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前世今生,征兆(大结局)全文阅读

几天后,安子善、唐柔和唐书三人站在一片鳞次栉比的庄园之内的一间大房子里。

这就是京城八大家族之一的唐家祖宅,哦对了,现在是七大家族,佟家已经成了过去式。

这些天,华国的高层动荡不休,佟家的突然覆灭引起了轩然大波,更遑论很多穿越者的消失,超凡者的跌落凡尘。

但任这些再动荡,对普通人来说,他们的日子和生活没有丝毫改变。

虽然这些动荡,早晚会影响到普通人,但至少现在,对他们来说什么也不知道。

有些事情,终究只局限在少部分人知道,参与,正如佟凡所说,如果没有重生后的生命时钟,没有经历这么多事情。

安子善终其一生,也不会达到他的高度,那么这些事情也不会是安子善能知晓的。

或许到时候有另外一个人成为时空之盘的主人,安子善就是被遣送回原本时空的那个穿越者了。

这几天,有个震惊华国最顶层那帮人的消息传出,一个巨无霸的组织出现,易算师协会和神秘局整合。

炎黄殿成立!

这些最顶层的人都知道了,炎黄殿殿主的身份,更知道这个世界唯一不能招惹的人是谁!

唐家作为京城七大家族之一,唐家家主唐林当然也是最顶层的那帮人之一。

所以此时,他恭恭敬敬的站在安子善身旁,随时等候着他的吩咐。

几人已经在这儿站了有一会儿了,此来只为一件事,那就是复活唐柔的妈妈。

那位因为癌症去世的可怜人。

通过时空之盘他了解到,唐柔的妈妈寿元还有余,但此时对安子善来说,这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了。

问题的关键在他自己身上,实际上,他欺骗了所有人。

他,根本就不是时空之盘的主人。

真相是,他就是时空之盘的器灵。

时间还要回到莲山县岎山上,他被陆机控制之后,在他疯狂的想打破气泡,脱离控制的念头驱使之下。

时空之盘里传出了一个毫无感情的平淡的声音,“你决定归来了吗?”

安子善呆住了,通过时空之盘里那个声音的讲述他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时空之盘的器灵。

在遥远的亘古,时空之盘作为时空之主的本命神物而存在,后来一场大战之下时空之主陨落,时空之盘的器灵几乎被摧毁。

无奈之下的时空之盘器灵选择仅留了一缕意识存放在时空之盘中沉眠,而其他近乎全部的意识投入到了轮回中,企图通过一次次的轮回来壮大神魂力量。

一直壮大到曾经的程度,如此就可以通过感应唤醒时空之盘上沉眠的那丝意识,遥控时空之盘前来汇合。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时空之盘出现了变故,不知怎的辗转到了九天玄女的手中,而她又赐予了黄帝,在与炎帝的一场大战中时空之盘被打散。

它的两个部件,时空之环和时空之心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器灵经过了不知多少世的轮回之后完全恢复,甚至比曾经还要壮大,这时存在于时空之心上的那丝意识被引动,虽然没有被完全唤醒,但也找到了器灵本体,也就是安子善的前世。

时空之心引导安子善的前世重生到了现在,意图找到时空之环,让时空之盘完整合一,再现昔日威能。

时空之盘合一后,安子善又全力催动时空之盘,彻底唤醒了时空之盘留存的那缕意识,于是便有了后面的一幕慕。

通过那缕意识的讲解,安子善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前世过的那么苦,诸事不顺,为什么结婚有了孩子,会在临产前一天失去心跳,夭折。

原来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是时空之盘的器灵,也或者说他就是时空之盘。

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所以无法孕育后代。

而时空之盘的器灵神魂想壮大,经历的越苦,越难,就越容易壮大,所以他的前世,前前世,每一世,都过的很苦。

在岎山上,陆机成为S级超凡者后,那缕意识告诉他,如果想打败陆机,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他归来,跟那缕意识融合,成为完整的器灵。

但成为完整的器灵后,他将再也无法恢复肉身了,而且无法回到现实中去。

从岎山上到现在,所有人眼中的安子善实际上都是能量投影而已,只是因为时空之盘的威能,这投影太过真实,真实到地球上没有人能够看破。

这件事,他没有跟任何人讲,但神道最后离开时说的那番话,安子善感觉,他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

站在唐家的宅院中,突然想起了这一切,安子善有些恍惚,跟时空之盘中那一缕意识合一之后,安子善的脑海中就猛然涌现了很多很多记忆,那一次次轮回的记忆。

然而,下一秒安子善就利用时空之力封印了这些记忆,他坚持认为自己就是安子善,不想被这些记忆影响到自己分毫。

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该复活唐柔的妈妈,他清楚自己的情况,如果真的复活了她的妈妈,唐柔定为对自己更加死心塌地。

而自己又能给她什么?

跟一个能量投影生活一辈子吗?

无法改变自己血肉类生命的本质

,就无法孕育后代,难道要成为不婚族或者是丁克族?

安子善无法接受,他不想耽误这个好姑娘的一生……

正想着的时候,身边的唐柔颤声道:“怎么了,善小弟,不行吗?”

“啊?”安子善下意识回头,看到了那个目中带伤,眼眸会说话的姑娘,那目光中揪心的刺痒惹的他心口一痛。

“算了,不多想了,神道说的对,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重要的是陪伴,走一步看一步吧,一定会有办法的。”

心中这般想着,他脸上浮现出笑容,温声道:“可以的,柔姐,不要担心,你确定伯母在这儿出现过吗?”

唐柔差点涌出眼眶的泪水消失了,破涕为笑道:“对对,我确定,这儿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地方,是我的闺房,小的时候妈妈会给我讲故事,哄我入睡。”

安子善点点头,低声道:“柔姐,虽然我能复活伯母,但岁月的流逝还是会在她身上呈现,也就是说,我复活后她的模样不会是当初去世时的模样,而是现在的模样,你明白吗?”

唐柔愣了下,讷讷道:“善小弟,你的意思是,不是妈妈三十五岁的样子,而是四十三岁的样子?”

“对!”安子善微笑道。

旁边的唐书目光一闪,眼底浮现一抹喜色,这不是最好的安排吗?

“明白了,善小弟,你开始吧!”

“好。”

安子善双眼微阖,时空之盘出现在身前开始逆时针旋转,这个闺房内发生的一切开始如幻灯片般倒流。

片刻后,唐柔的面色微变,目中露出复杂之色,她没想到父亲原来如此爱她,在她搬出祖宅后,每天他居然都会来亲自打扫自己住过的房间。

一直保持着自己搬走时的样子。

安子善也有些惊讶,本来他以为这唐林有了新家庭后,父女俩的关系已经完全疏离,唐林都不管唐柔死活了。

否则又怎么会出现唐柔被佟家欺负,唐林什么也不管的情况。

现在看到这一幕幕,他却是被唐林深藏的父爱而感动了,或许唐林也有他的难处。

本来静立身侧,不言不语的唐林也愣住了,没想到曾经自己在这房间内做过的事情,都显露出来。

他下意识看向左前方的唐柔,恰好遇上了对方看过来的目光,父女俩皆是愣了片刻,很快都不着痕迹的挪了开去。

但唐林心头却开心起来,因为自从自己再娶之后,他第一次从女儿的眼中看到了温和的孺慕之情,而不是冷冷的恨意。

安子善没有多说,继续催动时空之盘,时光飞速倒流,五分钟之后,画面中出现了唐柔的妈妈,那是一个长相跟唐柔很相似的女人,与唐柔不同的是,这女人眉眼中的神色甚是柔和。

一看就是一个温婉端庄的女子,怪不得能让唐书如此念念不忘,为她终身不娶。

“妈妈……”唐柔目露迷离之色,低声喊道,下意识抬手想去触摸,被唐书一把拉了回来。

安子善看了她一眼,柔声道:“不能碰,乖!”

说完,时空之盘中射出一股绿色能量将这女人包裹,然后时空之盘陡然停滞后再次顺时针旋转起来,众人看到画面开始倒退了,而画面中的这个女人却被绿色光芒包裹跟随着画满前行。

画面中时而有一些晦暗的东西撞击着她,但都被那绿色的能量挡在了外面。

慢慢的,随着越来越接近现在,画面中的女人眉角出现了皱纹,但风韵不减反增,一股独特的气质几欲喷薄而出。

又是一会儿,时空之盘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停止了转动,屋子里几人如同经历了一次时空旅行般的恍惚、颠簸感骤然消失。

房间内多出了一个四十出头,不胖不瘦,气质独特,面容与唐柔极是相似的女人,这女人还在发愣的空当,“妈妈……”唐柔一声惊喜交加的呼喊,猛的扑了过去。

紧紧的搂住这个女子,感受她身上传来的温润感,泪水冲出了眼眶。

“柔宝儿?”这女子回过神来,愣愣的望着扑进自己怀里的唐柔,不敢置信的试探着问道。

她毕竟去世八年多了,女大十八变,此时的唐柔跟十三岁时的模样相差甚大。

“嗯嗯,是我,妈妈,是我,我就是你的柔宝儿啊。”听到唐母的这声称呼,仿佛掀开了唐柔封藏多年的记忆,猛然大声嚎哭起来。

这一下弄的唐母很是手忙脚乱,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唐林和唐书几乎异口同声道:“婧婧!”

唐母无处安放的手瞬间冻结了,循着声音望去,美眸大睁,不敢置信的颤声道:“林哥?书哥?”

“你……你们?”

安子善见状,微微一笑道:“既然伯母没有问题,你们叙旧吧,我先出去走走。”

说着,他抬腿走了出去,来到外面,顺着门口的青石板路慢慢溜达起来。

而屋子里却不时响起惊呼,叫喊和尖叫,还有一个不停哭泣的唐柔。

顺着青石板,安子善不时的左右张望着,这豪门大户的庄园,动辄都是几亩大,真是宽敞的吓人。

一边走着,安子善一边在思考一件事,那就是如何解决投影的问题。

他很贪心,他不想仅仅

作为一个能量投影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想成为有血有肉的人。

猛然间,他脚下一顿,双眼瞳孔微缩,似乎当时封存那些轮回记忆的时候,看到过其中一世有这方面的内容。

那一世轮回的世界,很多生命都是灵体,与自己此时的情况及其相似。

而那些灵体可以通过修炼一种术法转变为血肉之躯的生命体。

安子善的双眼亮了起来,连忙找了一处凉亭坐下,小心的在自己封存的记忆中撕开一道口子,寻找那种改变生命形态的术法。

忍着封存的记忆泄露引起的阵阵不适,他快速的翻找着,片刻后,他眼睛一亮,找到了。

快速浏览完这一世的记忆,他连忙再次把记忆封印起来。

这个术法叫《化灵决》,很诡异的名字,从灵体化为血肉生命,怎么叫化灵决呢?

安子善有些不解,不过也没有多去思考这个问题,从这一世的记忆中他确定这术法是没有问题的,那便放心了。

认真研读了一下化灵决的内容,再结合这一世的记忆,安子善确定修炼这个术法确实可以让一具灵体化为血肉类生命。

此时他念头一闪,眼睛更亮了,到时候自己分出之前那缕意识来掌控时空之盘,化为器灵。

自己修炼这《化灵决》成为血肉类生命后,是不是就算时空之盘的主人了吗?

这么一想,这个可能性完全是有的,安子善登时兴奋起来。

于是,他便开始全神贯注的研究起这术法来,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唐柔一家子和唐书也找到了这凉亭。

在其母亲的坚持下,当面向他道谢,并邀请共赴晚宴。

……

一转眼,二十年后。

莲山县已经在五年前成为全国百强县排名第一的存在。

而莲山县的蔬菜种植基地,东山省桂云蔬菜贸易有限公司已经成为江北最大的蔬菜种植基地,种植的蔬菜销往全球几十个国家和地区。

而此时莲山县占地上百亩,最大的人工湖泊湖旁,今世缘酒店集团兴建的五星级酒店品牌莲山已经正式对外营业。

正式营业的第一天,春光潋滟,酒店最大的会议厅就被包了下来,这里正在举行第三届华国建筑界高峰论坛。

论坛第一位发言人便是近些年新晋的建筑界顶级设计师,有建筑神话之称的安家业,安大建筑设计师主讲。

安子善坐在最后面一处不太显眼的位置上,已经三十五岁的年纪,显的很是成熟、稳重,随意的坐在那儿却有股不怒自威之感,一观便是长期身居高位之人。

身旁的座位上坐着一个身着鹅黄色卫衣的小男孩,看其面相不超过五岁,一副婴儿肥的模样,煞是可爱。

笑起来嘴角有两个小酒窝,萌死人了,安子善瞥头望着他,时而捏捏他的小胖脸,惹来几句,“爸爸,你真讨厌。”

与此同时,遥远的南部城市江城,其下的一处县级市内的一处餐馆。

餐馆的后院内放置了很多笼子,笼子里蓄养着形似果子狸的动物,还有一些其他的动物,这时其中两只果子狸疯狂的抓动着笼子。

空气中隐约可以看到蓝色的斑点进入了它们的身体,还有一些其他的蓝色斑点进入了别的笼子中动物的身体之内。

那些动物不同程度的躁动起来,但诡异的是,片刻之后,都安静下来。

正在这时,一个围着白色防油布围裙的汉子走了过来,抬手抓过一只笼子,将里面的果子狸逮了出来。

一边龇牙咧嘴的笑着:“今天你运气好,该你喂饱我们的客人了。”

这汉子笑哈哈的拎着果子狸,径直去了后厨的水沟旁进行宰杀,诡异的是整个宰杀的过程中这果子狸没有丝毫的挣扎。

但这汉子也没多想,砧板上的鱼不反抗,对他来说没什么坏处。

死去动物的肉他都卖,何况这只还没死的果子狸,不动对他来说并不是毛病。

不多会,这只果子狸被一只大瓷碗乘着端到了前堂,放在了两名身着绛青色单衣的男子桌子上。

这两名男子闻着扑鼻的肉香,食指大动,对视一眼便吞吃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吃完了,付了钱,夸了店老板一句,“好吃,下次还来。”

离开这家野生动物小餐馆,两人开着一辆货车直奔江城而去。

一天一夜后,江城市最大的批发市场,两人将货物卸掉之后,其中一人突然感觉身上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而且还伴随着发热,干咳。

随后这男子,在另外一名男子的陪同下去了医院。

……

安子善刚回到京城,前面副驾驶的桂凌若接到一个电话,眉头轻皱后转身对他说:“殿主,江城传来消息,发现不明肺炎在民众之间传播。”

安子善愣了下,皱眉道:“不明肺炎,严重吗?”

“暂时还不确定危害性,您看?”

他想了一下,随意道:“既然如此,让炎部派个人跟着医疗队去看看吧!”

“好的殿主!”桂凌若笑着应了下来,随即将安子善的命令传递了下去,轿车内再次安静下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