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觉醒来我成了满级大佬 > 第294章 叶梦雪全文阅读

叶梦雪被这突然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她楚楚可怜的看了一眼傅老太太,咬着嘴唇,继续柔柔弱弱地开口道:“云双妹妹,你这是做什么,我只是在说轻寒给老太太备了惊喜呢,其他的我也没说什么呀……”

这就是叶梦雪想到的办法,直截了当的将这个事情挑出来说,既然宋年年给她发布任务,那就证明傅轻寒身上肯定有定魂珠这东西,别说是她了,就连老太太也是从来没听说过,但是她却深深知道,傅老太太对这些东西可是迷恋的很呢。

这么说吧,应该是特别的迷信。

如果告诉她这东西对她的身体有好处,可以延年益寿,老太太怎么可能不动心?

就算是傅轻寒没有这个想法,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他架在火上烤,他怎么可能全身而退,最后还不得乖乖的将定魂珠拿出来?

而傅家老爷子连忙去看眼傅轻寒。

毕竟家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最清楚的,叶梦雪的身份地位都特别尴尬,可她是老婆子的救命恩人,还是她的福星,正因为有她的存在,老婆子才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坎,平平安安的活到现在。

否则的话,几十年前老婆子就没了。

但却又因为叶梦雪夹在儿子和儿媳妇中间,更是有一个傻儿子,所以这就是一笔烂账,他心里当然也清楚傅轻寒没有对叶梦雪出手都是因为他。

他有理由相信,假如有一天他和老婆子离开了,那叶梦雪也不会有好下场。

但他也有理由相信,就算是有那么一天,傅轻寒也会好好照顾他这个傻哥哥的。

所以一般的时候他都装聋作哑,自私就自私吧,没有办法。

况且他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他一辈子都喜爱老婆子,自然会将她放到心里,傅荣轩喜欢夏云双也自然会将她放到心里。

他不怪儿子,儿子也不怪他,这就扯平了。

可眼前却让他的心里升起一丝不安,就算是傅轻寒准备了大惊喜,可这话也不是从叶梦雪的嘴里说出来呀,无论谁说都轮不到她的。

她这是起什么幺蛾子?

这一个个的真的都是不省心,傅家老爷子觉得头疼。

此时的傅轻寒脸色平静,目光幽深,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这样的傅轻寒似乎可以轻易的掌控全场,傅家老爷子心底里骄傲,但却也知道,今天这事不好,他瞪了一眼叶梦雪:“什么惊喜不惊喜的,寒儿已经拿了那么多东西,大家都好好吃饭,不要说些乱七八糟的。”

“叶梦雪,这么多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就算是我儿子有惊喜,给老爷子老太太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算个什么东西?”

夏云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咬牙切齿的对着叶梦雪斥责。

傅家老太太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甚至变得铁青,她跺了跺手里的拐杖。

然后看到叶梦雪委屈巴巴的低头垂泪,心里更心疼了。

“夏云双,你怎么说话呢?你的教养呢?”老太太声音严厉的责问道。

夏云双丝毫不惧,声音带着冷笑和嘲讽。

“我的教养在叶梦雪一张口之后就没了,这个世界上本就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有的人上杆子去讨骂,难道还怪别人吗?”

“夏云双!”傅家老太太脸色铁青,伸出手指着夏云双,刚要出口继续斥责,坐在主位的傅轻寒将手里的汤勺慢条斯理的放在桌上。

声音不大不小,发出清脆的当啷声。

傅家老太太闭了嘴。

随后,傅轻寒抬眸,姿态慵懒的靠在餐桌的椅背上。

只是淡淡地扫视了一眼自己的祖母,随后漫不经心的开口:“叶阿姨,你一直呆在老宅,这所谓的惊喜我祖父祖母都不知道,我父亲母亲也不知道,你又是听谁说的?”

出于礼貌,傅轻寒在老宅一直称呼叶梦雪为阿姨,毕竟这是作为一个绅士最基本的修养。

他可以像碾死蚂蚁样碾死她,但他却不会在称呼上计较。

夏云双早就知道自己儿子的性子,所以等傅轻寒开口之后,夏云双一把甩开旁边给她殷勤的递汤勺的傅荣轩,用欣慰的眼光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随后也靠在椅子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叶梦雪。

贱人就是矫情!

这里哪有她说话的地方,她算个什么东西,话说叶梦雪都好几年没有这样冒头了,今天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她想做什么对自己儿子不利的事吗?

想到这里夏云双也不由得警惕起来,因为她忽然想起来,儿子和她说过叶梦雪曾经去C城找江十月的事情了。

她都没敢去打扰江十月!

想到这里,夏云双紧紧咬着牙根,眼底带着厌憎,目光阴鸷的盯着叶梦雪,看她要说什么。

傅轻寒话音落地之后,室内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十八人座的大餐桌,布置的典雅又豪华,餐具更是精美绝伦。

坐着的人都是傅家家族里的核心人物,但此时个个都眼观鼻鼻观心,安安静静的好像鹌鹑一样。

这是傅家内部的事情,无论他们有什么想法,此时都不会发言,毕竟有一句话说得好嘛,清官难断家务事。

傅家就算是大家族,那也统称为家务事的。

而此时,傅荣轩神情阴鸷的盯了一眼叶梦雪,随后就好像看到什么恶心东西一样移开了目光。

他甚至看都没有去看一眼傅烨磊,当然了,傅烨磊也没有去看他。

在傅烨磊的人生里,对于爸爸有个笼统的认识,但还是没有形成具体的概念。

更何况这父子两个一年到头很少见面,所以在傅烨磊的人生里,爸爸就是一个名称。

况且他是小孩子的智商,对于善恶感觉最是敏锐,他知道这个男人讨厌自己,所以他从来不上他跟前去。

弟弟虽然总是冷冰冰的,但他却知道弟弟不会害他。

反而是那个被称作爸爸的男人,有的时候看他眼睛里都带着杀气。

那是很吓人的。

此时此刻,餐桌的气氛诡异而又令人不安。