉雅转而又道,“可是这样好麻烦,一层一层的。”

“哪有什么麻烦的,表演出剧本写出来的东西就行了,至于更深一层次,听导演安排,比如追车那场戏,被王小贱拦下来之后,如果导演让你继续哭的死去活来,挣扎着还要往前跑,那他要表达的估计是黄小仙还爱陆然,即便他出轨闺蜜了。

要是拦下来之后,让你顺势停下,不要继续哭的要死要活,那基本上就是因为之前陆然说的那些话让她意识到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错误,才冲动去追车的,就像王小贱问她醒了吗,这一段也正好卡在三分之一的地方,算是一个转折点。”

拍电影,表演上弹性很大的,本来90分钟的时间什么都讲不清楚,会给观众很多联想的空间,有时候甚至一个小细节,就能让人想到完全不同的方向去。

哪里讲清楚,哪里留给观众,都是技巧,不像电视剧,二三十集的长度,再复杂的剧情都给你讲的明明白白。

“那你还跟我说这么多没用的。”佟莉雅撇了撇嘴。

“这不是教你从各个角度理解人物嘛,而且就一个剧本,我也就看了一遍,没仔细研究。”

电影脑海中的记忆有,但是光看一遍,不去深入思考,李谦也没法说出什么所以然来,又不是自己反反复复研究、分析的片子。

“那我慢慢看吧,约了腾导和编剧过几天再讨论。”佟莉雅有些好奇道,“对了,王晶华不是得罪过你嘛,投资这部剧你怎么不把她的演员换了?”

“你不想和文樟搭戏?”李谦不解道。

“那倒不是。”佟莉雅摇摇头,“他比我大两届,在学校也认识,不过我们那些同学都说,这两年他越来越狂了,以前在学校都只是性格有些痞痞的而已。”

“他狂任他狂吧,在你面前狂不起来,剧组到时候会派制片人过去,主要是腾华滔之前已经确定了男女主角,他跟文樟也是好朋友,非要文樟演男主角,我也尊重创作者的意愿,毕竟是他自己的片子。”

文樟倒是个可塑性挺强的演员,新生代男演员比他厉害的还真不好说,胡戈还不一定比他强。

换不换也无所谓,他也确实非常适合王小贱这个角色。

......

就在李谦一心一意忙着《我不是药神》的筹备工作时,从二月底开始,各大公司花了点小钱,在网络上制造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已经维持了好几天了。

虽然大部分观众还是对李谦的新片保持期待的,不过依然又不少观众质疑李谦转行拍现实题材,还是医药这种不管国内外都没有大火先例的题材。

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比较难听的的声音。

“什么现实题材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估计是跟《唐汕大地震》一样,一个靠灾区人民的悲痛,一个靠白血病人卖惨博同情的片子。”

“发癌症病人的财,李谦也好意思,跟马小刚一个德行!”

“李谦估计是被招安了,拍个感动中华人物出来,还药神呢,真那么神还会有那么多看不起病的人吗!”

“好好的拍商业大片不行吗,非要去搞歪门邪道,消费快死的癌症病人,骗一波眼泪自己发财!”

“哎,现在的导演一个个成什么样了,马小刚消费灾区人民,李谦消费将死的癌症病人,张一谋拍的《金陵十三钗》也是消费死难的三十万金陵同胞,简直恶心!”

......

虽然各个公司动作不大,不过这些比较难听的声音还是经常能看到。

不过他们显然也不是齐心的,不光李谦,顺带着把去年暑假毁誉参半的马小刚拉出来鞭尸,还顺便把张一谋也骂上了。

李谦也没有澄清的意思,让公司不用管,杜洋也就没有什么动作。

他们也没有像各个公司猜测的那样担心,甚至还有些悠哉。

经过两个月之后,公司走上正轨,该扩张的地网和网络营销团队在扩张,制片团队也在筹备几部片子。

公司高管,有一个算一个,对李谦的《我不是药神》根本没有一丝担心。

杜洋和钟莉芳都还有公司说笑呢。

“有些人呐,是永远不会长教训,说不定李导下一部电影再换一个题材,还会有人在那唱衰呢。”

钟莉芳笑笑,“其实作为对手,他们潜意识里就希望看到李导的失败,自然而然的想法会受影响了,也不奇怪,等电影上映之后又会清醒起来,接着下一部电影又继续这样。”

人都是主观性的生物,即便再理智,也不免受了自己潜意识希望的想法说影响,只要有一点点因素能支撑他们唱衰李谦,就会无限放大这个因素。

一个男孩子,看到暗恋的对象对你笑了,心里会瞬间脑补了很多事情,这就是潜意识自己希望的事,影响了客观的判断。

和外人相反的是,能在李谦刚成立未来影业,还没私下里谈好,就辞掉原本的高位,果断来投奔,未来影业的几位高管,那是对李谦有绝对并且盲目的信心。

要知道,小马已经在筹备上市了,钟莉芳身为二把手,到时候一上市得到的肯定是一笔巨额财富。

哪怕李铭的行为太过于激进,一个不好公司都完了,她之前也没有生出过其他想法。

但是,李谦的未来影业成立,却能让她毅然放弃上市之后的利益,可见一斑。

......

而此时,另一栋办公楼,一间办公室里,国内经纪人一姐王晶华闲暇时候看着网上这些声音,心里有些莫名的爽快。

和李谦的唯一一次接触不欢而散,随着李谦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位,即便后来再没有接触过,王晶华心里却越来越不舒服了。

即便现在的李谦她已经得罪不起了,甚至还生出过主动道歉的想法,不过成名多年,到哪里都受尊敬的她,心里的不爽并没有消失,甚至巴不得李谦摔个大跟斗,从高处掉下来,这样她才能平视李谦,不用整天担心得罪了这么一个大导演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不断地翻动着网页,看着各种唱衰,甚至骂声,王晶华脸上笑容越来越盛。

这时候,电话响了,是老朋友腾华滔打来的。

王晶华脸上的笑容稍稍减少了一分,之前她为了腾华滔的项目,费劲了心力去帮他拉投资,还让文樟、白百禾不要片酬只拿分成。

结果忙前忙后,腾华滔转眼又找杜洋去了。

找杜洋就算了,可后来杜洋又和李谦凑一起成立了一个未来影业,这不就成了李谦投资的电影嘛!

作为拍出过现象级电视剧的导演,还是当下比较火的小成本爱情片,王晶华是很看好《失恋三十三天》的,结果被李谦摘桃子了。

忙前忙后几个月,便宜了李谦,而且文樟和白百禾指不定会受什么刁难。

然而,接通电话之后,腾华滔的第一句话却让她愣住了。

“华姐,不好意思,黄小仙那个角色不能给白百禾了。”腾华滔充满歉意地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什么?”

王晶华一脸的不可置信,心情跌落到谷底。

不光这片子便宜李谦,连原本说好的角色,也都被李谦给换掉了!

刚刚还在看笑话,心里舒服的很,瞬间就从天堂落到地上,还狠狠地摔了一头的包。

王晶华无法接受,忙活了这么久,结果李谦把她的角色给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