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两百零八章 生死天涯(为盟主凯风晴加更)全文阅读

季少卿不敢相信。

谨慎如他,只看了一场战斗,获取的信息有限,不会把其当做生死倚仗。

同时他也没有必要,与姜望做方寸间的搏杀。

所以他退。

水纹如碎雪,一漾有三波,身形疾退。

姜望踏云而进,他踏浪而退。

两人之间,仍然保持着相对的距离。

季少卿同时一抬手,又是水龙吟!

虽则双方都在动用神通,但是他的上弦月挂在高空,本身就是持续性的神通。以水龙吟对耗姜望的三昧真火,以道术消耗神通,他绝不吃亏!

被上弦月加持的水龙吟,绝不容易应对。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已经超过了甲等上品道术的威能,接近于超品黄阶道术。

身后一条水龙正回转疾追,迎面又是两条水龙撞来。脚下波涛汹涌,鼓荡声势。

姜望踏碎青云,巧之又巧地自两条水龙中间转过。

仙术平步青云妙到毫巅,让他不退反进,与季少卿拉近了一点距离。

又闻龙吟起!

季少卿再一次轰出水龙吟。

没有最强的道术,只有最合适的道术。

水龙吟是他刻印于第五内府的瞬发道术。

在神通上弦月的影响下,威能更强,耗用道元更少,且更持续。

两条三条水龙可以闪避自如,三条四条乃至五条六条呢?

大势压落,高山覆卵。

他要简简单单地用水龙吟耗死姜望!

天涯台外挤满了人,几乎所有能近距离观看决战的位置,都被好奇的围观者所占据。

当然,在钓海楼的主场。人们看向重玄胜、李龙川这些齐人的目光,十分不友好。

而新月高悬,波涛汹涌,五条水龙咆哮天涯台的壮阔场景,令他们兴奋不已。

姜望脚步急转,右手手指已经燃起一点三昧真火。

这种消耗正合季少卿之意!

五条水龙疾飞来去,追逐不休,渺小的姜望在其间忽左忽右,从容踏步。

他会选择先焚去哪条水龙呢?

消灭哪条水龙,最能打开局面?

季少卿脑海中转过这些的念头,但并不去思考深究。

因为无此必要。

他抬手,又是一道水龙吟!

这场战斗刚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神通上弦月高悬,季少卿连发四道水龙吟!

天涯台上,潮声愈急,狂浪愈烈。足足七条巨大水龙,几乎锁死全部方位。

而姜望右手燃起的三昧真火,却仍在手心,并未放出。

在七条水龙相围的关键时刻,他左掌一翻,一只晶莹剔透的琉璃水樽凭空出现,直接将所有水龙装入其中!

得自碧珠婆婆的云暮樽!

此宝善能蓄水、养鱼。是养兽之宝,也是驭水之宝。它曾蓄江河之水,满载水之精华。剧毒极速如五色鱼,也可以被轻松罩住。

解决水龙吟,是正当其用。

姜望早不用,晚不用,偏用在这时,就是为了打季少卿一个措手不及。

季少卿用包嵩见了他的八音焚海与三昧真火,算是领先一步。而他用对方已经见识过的三昧真火,故意交换,主动吃一个小亏,来为自己赢回短暂先机。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让季少卿以为他应对水龙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消耗三昧真火。

而后云暮樽一出,七条威风凛凛的水龙瞬间被收纳。

他和季少卿之间,为之一空!

踏碎青云,已近季少卿身前。

季少卿连发四道水龙吟,饶是有上弦月的影响,也难免消耗巨大。见得云暮樽的时候,他禁不住眼皮跳动,既恨又怒。

此是碧珠婆婆的宝物!其人死前竟没来得及毁去,便宜了姓姜的。

这一个回合他的确吃了亏,但面对欺近身前的姜望,他仍无惧色。

只抬起一指,指向天穹。

那悬于高空的上弦月,忽然一转,直对姜望。

神通上弦月的第二个形态,于此开启!

不可否认,姜望的确带来了强大的压力。

季少卿也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至少神通上弦月的这个形态,还从未现于人前。

竖弦的一面在夜空,月背的一面对着姜望。

无穷无尽的月光出现了。

仿佛被囚禁在上弦月里的月光,一下子被“放”了出来。

月光道道如箭,疾落地面,疾射姜望。

以月为弓,以光为矢。

万箭欲穿心!

月光的速度有多快?

当你看到月光的时候,你就已经被月光所照耀!

姜望欺近季少卿的动作,却好像是在迎接上弦月的这轮攻击一般。

他的整个身体,当场被月之矢钉得密密麻麻!

啪!

碎灭了。

红妆镜之幻身!

季少卿的确没有想到,竟有人敢在钓海楼修士面前玩幻术。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骗过了!

那破碎的幻身之后,蜷成一团的姜望猛然伸展开来。像一只蜷缩多时的猛兽,一下子张开了利爪獠牙,血气森森!

他恨极季少卿,却绝不会小看其人。

如果季少卿是一个弱者,哪怕有钓海楼作为倚仗,又怎么敢堂而皇之地报复他?

他占得一步先机,选择蜷在幻身之后前冲,就是为了迎接季少卿有可能的后手。

也的确因为这灵性的一个选择,恰巧挡住了月之矢。

不知月之矢具体威能如何,自己能够承受几箭……但姜望绝不愿尝试。

他从破碎的幻身之后冲出,以全无遮挡、无掩无饰的姿态,向季少卿冲锋!

此刻天涯台外是青天白日,天涯台上是明月高悬。

两人头顶是季少卿的神通上弦月,下方是水龙吟引动的惊涛骇浪。

而姜望面对面地冲向季少卿,手在剑柄上,目光在对方身上。

谁也不会怀疑,他将拔出怎样石破天惊的一剑!

场外的钓海楼修士们,呼吸都停滞了。

战斗的节奏变幻太快,刚才季少卿还全面占据优势,只是一眨眼,就像要被翻盘。

季少卿精擅水行道术,但刻印的瞬发道术里,最强的就是水龙吟,已被云暮樽完美克制。他的幻术也非常精湛,但从刚才那个无懈可击的幻身,他就不打算在与姜望的交战中展示幻术了。幻术一旦被洞察,几乎是自己亲手送掉了胜利的机会。

上弦月的月之矢需要蓄积,不可能真如皎月月光无限。此刻第一轮射完,仍在缓冲之中。

而姜望如猛虎跃落山丘,正要择人而噬。

在很多人看来,这或许是无解之局。

但对真正了解季少卿的人来说,这只是刚刚开始……

轰隆隆!

姜望临近的瞬间。

天穹之上,虚空之中,正对着天涯台的位置,仿佛洞开了一扇门户。

那是一扇古朴神秘的、如石质的门户。

此门,是从上往下开。

仿佛天外有只手,将门推开,洞见世人!

神通,天门!

当它自上往下开,禁止飞行!

姜望空中疾冲的身影,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